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九十五章 这个够吗?

第九十五章 这个够吗?

    (今日依旧一万字,一章。)

    一股浩大的波动急速从远处传来,几乎是瞬息间就席卷了陶氏禁地!

    道音弥漫中,无尽神光照亮天穹,净化万物,天上鬼蜮长河炸裂,所有黑气都瞬间消散。

    “不可能!”

    占据武彪肉体中鬼主肝胆欲裂,带着颤音吼道:“你怎么可能掌控它!”

    那块镇压他的符牌,经过八百年的岁月侵蚀,早已经字迹模糊,威能远不如以往,所以他才能在国祚龙气消散和桃树倒塌中冲破封印,重现天日。

    但是,现在远处那块字迹模糊的符牌竟然重放神光,每一道光芒,似乎都在灼烧他的神魂,让他痛不欲生。

    不分敌我,神光普照整个陶氏禁地,但是跟鬼主跪在地上双手遮眼痛苦嘶吼不一样,光芒洒在董难言和宋皆宜以及叶芷等人身上,大家只觉得暖洋洋的,感觉恢复了不少精力。

    “齐道真,真有你的。”

    见到小道士的手段果真对鬼主有效,董难言连忙道:“齐道真,赶快将他封印,但是别忘了将武彪救出来。”

    “放心吧,交给我了,你们离远一点!”

    齐道真轻喝一声,双手掐诀对着空中的符牌一指,“收!”

    这块年岁已久的符牌蓦然一震,其上被他重新刻写的“太平”二字光芒大盛,带动起另一面模糊的相同字样。

    “嗡”

    隐约中,天地间像是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在低语,“施洞极之经,名为太平。”

    霞光冲天,瑞光普照中,符牌上的“太平”二字上涌出一片波纹,好像拥有天涯咫尺的神通一般,在董难言等人眼里才刚刚从符牌中出现,下一刻就已经来到鬼主面前。

    像是在虚空中穿行的金色波纹倏地绷直,化成一条锁链,在男子的挣扎嘶吼中,直接扎进他的脑袋里。

    “齐道真,你这样行吗?”,叶芷见到锁链都伸进武彪脑子里去了,不由得问道:“你可别把他也杀了啊。”

    “放心。”,宋皆宜让叶芷不要打扰正在全力催动符牌的齐道真,“那鬼物在我的攻击下失去了肉身,如今应该只剩下神魂,那条金色锁链应该是一种针对鬼物的神识攻击,不会伤到武彪的。”

    身边这个给她解释的青衣少女可是敢追杀跟开山鼻祖一个时期活下来的这头鬼物的,对她的话,叶芷当然是相信的,所以不再说话。

    按照齐道真说的,离得远一点,已经跟秀林和周予、邵焕等人汇合在一起的董难言望着远处,沉声道:“出来了。”

    弥漫出浩大波动的金色锁链根本就不是鬼主所能抵挡的,锁链在武彪识海中一下子就发现了藏匿极深的那团黑气,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直接将其捅穿,然后将其缓缓向外拉出。

    如果说蕴含生机的雨水剑只是克制鬼主的阴死鬼气,那么这块符牌,就是一切鬼魅的天克之物!

    神魂被锁链钩穿,拽出武彪的识海,那团黑气中浮现一张面孔,疯狂的嘶吼道:“不可能,这块符牌已经神威不在,八百年了,不可能还能有这样的威力,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们的幻术!”

    肉身已经被宋皆宜摧毁,只剩下神魂,那么这次若是再被封印,那想要出来,可就真的难了。

    八百年的愤怒、怨恨化作鬼主最后挣扎的力量,黑气中延伸出两只黑手,紧握在缓缓向符牌里撤去的金色锁链上,顾不得神魂上穿来的剧痛,奋力拉扯,做着最后的挣扎。

    还好形势没有一边倒,就像是势均力敌,双方僵持不下。

    掐指不断向符牌中输送真气的齐道真额头上不听的渗出汗珠,如鬼主所言,这块跟他同出一脉的符牌,上面的字迹都已经模糊在八百年的岁月中,更别说镇鬼压邪的威能了。

    凭借着同脉同根,才能在背面刻下太平二字的齐道真掐指之臂都在颤抖,别说是他刻下二个字,就是他刻下一千个字,也不一定能有这么大威力,之所以现在能将鬼主从武彪识海里拘禁出来并且将欲重新镇压,主要是他的“太平”二字,勾动起了正面模糊字样的百分之一的威能,这才能做到现在这样。

    不过,毕竟只是百分之一的威能,再加上齐道真只是凝神境的修为,所以此刻在鬼主的拼死抵抗下,齐道真有些力不从心。

    “哈哈哈,老夫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怎么样,这块符牌,不好催动吧?”

    在跟金色锁链拔河中逐渐占据上风的鬼主的黑气神魂忍着消融之痛,出声大笑道:“老夫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符牌下方的小道士已经开始浑身颤抖了,鬼主心中大喜,只等小道士力竭。

    “齐道真的状况有些不太对啊。”,董难言对宋皆宜开口道:“要不我们去帮帮他?”

    “是呀,宋姑娘,你不是先前追着他打吗?现在鬼物已经从武彪身体中出来了,你不用再有顾虑了。”

    望着远处胶着处,宋皆宜摇头道:“齐道真现在这个状况很危险,我们要是贸然上去帮他,恐怕不一定会有好结果。”

    董难言问道:“那按叶芷姑娘说的呢?既然他已经从武彪身体中出来了,你去用那把青色长剑试试?”

    “你们看。”,宋皆宜用剑指着远处,“他现在被齐道真的金色锁链钩穿住,如果我用于雨水剑去斩他的神魂,不一定一剑就能让他的全部神魂消散,一旦给他抓住空子,借机脱开锁链拘束,那就糟了。”

    “可是齐道长看样子要坚持不住了。”,董难言皱起眉头,远处齐道真的身形已经开始摇摇晃晃起来。

    确实,齐道真已经快要力竭了,催动这块符牌消耗真气之大,远超他的想象,所以小道士才会一直沉默,因为已经连开口说话,都会影响到真气流转了。

    “我教你们一道运用神识之力的法决,你们听好。”

    宋皆宜快速的将这门法决讲出,然后给董难言和叶芷示范道:“看好。

    只见少女神识一动,手指间射出一道青色神识之光,轰打在正在跟锁链拔河的黑气上。

    “该死!”,鬼主闷哼一声,黑气中紧忙幻化出一只手掌,抵住青色之光。

    动用神识之力,并不是太难的招数,而董难言和叶芷资质都不低,在宋皆宜告知法决和亲自演示一遍后,一道金色之光从叶芷手指上射向鬼主。

    这次黑气都没有出手抵挡,任由这道弱小的神识之力轰击在身上,抵抗着宋皆宜和叶芷的鬼主神魂仍是和齐道真的金色锁链僵持在半空。

    明明三个人,却只有两道神识之光,宋皆宜转头看去,只见董难言不停的向前方伸指,但是指前却没有半点光芒。

    “你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啊。”,少年手臂都挥酸了,但是每当按照法决动用神识的时候,就发现神识移动的很艰难,像是拉着一座万丈高山一样。

    “你是不是法决记错了啊?”,宋皆宜重复一遍,“你再试试。”

    不管怎么尝试都是一个样子的董难言皱着眉头道:“不行啊。”

    见到平时修行上挺聪明勤奋的少年突然间不开窍,宋皆宜也没有办法,只能收回心神,竭力干扰鬼主。

    金色锁链都开始颤抖,叶芷毕竟只是一个凝神境,哪怕鼓足全力,也不能对鬼主造成什么影响,而宋皆宜虽然有着青神衣这样的至宝,但是法袍只是庇护她,不能增强她的神识,所以一时间,就算是她,也只是让鬼主分分心罢了。

    终于在这样纠缠下,齐道真率先坚持不住,一下子半跪在地上,不过还好他没有停止向符牌中灌输真气,所以金色锁链仍然在拘禁着鬼主。

    来自锁链的拉力已经没有刚才那明显了,黑气中延伸而出的两只黑手伴着消融声,一点点将神魂向外抽出的鬼主冷笑道:“看样子,是你们先要不行了!”

    正当现在毫无作用的董难言干着急时,有人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

    吃完饭后会揉腹踱步的大哥哥已经满头大汗的跪在那里,穿着青衣和金裙的两位姐姐也分身乏术,秀林抬起头对董难言说道:“大哥哥,你能带我去那边吗?”

    “秀林,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胆小鬼,不会抛弃朋友,但是你听我说,这里太危险了,一会我们没办法分心保护你,你快跟邵大人他们离开这里。”

    “不是的,董大哥,那边有人在呼唤我。”

    董难言悚然一惊。

    有人在呼唤?

    这障林国皇城禁地里现在只有他和宋皆宜、叶芷以及齐道真,再加上秀林身边的邵焕、周予,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人?

    神识虽然不能凝聚在指尖化作攻击之技,但是神识探查四周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董难言顺着秀林所指的方向,除了跪地的齐道真外,没有别的人了。

    莫非是齐道真?

    董难言问道:“秀林,是齐道真跟你说话吗?”

    小男孩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不是,齐大哥的声音我听得出来,不是他的,是有些苍老的声音,好像一个老爷爷。”

    不可能,在他的神识里此地绝对不会有着什么老人,董难言接着问道:“他跟你说什么?”

    在董难言的注视下,小男孩一板一眼说道:“他说让我过去帮着封印这头鬼物。”

    神识之力无法给鬼主造成多大麻烦,宋皆宜蹙眉间突然发现董难言竟然领着秀林朝齐道真那个方向走去,眉毛皱了起来,不是跟他说了齐道真的状态玄妙,外人碰触不得吗,怎么不听话呢。

    不过正想要传音再次告诫董难言的宋皆宜突然目露疑惑之色,因为带着小男孩的少年竟然绕开了齐道真,向着那株倒塌在地的桃树走去。

    将秀林放下来,董难言问道:“秀林,你确定是这里?”

    废了好大力气才说服邵焕、周予,跟董难言一起来到这里的秀林点点头,“就是从这边传出的。”

    突然,董难言眼睛一凝,秀林身上,竟然升腾起一道龙形之气,径直没入倒塌的桃树之中。

    难道是鬼主使计夺取秀林身上的国祚气运?

    董难言一个箭步挡在秀林身前,正要抽出幽草剑斩断两者之间的联系时,突然,面前横倒在地的桃树中竟然传出一道声音,苍老而又沙哑,“停,小仙师,你切莫动手。”

    董难言深吸口气,没有因为这道声音就停止剑势,幽草剑停在桃树与秀林相连的国祚龙气上,冷身道:“你到底是何人?想对秀林干什么?”

    因为秀林的临近吸取到了国祚龙气,才能让外人听到声音的这株障林国境内唯一的桃树一阵颤动,竟然有重新直立而起的迹象,“我就是你面前的这株桃树。”

    老桃树开口解释道:“障林国陶氏,今日解开祖训,失去了过国祚气运,再加上被人掘开根部,致使我无力镇压鬼主,让他脱逃。人挪活,树挪死,本来我该死的,但是你的那个少女同伴手中的那柄青色长剑,好像又让我再次多了一份生机,所以我才在呼唤这里唯一的陶氏血脉,希望你们能向我身上重新加持国祚气运,助我镇压鬼主!”

    “你的同伴要坚持不住了,小仙师,你赶快去帮我扶动树干,再晚一会,就真来不及了。”

    桃镇鬼魅之说在来障林国的路上就听齐道真和宋皆宜讲过,再加上董难言心里想,应该不是鬼主使诈,让这株桃树重新立起,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在想通后,少年急忙就要去扶起树干。

    “小仙师,别犹豫了。”,身前的少年刚要行动就有不动了,老桃树焦急道:“我不会害你们的,我扎根在障林国,障林国,也是我家啊。”

    “大哥哥,你快去吧,我没事的。”,体内的国祚龙气疯狂的向着桃树上涌去,但奇怪的是秀林并没有以前被抽取龙气时的痛苦之感。

    “你需要多少龙气?”

    叶师姐说过,一旦秀林体内的国祚龙气消耗殆尽,那么等待男孩的,只是死亡!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身上的国祚龙气,是陶氏祖祖辈辈,一代代加持上的,现在要重新封印鬼主,我也不知道需要多少。”

    轰!

    幽草剑散发一道剑光,董难言一剑斩断两者相连的国祚龙气。

    苍老的声音苦涩道:“小仙师,你这是为何?”

    董难言摇头道:“一旦他身上的国祚龙气消耗殆尽,他就会死,我知道你可能是好意,但是我们在想别的办法。”

    一把拉起秀林想要离开这里的少年身子一钝,手中传来抗拒之意,拒绝跟在庙外救他一命又好心帮他查清身世的董难言一起走,秀林摇头道:“董大哥,我不能走的。”

    董难言蹲下身子,“秀林,怎么就不能走,我们还有时间的,我们还会有别的方法,不一定一定要这样的。”

    少年努力的说服着男孩,“就算齐道真的办法失败了,你的宋姐姐也能出手拦得住他,而且我们不是已经派人去求救我的宗门了吗,我宗门里的两位师叔很厉害的,他们一定会马上赶来帮助我们的。”

    少年两只手拉住秀林,摇头道:“不用这样的。”

    “董大哥。”

    秀林轻轻的抽出在少年手心里的手掌,脸上绽起笑容,但是声音却带着一点哭腔,“董大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这次还是听我的吧。”

    秀林笑道:“如果只牺牲我一个人,就能换回障林国家家户户平安无事,我是真的愿意的,大哥哥,我记得你在庙外跟我说过,你说过,不光要与人为善,如果有能力的话,希望我能在别人迷茫无住,遭受苦难的时候,尽力帮上一把,我觉得,如今就是这个时候。”

    小男孩眼中带着泪花,况且我是障林国的人,而且我昨天才知道,原来我竟然还是个皇子呢,哪怕只是先帝的皇子,但作为皇子,不能光享福,不出力是不是?,这件事,就是我分内的事。”

    董难言疯狂的摇头,“你住在破庙里,你想什么福了?!!”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秀林重重道:“董大哥,我绝对不会走的,你跟我说过,别认命,如果命运在我手里的话,我的选择,就是站在这里!”

    “我想让我的命,有意义一些。”

    面前的少年已经低下脑袋,秀林柔声道:“大哥哥,你别哭了,还记得,在昨晚井边吗?”

    “就算老天不喜欢你,天大地大,也一定会有人喜欢你的。”

    男孩脸上带泪,却笑容灿烂的对着董难言鞠了一躬,“谢谢你们喜欢我。”

    擦了擦眼泪,秀林主动释放出体内的障林国国祚气运,架连起他和桃树,男孩轻声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哎。”

    老桃树轻叹一声,枝杈开始颤动,想要重新挺立在大地上,但是哪怕在秀林的龙气加持下,这个过程也极为缓慢。

    “你们真是贼心不死!”

    宋皆宜都留意到这边,更别说现在占据上风的鬼主了,察觉到这边的动静,鬼主不惜自损修为,再次分离出去一道黑气,只不过这次分离出去的黑气没有化成人形,只是变成了一掌,重重向已经抬高的桃树枝头上拍去。

    感受到这一掌,知道会被再次拍在地上的老桃树暗叹一声,正欲解开与秀林之间的连接龙气,突然,有一道剑气直接从它身旁而起,剑风带着枝叶飞舞,撞在黑气手掌之上,将其斩成云烟。

    幽草剑静静插在地上,双指作剑的董难言大喝一声,抬起双臂,顶在树干上。

    “秀林,加油,我陪你。”

    擎住上方的桃树,董难言身形逐渐矮小,双手向前,一步一步摸索向树根方向摸索着抬动古树。

    树下的少年心里想着,能少消耗一分消国祚龙气,秀林就能多一分安全。

    不能再这些继续下去了,如果真给他们成功了,说不定真能将他封印,黑气没有眼睛,不然一定会发现鬼主现在双目通红。

    从金色锁链上传出恐怖的震动,齐道真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只见被拘禁的黑气像是在燃烧,一股比之前他解开鬼冥花封印时还要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的从黑气中传出,简直就是要炸裂虚空!

    “大家再坚持一会,他已经不行了,给董难言和秀林争取时间!”,在见到分裂出去的黑气只能化作一掌后,宋皆宜就知道鬼主此刻一定已经虚弱到极限了,此刻这样猛烈的气息波动,一定是他察觉到了危机,在垂死挣扎,但是换一种方式想,能让他感到危机,就说明董难言和秀林的方法,一定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叶芷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出手的这几个人中属她修为最弱,所以面对着鬼主的全力挣扎,属于她的那道神识之光直接被黑气泛起的波动震碎后,叶芷直接娇躯一颤,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浑浑噩噩,瘫倒在地。

    已经不惜一切代价燃烧起神魂,就连八百年前跟那女子一战,都没有被逼成这样的鬼主歇斯底里怒吼道:“落叶宗,还有你们这些罪奴,你们真是该死啊!”

    砰!

    穿透黑气神魂的金色锁链直接崩碎,符牌坠落在大口喘息,满脸萎靡的齐道真身前。

    只剩下宋皆宜在苦苦支撑,黑气直接化作一个浑身都在燃烧的男子,一掌捏碎了抵在手心的青色神识,然后直接向董难言那边逼压过去。

    鬼主此刻的战力简直高的离谱,就连天上的叶澈也都皱起眉头,下定决心要制止这一切的老者降下云头,却被一道薄薄的气浪所挡。

    “这?”

    叶澈左手间雷声一响,藏雷一拳骤然轰击在上。

    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裂痕,气浪依旧。

    “这怎么可能!”

    叶澈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这才没有着急,此刻见到他别说出手,就是连进都进不去,老者眼中露出阵阵担忧和后悔之意,生平所学尽出,全力轰击气浪。

    一步就迈进叶澈拿着没辙的气浪中,女子脸上毫无担忧之色,平静的看待这一切,在宋皆宜不面临生死危机时,她是不会出手的。

    女子望着还在不停轰击气浪的叶澈,摇摇头,这般燃烧神魂来获得几炷香的渡海之力,显然那头鬼物已经红了眼,而且用这燃烧的气浪围住这里,看样子他是做好了大不了同归于尽的打算?

    女子轻轻嗤笑,一条渡海境的贱命而已。

    神魂在剧烈燃烧,鬼主知道就算他今天从这里走出去,日后想要重回渡海境也是没有希望了,此刻怒气滔天之下,男子所过之处天地都随着他颤抖。

    后面的青衣少女还在穷追不舍,男子眼中寒芒一闪,手掌向后一甩,十九盏铜灯挡住宋皆宜的道路,将她围困其中。

    知道少女青衣古怪,万法不侵,鬼主竟然不惜以神魂点灯,组成一座迷阵,来困住宋皆宜。

    十九盏铜灯上闪烁着黑色的光华,盏盏铜灯相连,燃起的黑色光华中迷离,黑的让人沉醉。

    宋皆宜身上腾起青光,闪动清辉,雨水剑剑芒冲天,但是一剑下去,也只是十九盏铜灯齐颤,抵消了雨水剑五六分的剑势,只是灯芯闪烁,竟然没有一盏铜灯熄灭。

    同一时间,鬼主脚步不停,如一尊燃烧的幽冥魔神,降临人世,乱动天下,打出的黑色幽暗的一拳,好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像是一道坠下的流星,出现在董难言眼前。

    面对这一拳的感觉,董难言觉得就像是面对白骨娘娘在落叶宗议事殿里将他击飞的那一拳一样,甚至更为让他震撼恐惧。

    这次怀中可没有玉佩了,深知挨上必死的董难言脑海中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最后关头,插在身前的大地上的幽草剑被他神念驭起,横亘在拳头前方。

    轰!

    这一拳简直就是一件上等法宝的倾力一击,恐怖的威压瞬间降临在董难言身前,树下的少年直接都被暴烈的余波震的飞向远处,于此同时,倾斜着欲要重新扎根的桃树也直接在这股大力下飞上高空。

    “铮!”

    鬼主显然不满足只解决了一个,右手上手指锋利的像是五根蛛矛,对着天上的桃树虚划一下,手指前虚空立即裂开五道裂痕,直奔桃树而去,一开始只有手指大小,但是却逐渐越划越大,到最后变成一只虚空骨爪,一把抓下。

    燃烧神魂的鬼主眼睛瞳孔蓦然一缩,竟然在他的骨爪要抓碎那株镇压他八百年的桃树时,有一道金色龙气咆哮抵抗,阻挡住了他的一击,还牵引着桃树向下方坠去。

    “找死!”

    鬼主神魂一动,一步就来到已经面色苍白的秀林身前。

    先前鬼主击打在幽草剑的一拳余波,震飞了董难言,掀飞了桃树,但是却没能撼动身上龙气如瀑的秀林。

    见到秀林,鬼主眼中的怒意格外高,“陶氏罪奴,万死莫赎。”

    男子双目寒光一闪,渡海境的修为倾尽而出,“化阴指!”

    一道带着无尽阴冷之气的黑色手指直接按在秀林身上!

    “咦?”

    鬼主面带震惊,男孩身上的龙气金气就像是一道天然屏障,竟然挡住了他的化阴指!

    “我看你体内的气运能撑多久!”

    每一指都可以让凌虚境重伤,让登楼境身死的化阴指疯狂的向秀林身上轰击,也就是国祚龙气在身,不然秀林恐怕早就死了千百回。

    一指后男孩有些踉踉跄跄,几乎就要昏倒,鬼主冷笑一声,沿着刚才的方向再次一指摁去,化阴指直接撕裂看来秀林肩部的龙气,将男孩肩头按出一个雪花。

    阴气疯狂的向体内涌去,哪怕很快就被同样呆在体内的龙气驱散,但是两种力量碰撞,那种剧痛也让秀林脸上露出虚汗,神色痛苦。

    “还挺能撑。”,鬼主桀桀一笑,正欲解决了陶氏罪奴留在世间的最后一条血脉时,他突然面露狰狞,怒喝道:“你怎敢!”

    轰!

    有一物从天上坠下,重重的扎在地上,不偏不倚,不多不少,正正好好的扣合在黑黝黝的洞口。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彻在陶氏禁地,“镇!”

    “你是将龙气全部输送给了桃树,所以才被我一指洞穿?”

    鬼主狰狞喝道:“你不怕死吗?”

    虚弱至极,还在不停向重新扎根的桃树上灌输龙气的秀林点点头,“怕死,但是也不怕死。”

    鬼主愤怒无比,怒笑道:“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就算这株桃树重新扎根又能如何,我不信还能镇我!”

    一条粗壮的树根直接在将鬼主燃烧的神魂的束住,另一条树根从地上寻到那块符牌,相互伴随八百年,早就已经沾染上一丝符牌之意的桃树轰然一震,树根下露出一个缺口,符牌在内散发出微微的亮光,延伸到桃树身上,直接熄灭了鬼主燃烧的神魂,将其向洞中拽下。

    ————

    “将!”

    头戴银白束发冠的老人见到老道士迟迟不认输,又不挪子,皱眉道:“牛鼻子,你是不是耍赖啊,可不能这样,是你说让我重新下的,怎么?现在不认账了?”

    “哈哈。”,老道士抚须一笑,没有挪动棋盘上的任何一字,反而岔开话题道:“宋兄,听说葬人殿的消息了吗?”

    目光只在棋局中,宋姓老者笑道:“光我屁事?什么葬人殿,就算是三葬殿齐出,难道就能撼动我青神山?再说了,葬人殿出世,自然有别人去管,我操那份闲心干嘛?”

    阻止住又要发怒的道玄观老道人,老道士笑道:“宋兄高见。”

    “得得得,你这牛鼻子老道别拍我马屁,你痛快点,赶快认输,咱们就算下平了。”

    已经在数月前跟老道士下过一场,只不过棋差“半招”的老人摇头咂嘴道:“跟你们这些人下棋,真是没劲透了,老夫当初怎么就答应跟你有五局之约了呢?有这墨迹下棋的闲工夫,老夫还真就不如出去找神山那老东西活动筋骨去了。”

    来自道玄观的老道人这次没有拆台,因为对面这个束发冠老者,实力恐怖无比,哪怕是对上神山那人,也是胜负五五之间,两人比试,从无输赢。

    提到神山,老道人明显来了兴趣,主动询问道:“道兄,你从那边来,现在神州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来自神州的老道士依旧不挪动棋子,轻叹道:“道友,神州最近多事之秋,在我来时,听说葬人殿出现在神州东部,看样子,最近是神州是消停不了了。”

    听闻此言,一旁头戴芙蓉冠的老道人唏嘘道:“谁能想到神山弟子,竟会如此行事。”

    老道士不说话,摇摇头。

    话题越扯越远,宋姓老者制止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合伙在这耍赖啊?牛鼻子,你别扯了,赶快认输,别想着在这拖延时间。”

    “好好好,宋兄莫急。”,老道士终于挪动一子,下在前方。

    棋活了。

    束发冠老者却哈哈大笑。

    “宋兄,为何笑?”

    宋姓老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子吃掉了老道士最后一个“车”,然后笑道:“我笑你棋力也就这个水平了,你以为我刚才就光听你们两个在这胡扯?我早就算到你这一步喽!”

    对面的老道士仅剩一炮三卒,自己这边却有千军万马,老人笑道:“牛鼻子,你拿什么赢我?”

    老道士怡然不慌,轻轻的将一颗卒子推前一步,笑道:“宋兄且看。”

    ————

    桃之精、国之气、符之灵,三者合一,闪耀着神光的树根直接让鬼主失去抵抗之力,被倒扯向洞中。

    被落叶宗开山鼻祖抓走大兄,被罪奴反叛,被符牌砸进地底,更是被封印了八百年,好不容易今日接着机会重见天日,结果竟然栽在了几个凝神境的小家伙手里,尤其是,现在欲要重新封印他的这些人,恰巧又是落叶宗,又是陶氏罪脉,又是符牌之力,鬼主心中泛起苦涩,癫狂喝道:“怎么总是你们!”

    本以为走出封印,又破开了鬼冥花诅咒,等他抹除障林国,重回渡海境,杀进落叶宗,报仇雪恨的男子大喝一声,“一起死吧!”

    天空中环绕住陶氏禁地的气浪是男子最后的手段,他宁肯死,也不想再度被封印到不见天日的地下,此刻被树根卷起的男子手掌一握,正欲引爆上空的气浪,带着这里的众人一起去死。

    嗡。

    树根上神光一闪,直接将鬼主的双手束缚起来,于此同时,神光蔓延在他身上,封闭住他的神魂。

    “该死,该死啊!”

    鬼主神魂中燃起一抹疯狂之意,他大笑道:“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那就算我死,也要拉着你们一起!”

    轰!

    鬼主的神魂直接自爆开来,但是没有伤到众人一点,而是化作星星点点的黑气,从这里向四面八方,瞬间飞去。

    十九盏铜灯瞬间熄灭,脱困的宋皆宜赶到桃树下,问道:“怎么回事?给他跑了?”

    “不是,是他自己断绝了生路,将带着怨气的神魂散在障林国里了。”

    焦急的声音从老桃树身上传出。

    障林国,这次真的是整个轰然一震。

    障林国的鬼魅,不管是何等修为境界,带着怨气的黑色光雨如同锁定住它们,但凡沐浴上光雨,一头头鬼魅就像发了狂一样,眼中带着赤红之色,疯狂向障林国里的百姓攻击。

    平日里见到阳光就会消散掉的弱小鬼魅,哪怕被阳光照耀的浑身冒烟,也想发了疯一样的冲上去撕咬。

    障林国,本就鬼魅众多,此刻一时满城都是鬼魅,又正逢黄峰下令疏散百姓,所以一时间,街道上人群在一头头或飞,或跳,或爬的厉鬼攻击下,人心慌乱,乱作一团。

    不光是障林国,从陶氏禁地内向四面八方冲去的黑色光雨撒落范围极广,就连程缘所在的乱葬岗,都被光雨沾染到。

    躲在一口棺木里,程缘紧紧的握着一支朱钗,乱葬岗里的鬼物就像发了疯一般,一个个双目通红,嘶吼着向远处的城池冲去。

    身上也沾染上光雨,却被朱钗上的散发出一抹青光保护住的少女在棺木中轻声道:“神仙老爷保佑,董大哥和宋姐姐他们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神识注意到外面的乱象,甚至就连皇宫内都有厉鬼闯入,宋皆宜急忙道:“有什么办法阻止吗?”

    老桃树发出苍老的声音,“小仙师,赶快将那个小道士带到我面前来。”

    齐道真?

    宋皆宜脚下一点,飞快将已经没有力气的齐道真带来这里,“你要他干什么?”

    还在吸收着秀林身上国祚气运的老桃树道:“小道士,你赶快再施展一次刚才唤醒符牌的法术,不用你出多大力,只要勾动起符牌即可,配合上陶氏的龙气,我应该可以镇压百鬼!”

    小男孩那么小的年纪还站在那里倾尽全力,立志要天下太平的他怎么可以毫无作为?

    齐道真瘫坐中掐指道:“施洞极之经,开太平!”

    嗡!

    根部地下那块符牌轻轻一亮,老桃树紧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树干一颤,三者结合的波动从树根下向障林国四面八方传去。

    被光雨影响到的,心中有善的鬼物眼中恢复清明,逃匿离开,本就穷凶极恶的厉鬼,直接被地底破出的一根根枝条所颤,拽进地底。

    “呼。”

    就在宋皆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老桃树树干竟然出现一条条裂缝,沙哑的声音带着痛苦道:“我忽略了,地底下已经没有神镜了,符牌失灵,只靠我和障林国的国祚气运,只能镇压住他们半个时辰!”

    “那该怎么办?”

    竭力对抗地下挣扎的鬼物,老桃树说话的声音都已经不连贯,“需要…需要一件跟神镜一个级别的法宝来替代神镜镇压在这里。”

    老桃树已经不抱着什么希望了,法宝本就稀少,谁会愿意将一件能提升自己实力的法宝留在这里?

    知道这几位小仙师手里可能有一两件,但是老桃树不愿这样强求于人,在修行人中,有时候夺宝跟杀人,没什么区别。

    老桃树沙哑对着宋皆宜等人道:“各位仙师,感谢你们这次出手,但是我只能在坚持半个时辰了,劳烦各位,带着障林国的百姓,能走多远是多远吧,大恩大德,我感激不尽!”

    就在陶氏禁地里的众人沉默无言之际,有一道拖动身子摩擦土地的声音从一边传出,有人撑着剑,拖着受伤的左腿走到树下。

    看样子这人实在是精疲力竭了,他倚在树干上,举起用来代步行走的长剑,认真问道:“这个可以吗?”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35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