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我见世子多妩媚 > 第六十八章 唐突

第六十八章 唐突

    这下,三个人都惊了。

    卫绪被她抓住手腕,固然是一惊;魏兰海怎么也没想到陈木枝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如何不惊?

    大顺朝虽不是男女严防,但也没有开明到此等地步。

    陈木枝自然更加吃惊。

    还有什么比管不住自己的手,更让人懊恼和吃惊的么?

    上回也是这样突然就抓住了卫绪,亏得陈木枝反应极快,以诊脉遮掩了过去,不管卫绪心中信不信,反正彼此也没有尴尬。

    这回呢?

    总不能又说诊脉吧。

    你是陈家二小姐,不是陈神医啊。

    好一个陈木枝,眉头一皱,已经有了主意。她索性就着心中剧痛,手上一用力,紧紧地抓住了卫绪的手腕,咬着小银牙,低下头去。

    卫绪吃痛,心想这丫头手上好大的劲道。

    再望陈木枝,却发现她面色苍白,一脸痛苦之色,抓住自己的那只手尚在微微颤抖,竟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稻草一般。

    “木枝妹妹,怎么了?”卫绪关心地问。

    魏兰海没有卫绪这么细心,见陈木枝另一手已经忍不住捂紧心口,立刻笑话回去。

    “现世报了吧,捧心口了吧,你还没西子好看呢。”

    “木枝妹妹好像不舒服。”卫绪一脸严肃,起身去扶陈木枝。

    魏兰海这才发现陈木枝的面色很不好看,倒也紧张起来,也跟着卫绪起身。

    可两个大男人,平常都是惯常被别人伺候的主儿,何时照顾过别人,一时也只会着急地询问,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是卫绪镇定,想起陈木枝还带了个丫鬟,对魏兰海道:“木枝妹妹带了个丫鬟来的,你去喊她。”

    魏兰海立即出去找人,包间里只剩了卫绪和陈木枝二人。

    说来也奇怪。陈木枝的手握着卫绪的手腕,触到他凉凉的皮肤,又听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温柔地说话,陈木枝心中的剧痛,慢慢消失了。

    “木枝妹妹,可要喝些水?”

    卫绪的手腕还被陈木枝紧紧握着,自然是腾不出手去端茶盅,他只是试图以这样的关怀去安抚陈木枝。

    “谢谢世子……”陈木枝缓缓地松开手。

    好舍不得啊。

    世子的肌肤比女人的还细腻呢。世子的脉博好生有力呢。世子的手腕清凉如秋,摸上去感觉真好呢。

    咳咳。

    陈木枝的滚烫,大概就是被世子的清凉给安抚好了吧。陈木枝剧烈的心痛,也消失无踪了。

    但她不能一下子表现得太强悍,免得被世子误会。

    “我好多了。方才,突然心中剧痛,痛得不能自已。如今缓了一口气,好多了。”

    她很自然地放开了世子的手腕,坐正了身子,端起茶盅,轻轻呷了一口茶。

    的确好茶。

    宁神的好茶。

    “木枝妹妹这心痛的病,是头一次发作吗?”卫绪问。

    陈木枝没有听出卫绪的用意,只当他是真的关心自己。

    她摇摇头:“倒也不是,以前也曾发作过,大夫也说不出什么,发作起来,只缓一缓,也就过去了。不碍什么大事。”

    卫绪自然知道柳正谊和安国公之间的渊源。

    连柳正谊都没治好的毛病,想来要么是真治不好,要么是没啥大碍。

    这么一想,卫绪放心了些。

    “兰海兄去叫你丫鬟了,怎么还不来?”

    陈木枝却古怪地笑了笑:“怕是不会来了。”

    卫绪一愣:“为何?”

    话刚说完,窗外突然一阵嘈杂,魏兰海的声音从窗口传进来。

    “黛丝!黛丝!”

    一阵马蹄儿疾响,连着魏兰海的声音也向远处而去。

    卫绪连凑到窗边的姿势都异常优雅,一眼望去,望见黛丝不知被哪个不长眼的惹到,竟挣了绳子撒蹄子就跑,魏兰海这个爱马如命的,自然也跟着撒丫子就追了。

    “兰海兄跟着黛丝跑了。”他这句话,难得有了些惊讶的情绪。

    陈木枝不用探脑袋都知道,魏兰海一定是没帮她去喊娇兰。

    “盗马贼果然有眼光,黛丝在苍月良马中,也是极品。”陈木枝悠悠地道。

    卫绪已经坐了下来,想起方才魏兰海说她不懂马,倒也有些好笑。

    “原来你也懂马。”

    “不是很懂,跟着父亲听了些,上回听刘家姐姐又说了些。”

    卫绪道:“木枝妹妹很有心,若是一般人,就算听了,也未必记得住。”

    陈木枝望着他。

    日头已经有些斜了,照着窗边的卫绪,他整个人都沐浴在淡淡的金色光芒之中。

    这光芒好适合他。

    卫绪便如这光芒,尊贵、而又淡雅。

    可陈木枝又隐隐觉得,这光芒之下,卫绪亦有隐藏。他也不过是未及弱冠的少年,怎会温柔周全到这等地步。

    陈木枝不相信完美。

    “我自然不是一般人。陈家的孩子,没有一般人。”

    疼痛消失、镇定恢复的陈木枝,又是那个自信又飞扬的陈木枝。

    “木枝妹妹的确不是一般人。”卫绪向她微微颔首,美目流转之间,又是一派繁华盛世。

    “耳力也比常人要强吧。”

    这话竟然说得波澜不惊,却将陈木枝狠狠地震到。

    原来刚刚自己脱口而出说的那句“怕是不会来了”,竟让卫绪注意到了。

    她是已经听到一楼魏兰海追出去的动静,可卫绪却听不到啊。卫绪只有等着魏兰海追出门去,才能发现楼下的变故。

    也难怪他这么快就发现了端倪,果然不如他表面那样和煦无争。

    陈木枝自然也要表现得波澜不惊

    “辽阔的海洋,不是训练目力,便是训练耳力。我目力差强人意,也就靠着耳力在战舰上混日子呢。”

    “原来如此。大海真是一个叫人向往的地方。”

    听他的语气,似动情,又似克制的赞美,一时间陈木枝也难辨真心。

    “大海也是一个叫人恐惧的地方。”陈木枝回答。

    卫绪抬起眼睛,凝视着陈木枝:“我总有个好奇,今日终于有机会一问,木枝妹妹莫笑我唐突。”

    笑你?多少名媛淑女盼着你对她们唐突呢。

    你唐突谁,谁就要笑醒。

    “世子太客气了,尽管问,知无不言。”

    “木枝妹妹是如何在叫人恐惧的大海上,坚持到被人发现的?”

    http://www.cxinbz.com/wojianshiziduowumei/11127011.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