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一号警官 > 第0755章 为画疯狂

第0755章 为画疯狂

    郭颖自从问了丁凡这一句话之后,就在没有开过口,整个人就好像石化了一样,一动都不动的,简直叫人看到就有种想哭的冲动。

    虽然丁凡没有开口在说下去,但是这话说完之后,他也也知道自己问这件事,对郭颖有点过于残忍了,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只能闭上嘴开车先回公安局在说了。

    等到三人到了警局之后,王怀民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看到丁凡进来,急忙跑过来,拉着丁凡就要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可回来了,你这出去一个多小时,警局里面都快闹疯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之前这个王怀民被丁凡在会议室里面说了两句之后,几乎就在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看来今天这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他是不会急忙忙的跑出来等自己的。

    按说之前丁凡出去的时候,任务都已经安排下去了,应该不会在出什么事情了,再说了自己不在,不是还有副队长吗?

    “郝翔那?”丁凡一脸诧异的问道:“之前不是叫他们几个在审讯室里面审讯吗?怎么会出事那?”

    王怀民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别提了,要是没有郝翔还好,就是因为他,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学来的花招,一边又一遍的在里面问问题,最后闹得嫌疑人疯了。”

    疯了?

    之前看到何超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小子有点不正常,跟正常人有点不太一样,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是用了一点审讯的小手段而已,也没有想到,最后将人将人搞疯了。

    事情应该不会这么严重才对,这些手段,当初丁凡也不是没有用过,根本就不至于闹成这样呀!

    丁凡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在王怀民的身上拍了一下,叫他现在就带着郭颖和邓佳到会客室等一下,自己过去看看在说。

    这边安排好了之后,丁凡一路飞奔着跑到了二楼的审讯室外面,才刚刚跑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人不断的嘶吼,简直都不像是人了,更加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

    丁凡皱着眉头,伸手推开了审讯室的大门,想里面看了一眼,之间原本十分整洁的审讯室,现在已经一片狼藉了。

    原本应该坐在一边审讯的郝翔和韩亮,正衣衫不整的在按着何超,伸手抠着他的嘴,赵武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双*腿,四个人几乎都已经拧成了一团。

    这几个人中,于洋算是最惨的一个了,一只手被何超咬在嘴里,现在满嘴都是鲜血,也不知道这几个人在里面都发生了什么。

    丁凡这边一开门,这几个人一下都愣住了,一个个吃惊的看着他,好半天都没有一个人说话。

    丁凡迈开脚步,缓缓的走进了审讯室,将倒在地上的桌子椅子都扶起来,冷冷的开口说道:“继续,你们别停,我也想看看,你们在这里究竟是玩什么东西,我是真的没有见识过这种情况,叫我长长见识嘛!”

    也不知道丁凡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好像只要是他一进门,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吃惊的看着他,连话都不说了,安静的叫人都有点害怕。

    就连何超都渐渐的松开了嘴巴,呆愣愣的看着丁凡。

    于洋趁着何超松开了嘴巴的一瞬间,将自己的手从他嘴里拔了出来,按着手上的伤口,咬着牙气呼呼的就要上去给他一拳。

    好在站在一边的郝翔看到了,将他紧紧抱住了,这才没有叫他犯错。

    赵武和韩亮也松开了原本被按着的何超,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走到丁凡的面前,一脸无奈的说道:“队长,这件事也不能怪于洋,这小子好像真的疯了……”

    本来赵武还想帮于洋解释一下,但是话才说道一半,就被丁凡一个冰冷的眼神顶了回去。

    “于洋,你过来跟我所说,你的手是怎么跑到他嘴里去的?”丁凡就想不明白了,叫他审讯,怎么就最后将手塞进了嫌疑人的嘴里去:“我叫你从他嘴里挖出点有用的东西,没叫你用手挖吧?”

    于洋按着手上的伤口,走到丁凡的面前,脸色一片煞白,也不知道是因为疼得还是被气的,一边深呼吸一边开口说道:“他说想抽烟,给他一根烟,他就愿意配合,所以我就……”

    后面的话,明显是于洋也说不下去了,气的浑身之哆嗦。

    但是他就算是说不下去了,丁凡其实也能猜得到,这也不是什么很难想不通的东西。

    郝翔一听于洋这样说,生怕丁凡没有搞明白这件事的始末,急忙说道:“一开始我们就只是在审讯,最后在老赵审讯的时候,于洋过来帮忙做笔录,中途老赵抽了一支烟,何超说他也想抽一口,给他一根烟,他就全都配合,不然就一个字都不说。”

    丁凡看了于洋一眼,伸手拉过他的手,看了一眼上面的牙印,以及伤口中流出来的鲜血,最后说道:“去医务室处理一下伤口,这边我来处理。”

    说完之后,丁凡站起身来,伸手就将到在地上的桌子扶了起来,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面,翻开桌上的审讯笔录,等他翻看完成之后,才开口说道:“留下一个人做笔录,其他人先出去吧!”

    于洋现在已经出去梳理伤口了,剩下的也就是郝翔,赵武和韩亮三人了。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后选择了郝翔留下来,两人在外面等着。

    在郝翔看来,自己虽然不是很擅长审讯,但是一上午的时间,也在这边审讯了好几次了,来来回回就是一样的问题,也不知道丁凡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这样一直反复的问下去,真的能问出什么东西来吗?

    只是丁凡都这么说了,看他现在信心十足的样子,显然是心里有数的很了,他也只能坐在了一边,伸手将桌上的本子打开,拿出笔准备一会儿就开始记录。

    谁知道这一坐下,就是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丁凡一言不发,而坐在审讯椅上面的何超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他实在憋闷的想问问丁凡的时候,他突然递了一根烟过来。

    郝翔有点迷茫的看着丁凡,想不通他这是什么意思,只能愣愣的伸手接过了。

    等到他反应过来,想要问问丁凡是什么打算到时候,却发现他已经站起身来,手上拿着一根香烟走到了何超的面前,伸手将香烟递给了他。

    之前于洋就是因为给何超拿了一根香烟,差点被他

    咬断了手指,丁凡是不是疯了,怎么还给他烟?

    谁知道这一次何超却出奇的一点没有反抗,伸手接过了丁凡给他的香烟,然后点燃大口抽了起来。

    丁凡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做一样,自己点了一根香烟,缓缓的坐在了椅子上面开口说道:“你之前不是说了,给你一根香烟,你就好好的配合吗?现在到你配合的时候了。”

    何超低着头,手上拿着香烟,大口的吞吐着,想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说吧,你想问什么?”

    “就说说,你在今年的二月十七号都做了什么。”丁凡伸手将之前的审讯笔录拿在手上,看了一眼之后开口说道:“提醒你一下,今年的二月十七号,这个时间你已经跟吴大莲在一起快半年的时间了,还没出正月,当时你们团里要下乡演出,可是你说你发烧了。”

    何明双眼微微抬起来看了丁凡一眼,又缓缓的落寞下去,好像是在回忆什么,最后抽了一口烟之后才开口说道:“没错,我发烧了,家里已经开了病假条@子,只是没有来得及送上去,当时已经烧糊涂了。”

    听完这话之后,丁凡突然笑了出来,伸手在桌上的一份档案袋里面翻找了一下,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病假条,放在桌上说道:“你所谓的病假条@子,就是这个吗?我不得不说,吴大莲为了你,是什么都敢做呀!”

    何超看了一眼丁凡手上的东西,点点头,重新将头低下去了,声音有点沙哑的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

    丁凡冷笑着将东西重新收回了袋子里面,开口说道:“你的确是回答了,只是你说的是假话,我给你的可不是假烟,你这样做实在没有什么风度可言那,不像是一个艺术家做的事情!”

    丁凡这么一说,何超手上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随后就在不出声了。

    “这张病假条@子,是吴大莲从医院里偷回来的,其实医生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写过,你也没有生病对吧?”丁凡看他不在说话,这才开口说道:“吴大莲谎称自己脚上有外伤,到医院之后,从医生的桌上偷了几张病假条,只是以前吴大莲从来就没有请过病假,她不知道这种条@子,医院是有备案的,保存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是附件最少要保留三个月的时间。说白了,医院从来就没有给你们两个的出请假条@子。”

    丁凡一脸难过的说道:“我是对你有足够的诚意了,只是你却没有一点诚意,这叫我实在有点伤心了。”

    “我……那天没有生病,只是我不想上班。”何超迟疑了一下之后,微微抬起了头,开口说道:“你可能不理解,但是那天,我真的不能去上班。你不会明白,那种灵感突然出现的感觉……我要把他画下来,马上就要画,什么上班之类,根本就不重要,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对,就是那种醉心于艺术的感觉……不能停下来,马上就要画,马上画。”

    何超的状态显然是有点不正常的,一说到那一天的事情,他嘴角马上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微笑,眼睛瞪得浑圆,就好像面前摆着一桌饕餮盛宴,已经勾起了他的食欲,就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殊不知,这种神情,在别人眼中,他简直就是疯子一样。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http://www.cxinbz.com/yihaojingguan/9345605.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