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这个天国不太平 > 第323章 进城买锄头

第323章 进城买锄头

    走到城门,李仲显便后悔带两个儿子来城里了:进城每人都要教2文钱的“门税”。.ΔM但已经走到城门口,李仲显便咬咬牙,交给守城的兵丁6文铜钱,进了城。

    城门里面便是几条弯弯扭扭的街道,纵横交错充斥着整个县城。靠城门处的街道两边全是店铺,很是繁华。

    李仲显急着去找铁匠铺,李龙和李虎却似乎忘了来的目的,四处张望起来。

    城门旁边的几家店铺,门前都有三四个人的样子,生意还不错。

    不过,李龙两兄弟却注意到,离城门几十步的地方,有家店铺,却是怕有三十余人,规规矩矩地站在铺子门外排成两排。

    李龙好奇地拉住一名路人问这些人是在干什么?路人道:“那是个新开不久的五金铺,主要卖些各种各样的铁器之类的,价格公道,质量又好,因此很多人排队等着进去挑货呢。”

    李龙却是上过几年村学,识得几个字,抬头一然那家店铺门前挂着个牌匾“南记五金铺(糊北丁3店)”。

    李龙一想,莫非这南记五金铺还不止这一家不成,要不然,后面的那个奇怪的记号里面,也不用写“糊北丁3店”五个字了。

    不过,这五个字却到底是什么意思?糊北,李龙自然明白什么意思,丁3店,却是不懂了。

    他好奇心被勾起来,便对父亲李仲显道:“爹,我和小虎到前面那个‘南记五金铺’去闹,你等下买好锄头到那来找我们就成。”

    李仲显急着买铁锄,见两个儿子都盯着那家很是热闹的店子迈不开腿,儿子平常也难得进城一次,便同意下来。嘱咐一声不要乱走,弟,便一个人朝前面不远的一家铁匠铺走去。

    在李仲显的印象中,这个地方原来有一家铁匠铺的。但今天却也奇怪,李仲显找了两个来回,都没找到那家铁匠铺。

    也许是没挂招牌吧。他心里这样猜测着,按着印象中的铁匠铺位置,走进一家同样没有招牌的店门,却现是一家寿材店。

    真是晦气!

    李仲显吐了口口水,连忙跑出来。无奈之下,他只得在街上问一名摊贩:“小哥,我记得这里原来有家铁匠铺,怎么没在了?”

    那名摊贩翻翻白眼:“铁匠铺?没生意,一个多月前就关门改行了。喏,铁不卖,改卖木材了。”说着,伸手一指,正是李仲显刚进去的棺材铺。

    “这个铁匠铺没生意?关门改行了?”李仲显谢过那名摊贩,一边继续往城中心走去,一边琢磨着摊贩的话。

    怎么会这样呢?铁匠铺生意向来很好啊,光是每年卖贩来的铁锅铁铲菜刀镰刀等就能赚上不少,还有他自家打制的锄头柴刀斧头铁犁和火钳等日常用具,也都非常抢手,怎么会关门改行了呢?

    李仲显有些想不通了!

    不过,还是办正事要紧。家里的那几亩旱地还等着自己买好锄头,去松土呢。

    李仲显摇摇头,往记忆中城中央的那两处铁匠铺走去。

    他记得城中央有一大一小两家铁匠铺,这次掉了的两把锄头,便是上次半年前,他进城买的。

    李仲显清楚地记得,当时是上午的集市,两家铁匠铺生意都很好。即使是在价格贵一点的小铁匠铺,也是好多人挤在一起,而那个稍微便宜点的大铁匠铺,根本就挤不进去。

    县城很小。

    很快,李仲显便来到城中央铁匠铺的位置。他惊异地现,只剩下一家小铁匠铺了,大铁匠铺消失了!

    但他感觉跟半年前有些不一样,再仔细一现,原来是原来他买过锄头的那家小铁匠铺的店铺,已经改成了一家布匹行,而原来的大铁匠铺,中间截了一半,分出半截变成了典当铺。

    剩下半截,李仲显虽然不识字,但子外面支起了炉子,铺子门口挂着铁链和一排各式各样铁制品,便知道这确实还是铁匠铺,只不过,铺面小了一大半。

    走近铁匠铺,却现除了一个打盹的店主,空无他人。

    今天怎么回事?以前人满为患生意极好的铁匠铺,今天却一个顾客都没有?

    李仲显心中不免有些嘀咕起来。

    铁匠铺的店主却热情地迎了上来:“客官,买铁器啊?咱家铺子里的铁器都是我亲手打制,结实耐用,品种齐全,您想要什么?”

    “我要两个铁锄头,你家铺里没有么?”李仲显伸长脖子寻找着。

    “锄头?嗯,有的!如今买锄头的人少,我就放在后院,没摆出来了,这就给你去拿!”店主连忙回后院拿铁锄去了。

    李仲显听着这话却很是吃惊:什么时候买锄头的人很少了?锄头铁锅镰刀可是乡里百姓最常用的,每家每户都要买的,应该买的人很多才对啊。

    他再抬头一子房梁上用绳子吊着的几口铁锅满是铁锈,几十把火钳更是锈迹斑斑,放得太久,好久没卖出去的样子。

    这时店主拿着四把长短宽窄不一的铁锄,从后院回来,递给李仲显:“客官,却是这四种尺寸的,你种?”

    “便这种吧!店家,这个怎么卖的?”李仲显选了一种重量轻的,带铁最少的,这种相对会便宜不少,然后便问起最关心的价钱来。

    “这个啊,这个最便宜,6oo文。”店主话还没说完,便仲显张大嘴巴惊呆了的表情,便立刻知道自己的价格偏贵了,于是立即改口道:“不过,是鄙店第一为顾客,便给个优惠,只需58o文!”

    李仲显脸色白,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铁锄的价格竟然这么贵,才半年时间,便涨了这么多!他出门前总共也才只带了568文,三人进城用去6文,如今还剩562文。原本想买两只铁锄回去锄地的,如今竟然连买一只铁锄的钱都不够!

    李仲显也不再开口恳求店主降低点价格,因为就算降低一百文,也不够他买两只铁锄的。

    先不买了,回家和李刘氏商量一下再说,实在不行,先借邻里家的锄头用用,大不了,给二十文铜钱算租好了。

    打定主意的李仲显,不顾店主的一再呼唤,扭头出了铺子大门。

    身后,店主追了出来:“客官,别走啊,价格还可以商量!”

    “哎,别走啊,真走啦?”紧接着更大的声音传来:“老小子,我可告诉你,全蕲州城就我一家铁匠铺了。”

    李仲显闻言顿了顿,但想起一把铁锄就要6oo文,就咽不下这口气,便径直往城门方向走去。

    离城门还有二三百步,李仲显便被儿子李龙和李虎拦住了。

    “爹,我们正好要去找你呢!你没买铁锄吧?”十三岁的李虎急急忙忙地问道。

    李龙也一脸企盼着,他有十六岁了,已经比较懂事,知道自家的情况。

    “别提了,铁锄太他马的贵了,咱家买不起。不买了!”提起铁锄,李仲显就气愤难平。

    “太好了!”两兄弟异口同声,欢喜地叫道。李虎甚至高兴地跳了起来。

    “两个小兔崽子,皮痒了找打是吧?”李仲显怒了。

    “爹,不是这样的。是那样的。”李虎一着急,越讲不清楚。

    还好有李龙,一边拉着李仲显往前面走,一边激动地道:“爹,我和小虎不是在前面的那家‘南记五金铺’吗,很多人在那家铺子前面排队,你猜他们都是做什么?”

    “老子管他们是在做什么呢!哼,走了,跟爹回家去了。”李仲显对什么南记北记可没兴趣,窝着一肚子气,只想早点回家借个锄头下地去。

    李龙没想到自己的满腔兴奋,他爹完全不理会,只好开门见山,急忙说清事情:“爹,那家‘南记五金铺’里也在卖铁锄,样式种类应有尽有,足足有十多种。而且,我听里面的人说,不但质量好,经久耐用,还很便宜。我和小虎还特意排队进店里问了店小二价格,最贵的铁锄,也就4oo文,便宜的只要25o文。”

    “什么!?这么便宜!你说的是真的?”李仲显简直不敢相信。他一把将李龙拉住问道,因为用力过大,竟将李龙的手腕握得生疼。

    李龙见李仲显失态的模样,心里一阵爽快,全然不管手腕被捏痛,兴奋地道:“千真万确!爹,我们去那家店里买锄头吧。”

    旁边的李虎也蹦蹦跳跳地道:“就在前面一点点,爹,哥,我在前面带路!”(未完待续。)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http://www.cxinbz.com/zhegetianguobutaiping/411150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