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阴阳灵官 > 第45章 从头学起

第45章 从头学起

    林逸暂居昆仑虚南边,一处庭院内,前门正对北方,向着山道。院中青石方板,曲廊回旋,中央一栋厢房,腾空而建,底部以石柱撑起,离地两尺有余。走廊四周围着红漆凭栏,正中处有石阶落到地面,门口斜对着一颗桃树,树干茁壮,枝杈上刚结骨朵。

    而门两侧开着花窗,外面镂空,里面糊着窗纸,上方屋檐倾斜,铺以青瓦。进得屋内,正厅里茶案一张,两面团榻,木桌交椅,悬台上摆着几株盆栽。寝居内,立着山水屏风,角落摆着一张紫檀罗汉床,边上十字衣架,北侧是梳妆柜,墙壁上伸出烛台。

    林逸放好行李,打开南侧拉门,脚下丈宽过道,和风迎面而来。放眼望去,后院里青藤爬墙,零散着几颗苍松翠竹,一条卵石小道,从间蜿蜒而过,通往深处。

    环境清幽雅致,他心中满意,觉得在这过上一辈子也不差。不禁触景生情,想要弹琴唱曲,可忆起娘亲面貌,心里隐隐作痛,苦涩道:“大概以后,我都没兴致碰乐器了吧?”

    罢了,别胡思乱想,当务之急是习武。

    林逸拍了下脸颊,镇慑情绪,缓过神来,拆开包裹,将行李放入柜台中。走到大厅,在团蒲上坐下,本来饿了几天,饥肠辘辘。可自从泡过瑶池后,如饕餮美食,腹中半鼓,精力充沛。

    “圣女大人明日再教我练武,今天恐怕就无事了。”林逸自语道,窗外天色渐黑,便盘腿打坐,冥神练气。一番内视审查,原本破裂不堪的经脉,已悉数痊愈,里面灵冥二气流转。

    遂想起洛师父所说,要结出内丹,才能运用它们,使出与洛师父蓝焰类似的法术,着急不得。目前,他只能将两股力量互相转化。

    林逸运起阴阳转易之术,体热忽冷忽热,玄妙无比,技巧愈发娴熟,直到神倦力乏,才迟迟睡去。

    待到黎明,东方雾隐朦胧,林逸悠悠转醒,翻身起床。刚洗漱完,小梅就过来,叫他去见圣女。

    他穿好衣裳,随小梅出门,大殿外风月和雷鸣已在等候。风月桃目微阖,半掩檀口,似是还没睡醒,神色慵懒地问:“汝会哪些本领?”

    “小子跟洛师父学过些逃命功夫,拳脚刀剑还不拿手。”

    风月道:“习武当从步法开始,洛山没有教错。”目光扫向一旁的雷鸣,吩咐道:“汝且试下他身手。”

    “是!”雷鸣走到林逸面前,小塔般的身躯,几乎将他整个人盖住,道了声:“得罪了。”

    话音刚落,雷鸣伸手抓来,林逸两腿斜进,往它腋下钻去。雷鸣见机变招,右臂下摆,轻松将他擒住,提到一边。

    林逸被他一招制服,不由钦佩道:“雷叔叔果真好武艺!”

    雷鸣挠着虎脑,呵呵乐道:“过奖,我们妖族天生反应迅速,你勿正面对抗,不妨先跑开,我再追。”

    林逸立即撒腿后撤,向院外冲去。雷鸣伏低身子,双眼紧盯,等他快跑到大门,再振开双臂,如猛虎下山般,飞扑而出。

    林逸听得耳畔野兽低吼,随之后腰一紧,被雷鸣单臂拎起,他兴奋道:“再来!”

    雷鸣将他重新放下,任其在院子里跑出十丈远,再追过去,转眼后又捉了回来。林逸摇着头,感叹道:“雷叔叔脚力太强,小子不是对手……再来吧。”

    “好!”雷鸣将他松开。两人一个逃,一个追,往复十多次,林逸跑不出多远就被逮住,累得气喘吁吁,雷鸣却行有余力。

    “行了,到此为止。”风月将他们叫停,说道:“小子,汝步法有点根基,现在试试手上功夫,且随吾来。”

    雷鸣眨了眨眼,林逸点头回应,跟着风月出了大殿,走进东边武馆,墙角架子上列着一排兵器,风月问道:“汝学过什么?”

    林逸扫了眼,走到架子前,伸手取出把四尺长刀,道:“洛师父教我使过一阵环首刀,就它好了。”

    风月又抽出一柄绣春刀,回头道:“汝攻过来。”

    林逸道了句失礼,横刀斩去。风月反手握刀,进步逼上,右臂前挥,锋刃贴着他刀面扫过,沿着胳膊落在他脖颈。

    林逸慌忙后撤,见风月转过绣春刀当头劈来,便抬刀招架。可风月去势不停,手腕前推,拉下绣春刀,半途变招横斩,贴着他腹部扫过。

    惊骇中,林逸镇定心神,再从上方攻向对方肩头。风月长刀抬起,锋刃冲上,将环首刀格开,手臂翻转,绣春刀刺出,点在他咽喉。

    一息稍过,撤步罢手道:“汝刀法尚未入门。”

    林逸喘着粗气,汗流浃背,摇头道:“小子惭愧,请圣女指教!”

    “先说发力,动作无须大开大合,要懂其中诀窍。”风月娓娓而谈,“汝先劈一刀。”

    林逸双手握住环首刀,使劲朝正前方劈落,上身没有停稳,略微前倾。

    风月皱起眉头,责备道:“脚下没跟上,发力姿势也不对。”说着,双足向前方踏出,同时举刀斩下,身子端稳不晃,正直如松。

    林逸学着她姿势,自己练习。风月收刀站在一旁,过了会,仍不够满意,便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柄长斧,吩咐道:“劈斩是刀法基础,汝带上斧子,去找雷鸣,让它教你如何发力。”

    “是!”林逸大声答应,接过长斧,跑出武馆,在大殿处找到雷鸣,说明来意。雷鸣欣然应许,领着他走到后院林子中,挑中一颗小树,拿过斧子,两三下将树砍断。

    雷鸣将树干劈为数节,风月亦赶到此地,站在不远处默默看着。雷鸣将斧子递给林逸,瓮声道:“你来劈柴,这是练习发力最简单的法门,记得别使真气。”

    “好。”林逸挑起一根断木,摆在树桩上,举斧劈去,结果姿势不正,砍得木屑横飞,差点扭伤手腕。

    他喘口气,重新劈下,结果斧刃陷在木柴中央,转头尴尬一笑,费力抽出。

    “我来示范。”雷鸣从他手里接过斧子,重新摆上断木。林逸凝神观察,只见雷鸣左手握在斧柄末端,右手握住中间,高举长斧,踮起脚跟。就在这瞬间,右手顺着斧柄拉回,紧贴于左手上沿,膝盖弯曲,奋力劈下。

    “咔嚓!”木头应声断为两截。

    “看明白了吗?”雷鸣问道。

    “明白了。”林逸点点头,若有所悟地站在树桩前,拿过长斧,学着它模样,举到头顶时,收回右手,握到柄部下端,弯腰劈落。可因为双手同擒尾端,前重后轻,一个不稳,砍在空处,人差点扑出去。

    雷鸣及时扶住他,“别急,多试几次。”说完,帮他纠正动作。

    林逸诚惶诚恐地接受指教,这次心里一横,不去想斧子砍偏会不会伤着自己,高高举起,径直落下,木柴咔嚓声从中分裂。

    “这就成了?”林逸望着双手,愕然道。

    “哈哈哈!”雷鸣开怀大笑,“你学得挺快,倒是个练武苗子,懂什么叫发力技巧了么?”

    “原来如此——”林逸回过神,刚才的动作,如抡锤砸物,看似困难,可实际上远比先前省力。

    风月走到他们身后,两人将目光转过来,雷鸣弯腰行了个礼。

    “用刀劈砍亦是如此,左手握牢使劲,右手掌控方向,这就是其中诀窍。”她说着,让二人收拾东西,一起回到大殿。

    风月回忆之前测试的成果,总结点评道:“汝步法仅会些皮毛,刀法更是一塌糊涂,若想帮吾办事,这点本领可远远不够。”

    他羞愧地低下头,风月沉吟片刻,徐徐道:“吾既然答应教你,绝不敷衍了事,但以汝之根基,还需从头学起。今日,吾先传一套九宫八卦步,等汝练会,再授其它……若敢偷闲躲懒,随时遣你下山。”

    林逸闻言心花怒放,颤声开口:“谢圣女大人,小子一定刻苦修行,绝不偷懒!”

    雷鸣抱拳而上:“圣女先祖,小的想请个辞,下去给洛贤弟带个口信,好让他知道爱徒消息,早日安点心。”

    “诺。”风月肯首答应。

    雷鸣转过身,拍着林逸肩膀,好好勉励一阵,再大步如风,独自下山去了。风月目送它离开,接着右手一挥,凌空中冰雪飘落,凝结成一柄晶莹长剑。

    她握着冰剑,朝地面削去,石屑纷飞,刻出三尺方圆的九宫图,遂看向林逸,说道:“小子,汝站到中宫位。”

    林逸急忙踩到图案正中处,她解释道:“以汝左腿为支点,右足可向周围八方迈出,一步就有八种变化。若再以右腿为中心,抛去原点,算上中宫,左脚又有八个方向可以迈出,合计六十四步,便是这套步法基础。”

    又问:“汝知道八卦方位么?”

    林逸高声喊道:“乾坤坎离震艮巽兑!”

    风月点头,说道:“正前方为离位,左前为巽,右前为坤,左为震,右为兑,左后为艮,正后为坎,右后为乾。待会,吾说方位,汝就向对应位置踏去。”

    林逸默想片刻,将方位记牢,“圣女大人,我准备好了。”

    http://www.cxinbz.com/yinyanglingguan/922474.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