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应是案深情浅续 > 44 殊途同归

44 殊途同归

    方瑾施联系上黄少宇,得知男生去佛山后重读考上了大学,今年才刚上大一,正在放暑假。

    他当然还记得自己才分手两年的女朋友,说起赵木欣他满怀歉意。

    他们高中就在一起,后来赵木欣怀了孕辍了学,他们租了个房子打算一起生活。黄少宇许诺女生会去找工作,照顾她和孩子。

    可是他的父母知道了这件事,应该是学校老师打电话告知的。父母催他去佛山,他不肯去,就这么拖了一阵子。

    后来他爸亲自过来抓了他走,他都没跟赵木欣道别,就被他爸抓回了佛山。

    那之后的情况他就不清楚了,他不知道木欣生没生孩子,也不知道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方瑾施问了他离开时孩子多大,他说大概有六七个月,他们当时没钱,没怎么去做检查。

    听黄少宇说,赵木欣是本地人,父母在她小时候就离婚了,她跟着母亲。可是她父母其实都不太管她,给她生活费和交学费就是全部,她大部分时候在奶奶家住,其他时候就是住校。

    方瑾施把情况告诉应明禹时,柳敏敏也凑在一边听。

    昨天她比对了两个女人的朋友圈,没找到同样的部分。他们相差五岁,不是同学;赵木欣没有过什么正经工作,工作上没有交集;日常爱好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圈子,难以联系上。童莉原先是外地乡下人,就连家乡都南辕北辙,完全没法找到交集。

    柳敏敏还想到她们可能在同一家医院待产,结果童莉在妇幼,赵木欣因为怀孕后很久才商定结婚的事,来不及排队进妇幼所以选择了综合医院。

    但她还没放弃,她准备调查下两人是不是有同家化妆品店的会员卡,说不定是店员之类的人。

    “看来还要再去找一下赵木欣,顺便去见见李天来怎么样?”方瑾施看过详细资料后,发现这个男人很不靠谱,说不定是他想骗医院赔款。

    “师父为什么昨天不带我去?”柳敏敏强势插入,她今天绝对不会被甩下。

    “今天你跟方姐一起,约赵木欣出来谈下,保证不会透露她隐私的情况下,请她说出实情。记得问她知不知道童莉寄养孩子的福利院。”应明禹不打算去见那个女人,不太方便,“我去找李天来,回来碰头。”

    “明白了。”方瑾施看看还紧盯着应明禹的少女,“你跟我去吗?”

    柳敏敏不情愿地点了头。赵木欣明显更关键,可是师父作为男人觉得不好介入,她只能忍痛跟他分开行动了。

    应明禹直接去了医院找李天来,他估计这个人最近还在医院闹事,路上顺便打给丁雪菲问了两句,果然如此。

    院长请了律师处理这个事,但李天来不肯去外面谈,他觉得在医院更有胜算,几个人在院长的会客室谈。

    应明禹表明身份后,院长的助理带了他过去。一听说他是警察,李天来立刻起身相迎。

    “警官你来得正是时候,他们医院弄丢了我的孩子,您说是不是应该赔钱?”

    “现在首要问题是找到你的孩子,能请你配合我一下吗?”

    “找,找孩子当然要找,配合,肯定配合,您看要我怎么配合?”李天来很明显不想分神做这个事。

    “想找你问份笔录,方便的话跟我找个地方聊一会。”

    “我们正在谈事,您看……一定要现在吗?”

    “寻人这种事分秒必争,我相信你不会不懂。”相比于找回亲生骨肉,李天来显然更在乎赔款的金额。

    李天来迫于道德压力还是跟了他去附近的小会议室。

    “我想知道,你在这家医院有没有医生护士跟你有过感情纠葛,前女友或是现在还在来往?”应明禹没跟他客气,开口就问了重点。

    据民警走访的资料,这个人跟赵木欣结婚纯粹是因为孩子,家里父母认为要给别人一个交代,也想让他安定下来。婚后李天来还是该怎么玩怎么玩,并没有照顾过新婚有孕的妻子。

    孩子早产也是因为夫妻俩闹矛盾争吵时,李天来推倒妻子导致动了胎气。

    因为早产才放进育婴室观察,即便如此,赵木欣坐月子时,这个男人依然是不见人影。

    直到孩子不见了,他才来医院,第一件事就是闹着要求赔钱。

    “这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有人出于报复心理抱走了你的孩子,你好好想一下。”

    李天来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认真想了下:“没有吧,不过我前女友很多,她们现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应明禹把医院的名册给了他,让他先看一看有没有熟悉的人名。

    李天来用了点心找,毕竟孩子丢了他父母也很难过,而且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孩子,能找回来自然更好。

    最后挑出来两个有印象的,应明禹带他去看了照片,其中一个护士还真是他前女友,而且很巧就是妇产科的。

    应明禹没再跟他纠缠,这个男人虽然无耻,但看他的配合情况,应该不是监守自盗。

    那之后他去查了那个叫杨芳的小护士的排班情况,孩子丢的那天她不当值,他去问了当日值班的护士,都说没看到她来。

    杨芳今天也不在,应明禹只好下次再找她。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下午,他找了个地方把错过的午饭补起来,胃受不了在抗议了。

    吃完他本打算回局里跟另外两人会合,想了下他换了目的地,决定去那家福利院,看看童莉的孩子。

    方瑾施跟柳敏敏约了赵木欣在家附近的咖啡店,等了许久女人才妆容完美的出现。

    “赵女士,我们已经问过黄少宇,他被父亲带走时,你已经怀孕七个月,如果你之后打胎,请提供给我们诊所还有医生姓名。”

    “被父亲带走?他不是自己走的吗?”赵木欣显然还很在意当初男人的不告而别。

    “你当初为了报复他不告而别所以打掉了孩子是吗?”柳敏敏合理推测。

    赵木欣看了她俩,点头后却说不出其他。

    “我不记得了,是个小诊所,医生…是个女医生。”

    “大概在什么地方你总记得吧?”方瑾施猜测她并没有打掉孩子。

    “赵木欣,你知道小星星福利院吗?”

    赵木欣思考后摇了头:“你们什么意思?”

    “赵女士,找人这个事,早一天都有可能找得到,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我们保证今天你说的事,绝对保密。”

    “我真的没听说过什么福利院,两年前我只是个刚成年的女孩子,怎么可能知道那些东西。”

    “那你当时把孩子怎么处理的?”方瑾施没再跟她纠缠生还是没生的问题。

    赵木欣很苦恼:“那件事跟我现在孩子丢了有什么关系?你们到底是要帮我找孩子,还是要挖丑闻?”

    “我们是警察不是记者,如无必要我们绝不会告诉其他人,但如果你一直不配合,我们只能找你丈夫或家人了解情况了。”

    柳敏敏看了身边的大姐姐一眼,她没想到方瑾施坑起人来也是毫无人性,她还以为只有她师父会这么胡来。

    “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赵木欣很崩溃,这两个警察明显是她的仇人和敌人。

    “你是不是把孩子送去了这家福利院?”

    “没有,我那时候哪里知道还有这种方法,我把孩子放在了派出所门口,就是城东红林路那个。”赵木欣最终松了口。

    “谢谢你的协助。”记录下孩子性别和名字后,她们功成身退。

    那时已经是午休时间,方瑾施带柳敏敏去吃了午饭。

    “我们为什么不回去跟师父一起吃?”

    方瑾施好心回答了她:“吃完去红林路派出所看看。”

    “哦。”

    小星星福利院恰好在城东,他们去派出所找了旧记录,两年前也是七月,二十号那天,他们在门口捡到一个弃婴,正是送去了小星星福利院。

    当初孩子襁褓里放着卡写了名字赵家桦,此外没有任何东西,他们调查无果就搁置了这个事。

    这些跟赵木欣说的很一致,复印好资料后,方瑾施做主,她们又赶去了福利院,正好跟应明禹遇上。

    应明禹找了在岗的护工,刚好问到童莉的女儿童樱在哪里,正要去看她。

    “童樱今年五岁了,这个暑假过完,我们正在计划送她去读小学,还没有找到肯资助她的人。”

    护工看他们三人特意来看这个女孩子,积极热烈寻求帮助。

    “这个没问题,你把金额告诉我,下次我过来的时候刷卡。”应明禹认为遇上就是有缘,虽然他帮不了每一个,但帮一个是一个。

    “太感谢您了,警官。”

    他们去时,童樱正跟同龄的小朋友在小花园里玩耍,远远看了一会他们就离开了。

    “你们来做什么?”

    “还想再找个人,赵家桦应该是在你们福利院吧,今年两岁。”方瑾施直接询问了护工。

    护工帮他们去找了记录,不同年龄段的孩子看护的人不同,活动区域也不一样。

    “看来这家福利院就是她们的交集处。但她们都是抛弃孩子,又不会回来看,不可能有直接接触。”看过赵家桦后,方瑾施跟应明禹在过道里讨论了案情。

    “先找负责人谈一下,让他们把近些年照顾过这两个孩子的人的资料找出来,现在可以先要一份工作人员的名册。”应明禹觉得既然顺着查到了这家福利院,那这里的人就都值得怀疑。

    等他们跟院长谈完,等到助理整理好名册,出来天色都暗了。

    “行了,你快回去吧,资料我带回去整理。”方瑾施看应明禹不好意思开口,主动为他排忧解难。

    “辛苦了。”

    看他跑路,柳敏敏吐槽了句:“师父怎么搞的,结了婚一点都不敬业了。”

    听她这口气,以前一直关注应明禹来着,方瑾施没搭理她。

    http://www.cxinbz.com/yingshianshenqingqianxu/438861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