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血炼成仙 > 第四十三章:两月之约

第四十三章:两月之约

    “孙大海,你想出去吗?”

    就在孙大海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见本来阴沉着脸的楚离冷不丁的说了这一句。

    “当然想啊。”

    孙大海随口一说完就知道坏事了。

    “主人,我不是,我的意思是…..”

    楚离像是没听见孙大海的话,自顾自的说到。

    “若是告诉你,出了这血狱就要面临整个修仙界的追杀,你还会出去吗?”

    孙大海一时语塞,他还未步入修仙界的时候,就因为偷了一块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玉佩,被凡间的官府张贴布告通缉过。

    那是一段他永远也不想回忆起的岁月。

    看见孙大海一脸的黯然,楚离笑了。

    “害怕吗?”

    “会害怕吗?”

    “哈哈哈哈!”

    孙大海看见楚离在疯狂的笑着,歇斯底里的,捂着脸大笑。

    “哈哈哈哈!我楚离…..”

    “我楚离怕过什么!”

    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已经冰冷的像万年不化的玄冰。

    “我楚离征战数十年,大大小小的战役数千场,生死之间的危机数百次,以少胜多的的战役数十次。”

    “哪怕是以一敌万的拼死突围也有数次。”

    “你说我楚离,是怕还是不怕。”

    楚离这一番话是说给身体里那声音说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楚离为了刘蕊儿和林虎,愿意付出多少?

    若是连命都不要了,那这世间还有值得他惧怕的事情吗?

    “孙大海,两个月后,你与我同去吧。”

    孙大海一愣,他压根就没想到前一秒还在癫狂的楚离,这一秒就已经平静的像水一样。

    “好…好的,主人。”

    这是孙大海第一次猜不透楚离的心思,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走吧,去看看那血手的地盘上还剩些什么。”

    半个时辰后,楚离二人在一间书屋里看见了倒在地上的血手。

    准确来说,此刻倒在血泊里的人已经不能再被称为血手了。

    因为他的一双手都没了。

    “他还没死,但是若是这血继续流下去,离死也不远了。”

    楚离不知道白要这血手的双手有何用,但是多半是和那出血狱的办法有关系。

    “主人,这血手…..”

    “留给你了。”

    楚离对血食并不感兴趣。

    孙大海的眼睛里陡然冒出了一抹精光。

    这可是结丹修士啊!

    结丹期修士的丹田有一颗金丹,是修士用毕生的灵气凝结而成

    虽然血狱禁法,但那金丹却实实在在的存在于修士的体内。

    是以当孙大海把那尸体拖走后,很快又撤了回来。

    “主人,这是那血手的金丹。”

    孙大海虽然极其不舍,但还是毕恭毕敬的双手把尤还带着血丝的金丹交到了楚离手中。

    “这是…..”

    “区区一枚三品金丹罢了,你若是想当药丸磕了也行。”

    许久没说话的声音冒了出来。

    楚离明白了,原来这金丹就相当于一颗大补丸。

    “金丹的妙用多了,无论是炼成一次性法器还是入药,都是不错的材料。

    “但是在这血狱里,你就当他是大补丸吧,而且还是一颗极其难消化的大补丸。”

    楚离会意,随即就不再对这东西感兴趣,他有他自己的计划。

    随手扔给了站在一旁一脸渴望的孙大海。

    “你拿去吃了吧,顺便给我再弄些草药。”

    孙大海赶紧手忙脚乱的接住抛过来的金丹,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这可是金丹啊!

    神州的地下拍卖行虽然偶尔也有金丹出现,但是都被卖出了天价,哪是他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能买得起的。

    若这金丹能配合些珍稀药草炼成定丹丸,那他结成金丹的几率又能大上三分。

    待离开了楚离在的房间,孙大海盯着手里的金丹犹豫起来。

    他在想是就此将其吞了,还是留等出去了血狱再将其炼成丹药吞下。

    若是如今就吞下,兴许还能多活十数年,可吞了就没了。

    这是一场赌注,赌楚离能不能把他带出去。

    孙大海想到了楚离疯癫的模样,一咬牙,赌了!

    把金丹贴身放好,孙大海叹了口气,转身去给楚离准备药草了。

    “那白的话不可全信,总感觉有些蹊跷。。

    “况且那阴童子的尸身还没着落。”

    楚离始终惦记着阴童子,无论是为了救活刘蕊儿和林虎,还是为了他心底深处的那个隐隐的强者之心。

    “既然如此,这两个月就别闲着了。若是能赶在那白的计划实施前就能找到那血狱之灵的位置,倒是可以赌上一次。”

    楚离点头,他也感觉那白有些不怀好意的样子。

    当孙大海扛着一大包药草出现时,楚离只是从中捡了两棵吃下,也没闭眼调息,就对孙大海说道。

    “你在此等候我两个月。”

    孙大海一惊,楚离这是要将自己抛弃于此了?

    兴许是知道孙大海在想什么,楚离继续说道。

    “我有要事需要去处理,你若相信我,就在此等候两个月,届时我必定会回来寻你。”

    楚离言尽于此,若是对方真的相信自己,自然少不了好处,若是不信自己的话,也算是好聚好散。

    说罢楚离将那一包药草分出了一半背在身上,转身离去。

    只剩下孙大海脸色阴晴变换不定的留在屋中。

    “既然那些血奴接触过血狱之灵,那接下来就把这当做线索吧。”

    楚离大手一挥,就像指挥着千军万马一般,就像他还是那个血屠大将军一般。

    新历三年的冬天,云雾山脉中,别云涧里没有了往昔的笑语。

    黎元穿着一身孝服,在别云子的灵位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一月前师徒俩在谈论这冬天的时候,别云子忽然笑着说,今年这个冬天不知道又有多少老人会撑不过去。

    然后第二天一早当黎元去给师尊请安时,却发现老道已经仙逝多时了。

    黎元为别云子守了一个月的灵。

    今天他要走了。

    这别云涧除了别云子,就剩他年岁最大,修为最高。

    别云子走了,黎元知道师尊生前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是什么。

    这重任如今落在了他的肩头。

    别云涧,以后就由他黎元来守护了。

    血狱里,孙大海最终还是选择留了下来,他已经把自己这余下的生命和希望都赌在了楚离的身上。

    他怕死,可他更怕失去希望。

    孙大海缩在血手的树屋里一步也不敢出去,这里是群强环伺的地方,若是被人发现了血手的地盘竟被他一个蝼蚁占据,那就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反正那一堆药草也足够他吃上两个月。

    孙大海已经想好了,两个月一到他就走,因为以他对楚离的了解,若是会回来的话,两个月内就一定会,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或者干脆一开始就没打算回来的话,那再继续等下去也没什么用。

    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又半个多月,孙大海放弃了那作用极其微弱的修炼,每日里就是数着天色的变化,然后回忆着他那也算精彩的一生。

    “若是活着出去了,一定要向那老头说一声抱歉。”

    “那老头已经死了好多年了,那就去坟前上两炷香吧。”

    “若是活着出去了,一定要把那婆娘风风光光的娶回家。”

    “若是那婆娘还想着我的话。”

    “若是活着回去了……”

    “砰!”

    孙大海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一头撞在了门上。

    当楚离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见了一张尖嘴猴腮的脸。

    他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这次又活下来了。

    “孙大海,我睡了几日了?”

    “主人,已经五日了。”

    楚离眯着眼,也就是说距离与那白的约定还有五天了。

    “孙大海,药草还有吗?喂我吃些。”

    “有,但是不多了。”

    即便如此,孙大海还是把仅剩的那几株九阳草塞进了楚离嘴里。

    囫囵的嚼了几下,就把药草咽进了肚子,运转功法缓缓的把药力化开。

    几个时辰后楚离就已经能坐起来了。

    他体内的血色真气对伤口的修复效果真的匪夷所思。

    可是身体上的伤势好得快,经脉的损伤却只能一点点的去恢复了。

    “孙大海,你去准备一番,明日便出发前去寻那白尊者。”

    楚离对着已经守了他一天一夜寸步不离的孙大海说道。

    孙大海虽然尤还有些担心,但还是依言退了下去。

    “这孙大海倒真的是个忠义之人,既如此,那我楚离也不能做了忘恩负义之人。”

    待孙大海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中,楚离喃喃道。

    关于请假的事真的很抱歉,但确确实实是有急事。

    http://www.cxinbz.com/xielianchengxian/2813371.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