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可惜,就是太花心了!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可惜,就是太花心了!

    “这小子,又变强了!真是个怪胎!”

    剑星罗深知沈巍修为精深,并不输于自己,眼见这位堂堂“暗神殿”三殿主犹如孩童一般,被钟文随意揉捏,不禁大感吃惊,对于白衣少年的实力,又有了全新的认知。

    “三殿主!”

    眼见老大被自己的灵技血虐,一众暗神殿高手俱是面色大变,纷纷奔至沈巍所在的位置,试图透过重重黑焰,窥视到他的状况。

    随着时间推移,黑火渐渐散去,显露出沈巍修长的身影。

    此时的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上的白色长衫已然破损过半,露出大片大片的白色肌肤,以及被灵力火焰炙烤之后略显焦黑、冒着青烟的健硕身躯。

    “咦?这么多黑火居然都烤不死你?”钟文眼中带着戏谑之色,“不愧是三殿主,与那些杂鱼不可同日而语。”

    “小子,你死定了!”沈巍咬牙切齿,眸中射出妖异红光,声音冰冷到了极点,“就算圣人来了,都救不了你!”

    “哦?”

    对于沈巍的威胁,钟文丝毫不以为意,仍旧嬉皮笑脸地说道,“是么?我好怕怕啊!”

    “你的确很强。”沈巍嘴角微微上扬,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只可惜年轻人太过自信,莫非忘了从前的教训么?”

    言语之间,一股怪异的气息以他为中心,迅速向着四周扩散,瞬间将钟文笼罩其中。

    这一刻,钟文感觉自己的动作变得无比缓慢,即便抬手投足,都仿佛要经历漫长的时光,方能完成。

    “暗神殿”三殿主沈巍,当世最为顶尖的入道灵尊之一,终于再一次施展出他那无比强大,足以改变时间流速的恐怖大道。

    迟滞之道!

    “见了阎王爷,可莫要怨我心狠手辣。”沈巍冷笑一声道,“怪只怪你自己太过托大,不懂得吸取教训!”

    话音未落,他身形一闪,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泛着幽幽蓝光的毒匕首,二话不说,对着钟文的心口狠狠扎了过去。

    “不好!”

    黎冰和齐宣等人心知不妙,齐齐色变,待要向钟文施以援手,却是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巍的匕首距离钟文越来越近。

    “砰!”

    就在匕首即将捅进钟文心口之际,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巨响。

    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沈巍的右脸颊忽然深深凹陷,身躯如同离弦之箭,猛地向后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远处的洞壁之上。

    “又是这招。”失去了“迟滞之道”的束缚,钟文高举双手,伸了个懒腰,眼中的嘲讽之色更浓,“说你毫无长进,还真是一点都没错,翻来覆去就那么两下子,我用脚指头都能猜到你想干啥。”

    “小子,大胆!”

    一众暗神殿高手见老大再次遭虐,终于按捺不住,一个个绝学尽出,对着钟文恶狠狠地打将过去。

    “以众欺寡,算什么好汉!”

    服下丹药一小会,剑星罗感觉伤势大为缓解,体力渐渐恢复,眼见钟文遭到围攻,忍不住大喝一声,“待剑爷爷来会会你们!”

    “前辈且先休息。”钟文微笑着冲他摆了摆手,“这些跳梁小丑,不值一提,何劳您出手?”

    “啊!”“哎哟!”“什么鬼!”“谁在打老子?”

    话音未落,只听洞穴之中忽然传来了阵阵哀嚎之声。

    只见原本气势汹汹的十数名“暗神殿”高手仿佛受到了看不见的力量攻击,一个个双脚离地,在空中花式翻滚着,画出一道道曲率各异的抛物线,“砰砰砰”地掉落在洞穴的各个角落。

    不过须臾之间,沈巍带来的十数名灵尊高手居然全部被打倒在地,或趴或仰,鼻青脸肿,除了那名尚未出手的黑衣蒙面女子,竟是再也没有一个能站得起来。

    而钟文却依旧面带微笑,静静地站在原地,连手都未曾抬一下。

    “这、这小子,简直是个怪胎!”

    望着七零八落,躺倒在洞穴各处的“暗神殿”高手,宁老夫子眼中满是震惊之色,不停地喃喃自语道。

    在场诸人之中,就数他与钟文相识最早,亲眼见证了一个不过地轮修为的天才少年,在短短数月时光里,成长为可以随意吊打灵尊强者的恐怖存在,饶是他见多识广,却还是免不了生出一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有他守护,小洁无忧矣!

    宁老夫子老怀大慰,只觉宝贝孙女非但天资聪颖,连挑男人的眼光,也非常人可及。

    然而,目光无意间扫过身旁的黎冰,从这位“冰山美人”看向钟文的眼神之中,他竟然读出了丝丝柔情,点点蜜意。

    可惜,就是太花心了!

    宁老夫子面色一黯,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忧愁之色。

    “他刚才做了什么?”冉夫子对着身旁的秦一魂问道。

    “应、应该是某种无色无形的灵技吧?”秦一魂有些不确定道。

    这位来自“七星阁”的顶尖强者,素来心高气傲,除了圣人和剑以城之外,不将天下任何英雄放在眼中的秦长老,在短短一日之间,自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

    黎冰和钟文这两个年轻人甚至还没有他孙子岁数大,却俱都展现出了超越入道灵尊级别的恐怖实力。

    黎冰的全力一击,威势直追圣人。

    而钟文更是于弹指之间,不费吹灰之力地击败了包括沈巍在内的十数名灵尊大佬。

    这么多年来,我自诩天资绝世,无人可及,原来不过是井底之蛙,不知天下之大。

    如今再看,小丑竟是我自己!

    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止不住地涌上心头。

    他真是无烟的侄儿?

    钟家有后了啊!

    反观齐宣却是又惊又喜,对于钟无烟能够拥有这般妖孽的子侄,深感欣慰。

    “嗖!”

    一道疾影自空中闪过,先前被砸飞的俊逸青年迦楼再次出现在钟文背后,掌中多出一柄造型奇特的短戟,表面燃烧着熊熊黑火,对着钟文的后心狠狠扎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条浑身被灵力火焰包裹着的黑色巨龙凭空出现在钟文面前,张牙舞爪,目露凶光,喷吐着火焰的口_爆发出惊天怒吼,弯曲盘旋着直奔钟文前胸而来。

    噬灵炎龙杀!

    这个名为“迦楼”的青年男子,竟然也练成了整个“暗神殿”中最为艰深难学的“噬灵炎龙杀”。

    巨龙在前,短戟在后,于一瞬间对钟文形成了夹击之势,教他腹背受敌,顾得了前头,就顾不得后头。

    “不错!”

    钟文淡淡一笑,口中轻轻赞了一句,周身闪耀起一道道淡金色的玄奥灵纹,却还是没有回头。

    “叮!”

    “咚!”

    巨龙和短戟一前一后,同时击打在钟文身上,发出两声轻响。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看似威猛绝伦的黑暗巨龙与火焰短戟撞在淡金色灵纹之上,犹如泥牛入海,竟然没能造出一丁点的声势。

    这是什么防御力!

    眼见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没能在钟文身上留下丁点伤痕,迦楼的心瞬间沉入谷底。

    他待要变招,却见钟文忽然转过头来,裂开嘴冲着自己露齿一笑。

    紧接着,一股千钧巨力凭空袭来,迦楼的右脸再次挨了重重一击,脸颊高高肿起,整个人如同风车一般,在空中三百六十度疾速翻滚着,不受控制地直向远处飞去。

    “砰!”

    高速旋转之下,他的脑袋好巧不巧撞在洞壁之上,一时间头晕目眩,两耳嗡嗡,不知身在何处。

    与此同时,他只觉丹田处的灵力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丝毫不受控制地疯狂涌向体外,不断地消融、溃散,整个人软趴趴地瘫在地上,一动不动,再也没有了起身的力气。

    “迦楼!”

    好不容易才爬起身来的沈巍恰巧目睹了这惨烈的一幕,瞳孔收缩,心头剧震,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个异常俊秀的青年人“迦楼”,乃是曾经的“暗神殿十二柱”之首,也是二殿主厉天帝的亲传弟子。

    不久之前,他凭借着过人的天资,以三十岁出头的年纪成功进阶灵尊,更是展现出了远超普通灵尊的强悍战力。

    因而,在这次重要行动中,厉天帝特意要求沈巍带上自家爱徒,给他一个历练的机会。

    自“暗神殿”成立伊始,二殿主厉天帝与三殿主沈巍之间的明争暗斗,就从未停止过,若是放在从前,看见厉天帝的爱徒遭险,沈巍只怕做梦都要笑出声来。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

    如今厉天帝凭借灵药之助,成功跨过天堑,迈入当世最强的圣人之境。

    反观沈巍,非但修为没有寸进,更是失去了左膀右臂,此消彼长之下,再也没有了和厉天帝一较长短的本钱。

    若是迦楼命丧于此……

    一想到最疼爱的徒弟丧命,厉天帝会是何等震怒,又将要如何借机为难自己,沈巍只觉心头发凉,连灵魂深处,都要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足尖点地,正要展开身法赶往迦楼身旁,忽然眼前白光一闪,现出了钟文瘦长的身影。

    “你也躺下罢!”

    钟文眼中精光大盛,抬起右手,朝着他胸口缓缓打来。

    沈巍吃了一惊,浑身一颤,本能地释放出“迟滞之道”,一股诡异的气息以他为中心四散开来,再次将钟文笼罩其中。

    被“迟滞之道”击中,钟文的动作顿时变得缓慢无比,犹如龟爬,短短两尺距离,竟仿佛相隔了千山万水,永远无法抵达。

    见钟文被自己的大道捆住,沈巍微微松了口气,慌忙脚下发力,试图后退几步,与对方拉开距离。

    然而,他的心脏忽然剧烈跳动起来,浑身灵力一团混乱,陷入到短暂的僵硬之中,丝毫无法动弹。

    “砰!”

    紧接着,他的脸颊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狠狠击中,身躯再次离地而起,远远向后飞去,直至撞上洞壁,才缓缓落到地上。

    这到底是什么鬼灵技,怎么总是往人脸上招呼?

    沈巍只觉眼冒金星,头晕目眩,一阵阵难以形容的疼痛自身上各处袭来,更让他感到惊慌的是,丹田处的灵力开始不受控制地向外涌出,如同关押了许久的犯人被放出牢笼,跑得那是比兔子还快。

    又是这种感觉!

    联想到上一回与钟文交手时的体验,沈巍心中更是恐惧。

    那一次,他们算得上是两败俱伤,战斗以钟文的逃跑而告终。

    而如今他再次陷入到灵力失控的窘境之中,钟文却是毫发无损,实力更是突飞猛进,情况与当初已是大相径庭。

    不等沈巍挣扎起身,钟文已经一个箭步踏上前去,抬起右脚,狠狠踩在他胸口。

    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响,沈巍的胸骨几欲断裂,他口中闷哼一声,额头冷汗直冒,表情在极度的痛觉下,显得有些扭曲。

    “当初你对我和宁姐姐下手之时,可曾想到会有今日?”钟文居高临下,如同面对蝼蚁的巨龙一般,眼中满是轻蔑之色,笑嘻嘻地看着沈巍问道。

    “臭小子,你……噗!”

    沈巍堂堂圣地高层,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正要张口喝骂,忽觉踩在胸口的右脚一沉,体内顿时翻江倒海,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你先安心地去吧。”钟文依旧面带笑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很快就会把‘暗神殿’的其他人送到地底下陪你了。”

    随着灵力的流失,沈巍表情愈发萎靡,目光忽然瞥向远处的黑子蒙面女子,吃力地说道:“你、你再不出手,我们都要死绝了。”

    黑衣女子艳红色的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即挪动莲足,倏忽间出现在钟文与沈巍身侧,伸出白玉般的右手,对着钟文的胸口轻飘飘地打出一掌。

    她周身再次被艳红色的气息缠绕着,散发出的恐怖威势,竟然连抗揍能力独步天下的钟文,都隐隐感到心惊。

    “砰!”

    蒙面女子的手掌与钟文身上的淡金色灵纹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声巨响。

    紧接着,钟文瘦长的身躯,竟然如同踩到了强力弹簧一般,高高飞起,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又重重落在地上,激得碎石四溅,尘烟飞扬。

    好强的力量!

    钟文心头剧震,第一次注意到,现场“暗神殿”的队伍里,实力最强的,居然并非三殿主沈巍,而是眼前的神秘女子。

    不等他起身,黑衣女子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在钟文头顶,素手轻扬,直奔他脑门而去。

    “砰!”

    然而,她那曼妙动人的身影仿佛忽然遭到重击,娇躯猛地朝着左侧狠狠飞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撞上洞壁,蒙面女子艳红色的双目忽然化作水蓝色,周身同时被一团蓝色光芒所笼罩,所过之处,但凡被这种蓝光触及到的石壁,竟然瞬间消融、后退,任由她的娇躯一路畅行,未能对其造成丝毫撞击伤害。

    追击!

    钟文眼中露出惊异之色,再次对闪耀着白光、不为他人所见的“钟文二号”下达了指令。

    白色光人毫不犹豫地纵身而上,展开“紫虚龙影步”,瞬间出现在黑衣女子身前,对着她的面门挥拳打去,性格与钟文本人竟然大相径庭,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真是个直男!

    一点风度都没有!

    钟文见白色光人和女人动手,竟然还主动打脸,忍不住暗自摇头叹息。

    接下来的一幕,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只见黑衣女子眼中的光芒,忽然由水蓝色转为银白色,随后抬起一掌,手心同样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芒,不偏不倚地挡住了白色光人的拳头。

    她居然能看见!

    钟文心中涌起惊涛骇浪,没料到连凌霄圣人都无法看见的“钟文二号”,竟然在片刻交手之后,就被这名黑衣女子识破。

    等等!

    眼睛的颜色……不同的能力……

    难道是……轮回体?

    钟文脑中灵光一闪,仿佛猜到了什么。

    http://www.cxinbz.com/wojuranrendeshanggushenwen/20786374.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