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修仙怪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登坛作法。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登坛作法。

    沈玉点了点头,转(shēn)对二狗子等人吩咐道:“大家都可以停了,法坛已成,大家伙都先回家吃饭去吧,今夜戌时二刻在这里集合,亥时一刻登坛作法。”

    说罢,沈玉几人,包括二狗子在内,一起快步离去。

    几人刚一回到二狗子家里,就看见了刚刚疼醒来,躺在院里地上不停痛呼的胡赖。

    上官子怡跟曹静仪几乎同时从屋内冲了出来,异口同声般道:“玉哥哥你回来啦。”

    说罢,二女对视一眼,彼此鼻中都发出了一声冷哼。

    沈玉一皱眉,指着地上死狗般的胡赖,道:“什么(qíng)况这是?”

    上官子怡尚未组织好语言,曹静仪就叽叽喳喳,有条有理地将事(qíng)大致经过说了一遍。

    沈玉走过去,一把揪住胡赖的一条胳膊,就像是拖死狗似的,直接将胡赖拖到外面去了。

    这时候,笑笑也从屋内跑了出来,对几人道:“饭都给大家盛好了,都赶快进来吃吧。”

    几人答应一声,一起走进了堂屋。

    刚一进去就见桌上摆着荤素四盘色香味俱全的小菜。

    几人都是(jìn)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连忙往桌边一蹲,狼吞虎咽般就吃了起来。

    没办法,二狗子家里是真的穷,除了两张老式木(chuáng)跟两把破破烂烂的椅子,还有这张唯一的餐桌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家具了。

    曹静仪三女早在刚才沈玉几人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吃饱喝足,所以现在闲来无事,三女纷纷站在一旁,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蹲在桌边吃着饭的沈玉。

    曹静仪眼看着丰神俊朗的沈玉,此时此刻却好比一个叫花子似的,蹲在桌边,犹如饿死鬼投胎般狼吞虎咽,不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这么一笑,连带着上官子怡跟笑笑也没忍住,纷纷噗嗤一声跟着笑了出来。

    顿时就将沈玉闹了个大红脸,沈玉赶忙干咳一声,转移尴尬道:“咳咳,今夜子怡你什么都不用管,好好保护静仪跟笑笑,剩下的事(qíng)都交给我们。”

    上官子怡嘴角含笑,故作淑女地轻轻点了点头。

    曹静仪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她听见沈玉依旧不肯当众称呼她为娘子或者宝贝之类的(ài)称,心中还是不由自主生出了几分怒气。

    ………………

    群星满天,明月高悬,今夜的田湖镇注定不同寻常。

    众乡民除了老弱妇孺以外,其余人等几乎全部聚集在了湖边高台下。

    一眼看去,少说也有一千多人,而且还不断有陌生的乡民从四面八方赶来。

    因为天色太暗,所以高台附近都点了火堆,直照得周围百丈亮如白昼。

    那位被众人称呼为污滩法师的黑袍老者,仰着头满脸怨毒地盯着高台上的源越跟沈玉二人。

    这时候,两名年轻乡民一左一右搀扶着胡赖也从远处赶了过来。

    污滩收回投向台上的目光,转头望着龇牙咧嘴的胡赖,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了?”

    胡赖满脸杀气地看了不远处站在台下,不知道跟笑笑和曹静仪说些什么的上官子怡的背影一眼,恨声道:“俺一定会报仇。”

    “俺要让那个穿紫衣的小娘皮做俺的女奴。不,俺要让她做全镇男人的女奴,俺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污滩闻言一愕,随即呵呵笑了起来。

    守在台下的曾靖环视了一圈众乡民,对(shēn)边的三女道:“好像那个姓胡的镇长没来?”

    曹静仪也向着周围看了又看,不由蹙眉道:“他儿子都来了,按理说他不该不来呀。”

    上官子怡撇了撇嘴,无所谓地道:“不来又能怎样,一旦真相大白,所谓的湖神被揭开了真正面目,他就非死不可。”

    曹静仪稍显担忧地道:“我是怕另有隐(qíng),会不会是他去给咱们设计什么陷阱去了?别忘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呀!”

    上官子怡满脸不屑地瞥了不远处,脸色铁青的胡赖跟污滩一眼,冷哼道:“就凭他们这些废物,能耍得出什么花招来?惹恼了本女侠,直接大开杀戒,将他们全都宰了又有何不可。”

    笑笑吐了吐舌头,她感觉自己这位子怡姐姐越来越狂躁了,动不动就是杀啊杀的,这一点她反而觉得自己跟曹静仪更有共同话题一些。

    湖边高台上,也就是沈玉跟源越设下的法坛上。

    沈玉望了望被火光映照的有些微微泛红的湖面,对源越道:“道长觉得,对乡民老人施展降头术的,会不会是那位被他们称为污滩法师的黑袍老者呢?”

    源越将事先从二狗子他爹(xiōng)上刮下来的那一小片酷似鱼鳞的东西,往台上一张木质供桌上随意一放,果断道:“绝无可能。”

    “那个人,贫道已经仔细观察过了,顶多会点最最基础的道术,凭他根本玩不出这么大的动静。”

    沈玉双眉一扬:“这么说,湖里果真藏有妖邪之物了?”

    源越颔首:“应该错不了,稍后贫道开始作法,臭小子你守在旁边见机行事。”

    沈玉点头应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一刻钟过去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

    台下有些原本就半信半疑的乡民见台上的源越二人始终没什么动静,不由纷纷叫嚷起来。

    这个道:“怎么回事,俺冒着得罪胡镇长的风险过来,难道就是一直站在这里吹夜风的么?”

    那个道:“是啊,不是说登坛作法,是湖神还是邪神就会真相大白的么?那倒是开始作法啊,还磨蹭啥啊?”

    毫无主见的众乡民你一言我一语,叫嚷的人越来越多。

    二狗子虽然一个劲安抚众人,怎奈他人微言轻,说的话顶多跟他相识的那几十个人会听,其他人全当他放(pì)。

    污滩在心里一阵冷笑,这些四肢发达,犹如猪脑的乡民究竟都是些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了。

    与此同时,胡大鹏领着胡硕一行众人也已经回到了田湖镇。

    他们一行众人为了尽快赶到田湖镇,全都骑着从县城驿站借来的快马。

    浩浩(dàng)(dàng),杀气腾腾地直奔湖边而来。

    离着老远,他们就看见了湖边高台周围那一堆又一堆的火光。

    支持(狂沙文学网)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http://www.cxinbz.com/xiuxianguaitan/1691624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