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 第106章 互换庚帖?

第106章 互换庚帖?

    小阮氏心中颇为恼火,面上却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她还指望讨好阮氏,重新将相府的掌家权给收回来。

    小阮氏强挤出一抹笑容,道:“母亲说的极是,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宫中赏赐给槿儿的,现在动用一部分出来也是暂时解一下陌儿那边的燃眉之急。剩下的东西自然由母亲大人代槿儿暂为保管。”

    适才,阮氏满意的看着她点点头。

    翌日京兆尹韩竖这边接到丞相府的报案,说是府中失窃,韩竖派人来相府查看,盘问了府里一些下人们,录了一些口供便走了。

    待衙门里的人走后,小阮氏便从内室里走了出来,面上森寒。

    ------

    “老太君,老爷,瑞王殿下的娇子已经停到府外了!”一个家丁急匆匆的跑来,独孤裘正坐在阮氏旁边,为她刚刚斟满一杯茶。

    立于边上的小阮氏面色一沉。

    “什么?瑞王?”独孤陌脸上惊诧,他怎么会来?

    阮氏和独孤裘也是互看一眼,独孤裘重重将茶壶放到桌上。

    “这瑞王怎会突然来访?”独孤裘诧异的道,算算时间,“这瑞王不是被禁足了吗?怎会突然过来?”说着看向管家。

    “回禀老爷,奴才听闻瑞王殿下前些日子已被提前解了禁足。”管家将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说出来。

    独孤裘面上发沉,看向阮氏:“母亲,瑞王这个时候来此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阮氏点头,看向面色复杂的独孤陌:“陌儿,你且回房避让。”

    独孤陌此时的心情是极为复杂,她抬眸看向小阮氏。

    “陌儿,听你祖母的话,先行回房间里待着。”小阮氏也心知这个时候不适宜让两人见面,免得再落下什么话柄出来,陌儿的名声可就真的挽救不回来了!

    独孤陌轻轻朝几人福了身后便踏出大厅。

    “请瑞王殿下进来吧。”阮氏吩咐道,管家得了命令连忙匆匆退了出去。

    小阮氏立在一旁,面上没有什么波动,心里却对厉珏瑞憎恨至极,想起那日他对陌儿的不管不顾,当真是痛煞她的心!

    只是,现在已无力回天!虽然她也不希望看着陌儿后半辈子守活寡,却也一时没有办法。只能盼着陌儿进了瑞王府不被欺负!若是有机会成为瑞王妃......只要抓住权利便可!

    厉珏瑞从娇子里下来,身后跟着两个随从,相府管家守在门口。

    他眸子微微眯起,这丞相府只让一众仆人在此守候!竟是没有一个主子出来迎接?

    厉珏瑞心中微寒,猜到恐怕这独孤裘还在生气那日他和独孤陌的事情。怪他对独孤陌态度太过冷淡。

    他一路跟着管家踏进相府,神色淡淡,看不出情绪,一双眸子则暗暗打量着途经的每一处。

    独孤槿真的没有在相府吗?

    厉珏瑞忽然停住脚步,管家见此,上前问道:“瑞王殿下,有何吩咐?”

    “本王方才出的着急,竟然忘了给府上带到礼物,现在还在马车里。”说完,他看向身后的随从,道:“快去马车里将礼物带过来。”

    两个随从暗暗朝厉珏瑞点头,“属下这就去拿。”话落,转身匆匆而去。

    管家想要叫住,两人却已是走远。

    厉珏瑞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两人离去的方向,方才满意的转过身,继续向前走,管家也只有跟上。

    忽然,不远处有一道浅绿色的影子忽然闯了进来,更是以极快的速度直直朝着厉珏瑞撞了个满怀。

    身后传来一声‘喵——喵——’的叫声,一只胖胖的狸花猫飞快的蹿到了厉珏瑞身后,回过头深处厚厚的爪子舔着。

    而这个和厉珏瑞撞了满怀的人方才揉着被撞疼了的额头,刚站之身子道:“咪咪!看你哪里逃!”

    适才对上一双冷淡的眸子,来人刚脱口而出的话便卡在了喉间。

    “瑞,瑞王殿下!”独孤雪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身子站的笔直的男子。

    厉珏瑞眉心微蹙,眉头更是及不可见的挑了一下,探究的目光细细打量着她。

    “你是?”

    独孤雪面上带着一丝潮红,耳根发热,声音也变小了很多:“臣女是丞相府二房嫡女独孤雪。”说到这里,她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厉珏瑞,见他正盯着她瞧,连忙又垂下头。

    “臣女那日在皇后娘娘寿宴上见过瑞王殿下。”

    厉珏瑞的面上沉了一下,朝她冷不丁的问道:“你大姐姐是否在相府?”

    “啊?”

    独孤雪猛然抬头,眸中带着一丝诧异。

    “大姐姐?王爷说的是槿姐姐吗?”独孤雪轻眨了眨眼眸,瞬间暗沉下去。

    “王爷不知槿姐姐已经失踪有一段时间了吗?”独孤雪面上露出一丝淡淡的惆怅和担忧之色。

    “也不知道槿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外面的那些传闻雪儿可是不相信!”她似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和他说。

    厉珏瑞默了一瞬,听她道:“雪儿相信槿姐姐定是因着什么事,所以才没有回来!等办完事,一定还会回来的!”

    厉珏瑞眉头微动,定睛看她:“你就这么确定你槿姐姐没事?”

    独孤雪一脸肯定的点头,“雪儿相信槿姐姐!”话落,一双灵动的眸子瞥向趴在厉珏瑞身后的那只大花猫。

    “咪咪!看你这次往哪里逃!”独孤雪朝那只大花猫猛然扑过去,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大花猫想逃也来不及,一下被独孤雪抱在了怀中。

    独孤雪笑眯眯的抱着大花猫同时看向厉珏瑞:“王爷今日过来,是来看陌儿姐姐的吗?”

    提到独孤陌,厉珏瑞面上微沉。

    “瑞王殿下,丞相和老太君正在前厅等您。”管家在相府多年,这些大人物心里面都想些什么,他差不多也能猜出个一二,若是主子们有些不高兴,他也能看出来。适才出言提醒道,更是给独孤雪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别在这里挡瑞王的路。

    独孤雪又怎会没看到管家给她使的眼色,抱着大花猫,轻轻朝厉珏瑞福了一礼。

    “是雪儿唐突了!”

    厉珏瑞面上缓和上来,唇角微微勾起,道:“不关雪儿小姐的事,只是本王突然想起一些事而已。”

    话说完,提步越过独孤雪身侧。

    一双美眸继而幽幽的看向走远的厉珏瑞,独孤雪抱着大花猫转过身,顺着长廊深处走去。

    独孤雪刚一走远,从假山后边走出来一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独孤陌。

    她目光冷冷的看着独孤雪走的望向望去。

    真是该死!

    想起刚才她对着瑞王一副狐媚的样子,她就气的生疼!恬不知耻的在相府住了这么长时间,吃相府的花相府的,现在还竟然在外人面前提起自己是丞相府的二房!

    明明早已经分家,这独孤雪还口口声声称是丞相府的!

    独孤陌气恨交加,刚刚若不是她想偷偷看一看厉珏瑞,恐怕就会错过刚刚那一幕。

    看来,祖母将这独孤雪留在相府这么长时间,恐怕就是为了让这个狐妹子勾搭人来的!想要借着相府的名声来给她讨得一门好亲事!

    真真是白日做梦!

    她既然不能成为瑞王正妃,那么谁也别想得到!

    大厅里,阮氏和独孤裘一脸严肃的等待瑞王到来,小阮氏站在一旁,心里也在盘算着什么。

    远远地从敞开的大门看到管家带着瑞王走过来。

    小阮氏眼前一亮,连忙上前去迎接。

    “瑞王殿下!”小阮氏即便心里对厉珏瑞再是不满,也不敢当着面表露出来,只好一脸笑盈盈的向前福身。

    厉珏瑞进来后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朝阮氏走去。

    独孤裘见状,连忙扶起阮氏朝厉珏瑞行礼。

    “母亲身体欠安,老臣随侍在母亲左右,未能出门迎接瑞王殿下,还请瑞王殿下赎罪。”独孤裘道。

    厉珏瑞嘴角抽了抽,好个老狐狸!狡诈的很!不想出门迎接他便找这个为借口。

    他挑了挑眉,关切的目光看向阮氏:“哦?!本王不知老太君身体不适,否则定会让人那些补品过来给老太君。”

    阮氏一脸淡笑的摆手,“不麻烦瑞王殿下了,老身的身体老身自己明白。多谢瑞王殿下关心。”说话间,叫人给厉珏瑞斟茶。

    “不知瑞王殿下今日来相府有何贵干啊?”阮氏的目光向厉珏瑞投过去。独孤裘和小阮氏亦是齐齐看向他。

    厉珏瑞喝了口茶,将茶碗放在桌上,一脸正色道:“本王今日前来便是将庚帖送过来。”

    “庚帖?”

    阮氏,独孤裘以及小阮氏皆是面面相觑,一脸诧异。

    小阮氏上前一步道:“瑞王殿下,这您和陌儿不是早在订婚之前便已经互换庚帖了吗?”原本小阮氏是想着厉珏瑞今日前来定是来商议他和陌儿的婚事如何操办一事,没想到怎会又拿出庚帖呢?

    阮氏心中忧疑,道:“瑞王殿下可否将事情说明白?”

    厉珏瑞面上沉了一下,点点头,道:“好,本王今日前来是要和槿儿互换庚帖。”

    他一席话,皆是让在场之人无不震惊!

    http://www.cxinbz.com/zhanwangwangfeiyouyaoxiufule/2145704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