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一品江山记 > 第一卷 结庐在人境 第八十八章 必有后福

第一卷 结庐在人境 第八十八章 必有后福

    再次进入古地的刘天行,看着有些熟悉的小村,土墙黑瓦,青砖小路,身穿戎装的英俊男子,厚实的额头爬着几丝不善。

    这天罪古地,相比以前,终究有许多不同了。

    在古地未下坠前,得十二件创世神器创立,有强大禁制守护的天罪古地,灵气浓郁,道压强烈,对大修行者,天然就有压制反应,那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得灵气滋润,道运浓郁,这是独立于天地之外秘境的天然好处,而这其中的天罪古地,因为创立意义非凡,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如今的天罪古地,虽然灵气尚可,但是少了禁制的封禁,里面十二道神器先后抽离,在与大世界相互融合后,比起以前,终究少了很多东西,更多的还是那一种若有若无的道韵,算是几乎无法感知了。

    天罪古地,福源惊世,从其中走出的修行天才,大有人在,这不是无迹可寻的,除了灵气,就属这份道韵的存在,是很多秘境或者大世界不可比的地方。

    今日的刘天行,身穿战甲。

    鎏金溢彩的宝甲两边,挂着虎头,中央嵌刻麒麟,背上装配凤羽,头戴青龙龙首,看起来英武不凡。

    这一身宝甲,名唤四灵战甲,除了本身是跟随刘天行一路血战而来的宝甲,也是由冥洲铸天阁打造的一套极品仙甲,当年为了得到这套宝甲,当时还是五品修行者的刘天行,冒着被冥洲众多修士围追堵截的杀局,硬生生将这套宝甲带回苍洲,此事也算是刘天行修行路上,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一件轶事。

    身穿四灵战甲的刘天行,身居一匹枣红色神驹之上,马是千里挑一的追风,在刘天行身后,则是清一色站着四排沉默肃杀的大夏铁军。

    三百名大夏铁军组成的队列,一股浓重的煞气扑面而来,一看就是那种身经百战,杀敌如麻队伍,这三百多名大夏铁军,皆是来至于大夏苍字营最精锐的士兵。

    大夏以武立国,三百年来,版图扩充十倍有余,这其中的每一寸山河不是一笔一划写出来的,而是一城一城打下来的,如今几乎囊括苍洲四分之一面积的大夏,边境之处,依然战争不断。

    而大夏百万军队之中,又是以四路军队最为彪悍,其中首推苍凉王帐下的苍字营以及凉字营这两支人数不过十万的精锐为最。

    每一位苍字营和凉字营的士兵,都是从大夏各个队伍之中选拔而来,在选兵之初,那时候还名不见经传的刘天行,就下过一条死命令,要想成为他的兵,就得是那种兵油条,言下之意就是,这两支军队,就算最普通的士兵,都是那种从各个战场之上,存活下来的老兵油子。

    也正是凭借着两支士兵,苍凉王刘天行,二十年来镇守大夏西南边陲,将以前常年流寇肆虐,外族骚扰的西南边境,打造成禁地一般,边境线往外百里,外族不敢列马踏足。

    三百名大夏铁军,背带青铁玄弓,附带一桶青钢破灵箭,箭羽黑白相间,整齐异常,在他们的腰间,挎着赤红陌刀,身着漆黑灵宝战甲,这里面的每一位士兵,都可以以一当十,三百人队伍组成的战阵,就算面对一支万人队伍,也可一战。

    这也就是刘天行在大夏,可以俯视一切的资本,除了他本身恐怖的实力之外,他身后所站铁军,则是他张狂的资本。

    在这三百多名铁军之后,则是还有十多位身穿各种品阶官府的大夏文官。

    相比肃杀沉重的三百军队,这十多个文官到是显得有些文弱,老实跟在最后吃尽灰尘的他们除了一路奔波而来的劳累不说,甚至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刘天行此次来到天罪古地,意义重大,除了用来震慑一切宵小的大夏铁军,这十多位大夏文官,责任也不小。

    天罪古地下落,如今并入到大夏版图,可以算是成为大夏的一部分。

    为了接收这一块到嘴边的肥肉,不仅要露肌肉,当然还得靠脑袋。

    着一些大夏文官,涵盖大夏六部大小官员不等,包括: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和工部。

    吞并天罪古地,这是一个不小的工程,既然大夏已经下定决心,当然是要从各个方向全面拿下古地。

    这六部齐出,就代表了大夏的决心。

    不过其中,以吏部、户部、礼部最为上心,原因无他,这古地在后面并入大夏,在吏部就会多出来一些位置,古地本身特殊,所以设立的职位,牵动着大夏官场,而户部这边,则是对于古地的人口以及背后的家族颇为关心,至于最后的礼部,则是看中古地传承千年的文化,对于古地的一些古礼旧制,颇为心动。

    刘天行对于这些文官心中所想,并不多么关心。

    早在来之前,大夏朝廷上已经达成一致,将在天罪古地建立天罪府,品级为州府级,至于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村子为什么会直接被拔高到州府级别,其中又有很多说道。

    这清水村,本身是天罪古地一处重要的地方,是天罪古地中心所在,以清水村为圆心,可以统率周围万里山河区域,在加上天罪古地的特殊性,大夏破例直接将天罪古地预定为大夏第十四个州的存在。

    中午时分,清水村某个庄园之内,站在院子里的刘天行,身后站着一个少年郎。

    正是大夏十四皇子刘行之,站在自己这位王叔身后的皇子,脸上却是全是畏惧,此刻甚至连头都不敢高抬一丝。

    刘天行转过头来,他一双虎目望向少年,眼中有着一丝冷漠,“这段时间到是辛苦你张罗一切了!”

    刘行之擦了擦额头冷汗道:“王叔客气了!这些都是侄儿分内之事!”

    刘天行到是并未多说几句宽慰的话,在他看来,就算有着几分叔侄关系的刘行之,在他眼里,也仅仅只是地位稍微高看一丝,这还只是因为那一缕若有若无的血缘关系。

    “你太差劲了!”本来脸色就颇为不好看的刘天行,此刻在看到战战兢兢的刘行之后,冷声说道。

    刘行之闻言,当即扑通一声跪在自己这位王叔面前,他甚至都不敢辩解一丝。

    从小到大,刘行之对于帝都之内很多人都可以不放在眼里,甚至那位坐在帝位上的男人,刘行之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唯独对这位王叔却是发至内心的敬畏,因为眼前这男人,是真的敢杀他!毫无顾忌的宰了他的!

    “如果,龙雀不死!怎么还会有你的什么事!”看着如此的刘行之,刘天行颇为失望的转身说道。

    刘行之看着转身离开的刘天行,良久才起身,他扯了扯早已经被汗水浸透的内衣,目露一丝怨恨的看向刘天行离开的方向。

    旁边,王公公带着小侍女出现,看见自家小主子如此狼狈模样,这大夏地位颇为尊崇的老人,却是敢怒不敢言,只得小声安慰道:“皇子不要在意,王爷估计是车马劳顿,有些心理不茬吧!”

    刘行之却是冷冷的说道:“王公公,在王叔的眼里,他只在意那已经死了十多年的龙雀!”

    王公公听见这话,到是想起了一些当年的旧事,眼下看着脸色颇为阴沉的刘行之,只得将话默默的咽下,真让刘行之听到这些话,估计他会变得更加难受。

    “皇子,现在的你潜力非凡,只要给你时间,你的成就就算超过王爷,也不是不可能!”王公公道。

    刘行之脸色稍稍好转几丝,他看了看小侍女,然后问道:“王公公,我想知道一些关于那龙雀的事!”

    王公公目露为难,刘行之却是坐在一旁,把玩着小侍女手中的银色手链道:“王公公,你但说无妨!”

    王公公看着如此模样的刘行之,自然知道不能再隐藏,当下开口说道:“此事说来话长!”

    傍晚时分,刘天行独自一人来到村口,那里有人已经等在那里了。

    马夫石进,如今还是一副糙汉子打扮,看起来有些无聊的他,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看见来人,石进缓缓站了起来。

    “大夏王爷?”石进看着来人说道。

    “你就是那位四剑仙的大弟子吧?”刘天行盯着糙汉子道,他打量着汉子,实在瞧不出这汉子有何神奇的地方,但是又不得相信,对方居然居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二品大道修行者,而且还是一位武修。

    “家里的大人已经给我说了,那我就不在重复。”石进道。

    “恩!按照约定,天通教可以选择清水村周围的山头作为立教基础,建立教门,至于选剩下的山头,将会算进大夏国有,至于我们大夏如何处置,就是我们大夏的事情!”刘天行道。

    石进对此并无异议,这已经是早就商量好的事。

    “其二,石教主必须成为我们大夏的首席供奉,镇压此地的气运,作为补偿,石教主听封不听宣,除了必要时候,石教主都可以不用出手!”刘天行接着道。

    石进再次点了点头,自家大人跟他说过其中的关键,如今他不过是走走过场。

    在说完这两件事后,刘天行则是转身看向清水村。

    “石教主,实在想不到,你居然已经快要武道登顶了!”刘天行背对石进,这个男人的背影,有着一丝魔性,晚风冷冽,卷起他的衣衫,吹起了他黑色长发。

    石进笑了笑,“不是什么值得惦记的好事,还不是一个跑腿的命!”

    刘天行侧脸看向石进,“这第三件事,就是咱们打一架!这其实并不是我们大夏的要求,只是我单方面加的!那位四剑仙,居然答应了!”

    石进看想刘天行,他看到对方眼中的那股战意,石进揉了揉手掌,“还是那句老话,时间、地点,你来定!随时奉陪!”

    “好!”刘天行一口答应下来,已经很久没有动用全力的刘天行,有着一种见猎心喜的开心。

    “这最后一件事,就是将在古地建立天罪府,首任知府由左相学生,大夏三公之一荣盛公孙女婿江灵尘担任!”刘天行道。

    “这事不用告诉我,你们大夏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石进却是摆了摆手,在这件事上,他一点都不上心。

    如今贵为一方教主的他,唯一头痛的事就是天通教创立之时,一堆破事需要他亲自处理,这比起让他看门,冗杂好几倍不止。

    就在大夏苍凉王和未来天罪古地新圣人谈判的时候,刘不易的家中,来了一位身穿大夏官府的中年人。

    这是一位面善的中年人,白净的面上留着些许整齐的胡须,看起来颇为儒雅,年轻之时,必然是一位俊朗公子。

    中年人站在门口,看向里面的少年问道:“是刘不易?”

    刘不易抬头,看向中年人,疑惑的点了点头,正在地里翻地的他,脸上还有汗珠,他抱着锄头,走上前问道:“你有什么事?”

    看着眼前平白无奇的少年,中年人眼底有着一丝意外,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权倾一国的老师,大夏左相,居然会让他带着一份书信,让如今已经贵为大夏一州知府的他亲自上门拜访。

    “是这样,我带来了大夏左相大人的一份书信,还有一些礼物,左相大人交代,是为他无礼之处道歉补偿给你的!”中来人道。

    刘不易看着中年人递上来的东西,有些迟疑,他从中年人手中接过那份书信以及一包东西。

    “左相大人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刘不易有些疑惑,他看向中年人,继续道:“你又是谁?”

    中年人摇了摇头,“左相并未对我多说什么,所以其中缘由,我也不知道,这事如果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当面去问问他老人家,至于我,名叫江灵尘,是天罪府第一任知府!”

    江灵尘将东西交给刘不易,便是离开了刘不易家,看着江灵尘背影,刘不易低头看向手中书信,随即关门进屋。

    在家里打开书信的刘不易,直到看到书信内容后,才得知一些事情的缘由。

    http://www.cxinbz.com/yipinjiangshanji/6787725.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