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 第三十三章 女鬼的故事

第三十三章 女鬼的故事

    妈妈,该不会是……我顿时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当我回头这么一看时,我他娘的想要哭了。

    原本只有鬼婴一个的地方,多出了一个人影,而且还是“熟人”,那个建筑工地有着一面之缘的女鬼。

    我脸色惨白的爬了起来,这女鬼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而就在这时,那女鬼居然……居然就这么轻轻的一撕,那道镇压着鬼婴无法动弹的拘鬼符瞬间化作了灰烬。

    女鬼轻轻的将鬼婴抱在了怀里,抚摸着受惊的鬼婴:宝宝,不哭,你看我带什么来了。

    看着女鬼手中的东西,我差点没有吐出来,一个鸡头,血淋淋的还在滴血的鸡头。

    鬼婴一见这血淋淋的鸡头顿时“咯咯”直笑,一把将女鬼手中的鸡头抢了过来,一口咬在了鸡头之上,顿时这鸡血溅了鬼婴一脸,看的我心中如同翻江倒海,这他娘的真恶心。

    女鬼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我,看的我全身发毛,恨不得立马拔腿就跑,可悲催的是此时我的脚居然不听使唤起来,抖得那就一个厉害,真是应了那就不成文的古话,打了小的,老的来了。

    我怎么就这么背呢!我顶多也就刚刚会画几张最简单的符咒,可眼前这个女鬼徒手撕符,可见其道行高深,而我兜里除了二张六丁六甲护体符外可用,什么都没有了,估计我还不够她玩的,就在我脑海里开始飞快的回忆着三清天书,看看能不能找到应急的办法时,眼前的女鬼开口了。

    “你,就是今天下午的那个小鬼吧!你打伤了我的孩子,你~说该怎么办”。

    我听见女鬼这般说,我心中便彻底没有了底,这女鬼就抱着鬼婴静静地看着我,只有鬼婴发出“叭叭”的嚼鸡头的声音。

    眼看着打也打不赢,跑也跑不掉,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看着女鬼,说道:那个,女鬼大姐,你看我也没有打伤你的孩子,你看我这都是你家小孩咬的,要不,咱们各走各的,改天我给你多烧点钱。

    女鬼顿时发出诡异的笑声:纸钱,我们还没有入阴曹进地府,更加没有得到阎王的许可,这纸钱对我们有什么用,不过……

    “不过什么”,我顿时紧张起来,虽然我年级不大,可我也经常看电视上一般这个时候都是有挽回的机会,不管什么条件,毕竟先保命要紧,先打发这个女鬼先走再说,等我研究一下三清天书说不定就有办法抗衡这个女鬼也不一定。

    我连忙问道:那个鬼大姐,您有什么条件不妨先说,说不定我能帮你也不一定啊!。

    女鬼听见我讨好话,顿时笑意更浓,而这时我见眼前这个女鬼并没有要我命的样子,这才打量起这女鬼的样子。

    女鬼一身古代的服侍,有点像是宫中娥妃的感觉,除了脸庞有点惨白无色外,决定说的上是一位绝色倾城的美女。

    女鬼见我打量起她来,也不生气,缓缓的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了,终于又遇到了能够与我说话的人了,你是阴阳先生吧!

    “嗯,对,我是阴阳先生”。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是阴阳先生”,我顿时惊讶的看着她。

    女鬼饶有兴趣的说道:“小家伙,今天下午我就发现你身上有一股熟悉的味道,现在看来就是阴阳术士专有的那股气息吧!让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我心中一惊,原来眼前这个女鬼下午就发现了我,妈的,想想背后就惊出了一身汗,幸好当时这女鬼没有找我麻烦,不过这女鬼到底什么意思。

    我就直截了当的问道:“那个,这位大姐,您有什么就直说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只要我能帮的,不过我只能帮你不出道德底线的事”,说完后,我便紧张的盯着眼前女鬼的神色,以防万一右手更是准备好随时发动的六丁六甲附体符。

    女鬼笑了笑,轻轻的放下了怀中的鬼婴,转身看向喧闹的教学楼,一边柔声说道: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嘛!

    我连忙点了点头,女鬼笑了笑,开始说起了她的故事。

    她原本是地方县令的女儿,从小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谓是难得一见的佳人也是相貌绝美的美人,才华横溢极其一身。

    她的出生便注定了这一生锦衣玉食,她的父亲也是当地的青天大老爷,她父女俩为了地方做出了好多好事,百姓们也深受爱戴。

    直到有一天,她在街头进行每月的例行布施时,遇到了一位落魄的赶考秀才,她见秀才可怜让他占时在府中歇脚,可这一歇便半月之久,她们二人便日久生情,并且这书生平日里也是中规中矩一派正人君子般的风格。

    她俩郎情妾意,自然相恋,她的县令父亲也看在眼中,便起了爱才之心,这样二人便顺理成章的定下了婚约,待着秀才科举归来便进行婚礼,不管是否高中。

    父女二人高高兴兴的送走了这秀才,很快这朝廷的榜文很快便下发到了各个知府县衙,可惜的是榜文之中并没有这秀才的名字。

    不过父女二人也没有介意,科举失败的秀才也回来了,二人也就此拜堂成亲,可这便是噩梦的开始,结婚后她的父亲便让她的丈夫当起来大堂的师爷,这师爷在现在看来可是当地二把手的存在。

    可她的丈夫自当了这师爷开始,慢慢的变了,收受贿赂,收买人心,最后居然盗用国库黄金,这国库乃是国家财务,私自挪用便是杀头之罪。

    父女二人毫不知情,还当这秀才乃是当年的那个清斯文秀,正人君子的秀才,可大难临头却还不知。

    国库缺失,国政大臣大怒,所有的知府县衙全部排查,可这一查顿时出现了好多偷盗官银之人,其中便有她们一家所在的县衙。

    知府一纸罪证便将她的父亲打入大狱,当地的百姓自发请愿,希望还县令老爷的清白,可就在这个时候,让她想不到的是她的丈夫为了逃罪,将所有的罪行归加在自己老丈人头上,发给了巡查使。

    巡查使顿时大怒,责令第二日午时斩首示众,自己的父亲就这么的死于侩子手刀下。

    http://www.cxinbz.com/wodangyinyangxianshengnaxienian/165547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