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阴阳灵官 > 第四十四章 无面恶鬼(11)

第四十四章 无面恶鬼(11)

    林逸湿漉漉地游到岸边,躺在沙滩上呼哧喘气,众灵官将他围成一圈。任定北奇道:“你怎地如此慌张?”

    “海中究竟有何物?”殷小闲攒眉蹙额,心生不祥之兆。

    林逸抬起苍白的脸,惨笑着说:“一颗人头。”

    “人头?”任定北狐疑道,“莫非是被怪鱼咬碎的村民?”

    “不。”林逸惊魂未定地开口,“那是一颗山峰般巨大的头颅,顶着整座岛屿在海底缓慢游动。”

    “你在说笑吧?”众人同感愕然,均想:什么妖怪能像戴着帽子一样,顶着青波岛在海中遨游?

    若林逸所言不虚,那它得有多大——这也太荒谬了!

    “你把话讲清楚,别想吓唬我们。”邵雁菱按捺住内心惶恐,伸腿就去踢他。

    “我已经说得很明白。”林逸探手擒住她脚掌,借力拉起自己身体,顺势将她掀翻在地,一抖衣袖道:“劳驾诸位去通知村民们撤离,小子还要上山搜寻婉兮的踪迹。”

    任定北高声喝止:“师弟留步!那顾护法失踪一夜,肯定遭了无面鬼毒手,你又能去哪里找?”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至少,我要把她遗体带回天枢峰。”

    林逸执着地回答,然后仰头吹了记响亮的口哨:“吁——”

    “冥顽不灵!”任定北跺足发急。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从空中扑下,停在众人头顶盘旋。

    “秦姑娘,找到什么线索没?”林逸冲它问道。

    “禀林公子,山上出现了许多洞窟,四周有黄沙喷出的痕迹,泥沙间还残留着各式脚印。”黑鹰将自己所见一一报来。

    林逸双眼微眯,冷笑道:“呵,那就是黄泉吗,这妖怪可真喜欢故弄玄虚。”

    说着,他加快了步伐,转身奔向高山。

    “殷大师?”任定北瞧殷小闲愣神许久,这才出言提醒。

    殷小闲蓦然回过神,眉头一皱,高声喝道:“任定北!”

    “在!”任定北急忙站好,态度毕恭毕敬。

    “任师兄,你们这是……”项、邵二人见状面面相觑。

    “贫道乃天权峰执教长老,此次受天尊之邀,暗中为你们护行。”殷小闲亮出长老腰牌,举着环扫一圈道:“如今情势有变,队伍交由我指挥。”

    两人看清腰牌,心里颇为震惊:天册府内执教长老身份崇高,是各大峰主的得力助手,地位不亚于赤髯道长,此等人物怎会藏于普通弟子中?

    项志诚不敢细想,赶紧躬身行礼:“弟子参见长老,平日多有失敬,望道长勿怪。”

    “长老好。”邵雁菱也乖乖低下头。

    “任定北你先差人通知村长,让官兵们立刻送走岛上居民。邵雁菱、项志诚,你俩跟着我去给林逸帮忙。”殷小闲收起腰牌,语气甚是急迫。

    “是!”任定北二话不说,迈腿就朝渔村跑去。

    殷小闲看了眼远处林逸的背影,记住方位,再转身走向渔村。邵雁菱快步追上他,茫然地问道:“殷长老,到底发生了何事?”

    “妖魔出世。”殷小闲嘴里只吐出四个字,便运起轻功,头也不回地奔远。

    ……

    林逸在黑鹰指引下,抵达昨晚顾婉兮遇害之处,前方山岗上露出一口深窟,黑黝黝不见其底。

    “林公子,你看见了吗?”黑鹰落到他肩头,低声询问。

    “我看到了。”林逸点点头,四周沙堆中散布着村民凌乱的脚印,而洞窟里正冒出阵阵腥臭味,扑鼻欲呕。

    “腐尸……还有海风的味道?”林逸掩着鼻子,若有所思,“莫非这山洞直通海底?”

    他苦想半天,突然从怀里掏出个海螺壳,捏在两指间聚睛观看:“这是前晚村长送来的海鲜,我一直留在身上,此物长得似螺非螺、似蟹非蟹……”

    “那叫白住房。”殷小闲提醒道。

    “殷师兄?”林逸闻声回头,只见殷小闲带着道童站在他身旁,后面还跟着邵雁菱、项志诚等人,那位女护法亦在其中。

    “这是一种寄生蟹,会吃光宿主的血肉,强占它的躯壳……”殷小闲话到中途,忽然瞪大了眼愣住。

    “切,土包子。”邵雁菱凑到林逸跟前,从他手中夺走海螺壳,再甩动胳膊朝远方丢了出去,讥讽道:“这玩意海边到处都是,你还当个宝留着。”

    林逸没去计较,笑了笑说:“我以前横穿过流沙境,听说那里曾发生了一场大战,灵气被修士们汲取一空,千里沃野化为漫漫荒漠。”

    殷小闲按住自己剧烈跳动的胸膛,喃喃道:“林师弟的意思是……”

    林逸应声道:“嗯,这座岛屿已被妖物寄生,灵气空乏枯竭,以至草地下尽是流沙,陷坑暗藏。”

    他挺起腰板,拔刀在手,指向前方道:“每当大风穿过这种洞穴,就会引起呜呼怪响,有如鬼哭狼嚎。”

    “喂,林逸!”邵雁菱脸色陡变,“这些都是凭空你想出来的?”

    殷小闲疑惑道:“可怪响何止发生过一次,为何以往不见这么深的洞窟。”

    “也许有什么在帮那妖怪,又把沙土盖了回去。”林逸费心思索。

    “村民!”“无名鬼!”邵雁菱和项志诚同时喊道,但答案却截然相反。

    “无面鬼?”林逸与项志诚对视一眼。殷小闲点头说:“很有可能。”

    邵雁菱捏响拳头,斗志高昂地叫道:“现在它故意暴露出洞口,是要请我们进去咯?”

    “我们?”林逸反应过来,惊讶开口:“你们准备陪我进去?”

    “哼,千万别误会,我这是看在殷道长的面子上,才愿意来帮忙。”邵雁菱冷哼一声。

    “谢过师兄姐。”林逸忙抱拳感激,末了又道:“好意我心领了,但里面情况未卜,你们还是别进去冒险了。”

    “什么!”邵雁菱嗓音陡尖,怒道:“我们好心来帮你,你竟然敢拒绝,真当我想下去?”

    见她翻脸比翻书还快,林逸咋舌摇头,不耐道:“你安静点,整天跟疯婆子一样,累不累啊?”

    项志诚立马喝道:“林逸,莫对师姐无礼!”

    林逸眉毛挑起,侧着头问:“怎么,你不服?”

    眼见三人恶脸相向,随时要动真火,殷小闲忙说:“林师弟,我知道你不想我们涉险,故意激我们离开。但大家都是同门,怎能看着你去送死?”

    邵雁菱听出弦外之意,怒气消去几分,扭头啐了一口,冷冰冰地道:“跟他同门,简直是我上辈子造的孽——郑护法!”

    跟来的女护法上前一步:“属下在。”

    “火把点了给他。”

    郑护法应声掏出火镰火石,将浇油的木棍点燃,小心翼翼地递到林逸手中。

    林逸无奈接过,当即右手拎着刀,蜷身缩入洞穴中。邵雁菱在后面喊道:“你打好头阵,可别叫妖怪吃了~”

    洞窟倾斜向下,初入时窄,但越往里越宽。过得百步,地势渐平,林逸脚踩住地面,举起火把望去,前方又分出好几个岔道,如兔子窝般四通八达。

    “喂,接下来该往哪走?”邵雁菱冲着林逸后背问道,声音远远传出,四周回响不绝。

    “这边。”道童伸手指向右侧洞口。

    “咦?”众人闻声回头,盯着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那里残留着妖气。”道童怂肩笑道,一张丑脸在火光照耀下更显狰狞。

    殷小闲斜眼瞪来,道童猛然醒悟,自知失言,忙收敛住笑容,低下头闷不做声。

    林逸开启天眼一瞧,随后感叹道:“果真有妖气,而且已渗入墙壁,只留下零星几点。小子尚难以察觉,可殷道长身边一位侍童都有此等眼力……师兄你深藏不露啊?”

    “哪里,哪里。”殷小闲轻笑摆手。

    直到这时,邵雁菱才想起林逸还不知殷长老的身份,便故意没有提醒,等着看他怎么出丑。

    林逸走进右侧洞窟,半途中又突然停下,转过身道:“殷师兄,斗胆问您一句,您跟这妖怪没什么关系吧?”

    “哈哈。”殷小闲闻言失笑,“林师弟,贫道仅比你上山早个几年,怎会跟妖怪有关系?”

    “哦。”林逸悄悄握紧刀柄,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那你为何撒谎?”

    疾风乍起,火光随之一摇,殷小闲脸色惊变,待火把落地,林逸已晃身绕过邵雁菱,长刀直刺他咽喉!

    “叮——”

    含光一阵颤鸣。

    “好功夫!”林逸惊讶地顺着刀身望去,刃尖竟被殷小闲用两跟手指夹住,使劲想拔出来,却纹丝不动。

    “好快的刀法,差点刺上我喉咙。”殷小闲亦开口称赞。

    “放开我家主人!”道童倒竖双眉,一展猿臂,怒气冲冲地扑向林逸。

    “住手!”殷小闲及时喝止。

    “林逸大胆,这位可是天权峰的执教长老!”邵雁菱高叫着拔出剑来。

    “执教长老?”林逸面露迷惑,语气半信半疑。

    “无妨,贫道也不该瞒他。”殷小闲用空着的手亮出腰牌。待林逸看清刻印,立马撒手后撤,长揖请罪:“弟子冒犯长老,请您责罚。”

    “你能有这等警惕,贫道赞赏还来不及,怎会责罚?”殷小闲说罢倒转刀柄,将含光交还给林逸。

    “多谢长老。”林逸接过宝刀,郑重道谢。

    众人虚惊一场,继续赶路,又到一个分岔路口。林逸观察片刻,皱眉问:“两边都有妖气,我们该走哪边?”

    “我不清楚,你自己想。”道童冷笑回应,显然余恨微消。

    林逸暗道声惭愧,而后站在中间,伸直双手,同时按住两边洞口的内壁,朗声吼道:“妖孽,我看见你了!”

    邵雁菱噗嗤大笑:“你傻吧?”

    林逸不管不顾,放开嗓子连喝三声。邵雁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捧腹道:“妖怪跟你是亲戚么,你还指望它自报家门?”

    “它被我惊扰了。”林逸收回双手,解释说:“左侧墙壁传来震动,我们走左边。”

    “呃。”邵雁菱笑声戛止,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百镀一下“阴阳灵官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http://www.cxinbz.com/yinyanglingguan/1281387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