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 1143、小恶魔秦九天

1143、小恶魔秦九天

    场面上有些僵持。

    秦九天这小恶魔的玩心大起,要针对云阳子,进行落仙宗的攻陷。

    这对云阳子来说,的确是非常难以觉得则选择。

    一方面是自己的两位师弟,雷刑与云千里。

    他们几位师兄弟,皆是从弱小一起走来,经历诸多风雨,才有如今成就。

    雷刑与云千里这两位师弟在他心中,绝对是拥有极高地位的存在。

    而另一面,则是自己苦心经营数百年,如今才刚刚有所起色,未来一片光明的落仙宗。

    落仙宗是他的全部心血,可以说他云阳子就是落仙宗。

    当年影魔大劫,他云阳子甘愿与落仙宗同生共死,这足以说明,他对落仙宗有多深的感情。

    在如今这种情况之下,秦九天竟然让他选择。

    这种选择,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云阳子陷入两难境地。

    他一生做过无数个决定,唯独今天这个决定,让他觉得好难好难。

    “师兄,无需做出决定。”

    云千里声音滚滚,传遍秦岭,传遍落仙宗。

    他如今虽然被镇压着拼命反抗,但是他并未认输。

    “师兄,做大事,终究是需要有人牺牲的,不要因为我们二人,让落仙宗妥协。”

    云千里很有大义。

    他本是绝顶妖孽,只因为当年太过嚣张而被算计。

    如今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他已经看透了许多事。

    至于这生死,他已经看的明明白白。

    如果今日。

    他能够为落仙宗而战死,那将是他毕生的荣光。

    因为他知道,会有人记得自己,会有人纪念自己,他的死,有着巨大的意义。

    或许。

    这种死亡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属于绝顶妖孽最后尊严的一种倔强。

    “没有错,做大事,终究是需要一些牺牲的。”

    雷刑同样开口道:“我等存在的岁月已经够久,如果能为了落仙宗而牺牲,也是一种美好,师兄,不比纠结,不要让我二者的死,变成一种白死。”

    雷刑所言,叫所有人沉默。

    包括落仙塔中的落仙宗弟子。

    所有人皆是沉默,心中滋味莫名。

    云千里与雷刑对于落仙宗来说,地位相当特殊。

    云千里门徒遍布整个落仙宗,其教导过的弟子无数。

    如今还有许多人以云千里之徒自居,颇为骄傲。

    为人师表,云千里绝对是最为教科书级别的存在。

    如今说出这番话语,让所有弟子,以是云千里弟子为荣。

    反观雷刑。

    其实暗部老大,不经常出现在众人面前。

    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雷刑的存在。

    但是。

    如今他们知道了雷刑的身份。

    这是一位为落仙宗默默付出的存在。

    明明叫雷刑,拥有霸道的雷霆之地。

    但是人却是以一种沉默的方式,保护着整个落仙宗。

    二者所言,让人敬畏。

    “说得好,说得好,说的真好。”

    秦九天笑呵呵,看上去对云千里与雷刑所言颇为认同。

    “做大事,就要有所牺牲,云阳子宗主,看来你已经做出来决定。不愧是宗主,做事就是狠辣无情,我都自愧不如啊!”

    秦九天出手,促动秦岭。

    嗡!

    那压制云千里与雷刑的两座大山,此刻疯狂震动,继续缓缓落下。

    面对这种级别的压迫感,二者根本无法承受。

    嘎嘣……

    有脆响出现场中。

    那是云千里手臂因为无法承受这种力量而直接骨折的声音。

    面对这种挫折,云千里面色不改,亦如常人般,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他仍旧在反抗,虽然他知道这种反抗是如此的无助。

    但是他不会放弃,他要反抗,他要拼命的反抗。

    他要给自己的徒弟们看到,自己是如何对抗这秦家,如何抗争自己的命运。

    这是他教导弟子们的最后一课,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嘎嘣……

    有在度出现,这是雷刑的大腿,因为无法承受这种压力为崩溃的声音。

    雷刑性格沉稳,少言寡语。

    他站在那里,安静的像是一根柱子。

    他是如此的挺拔,如此的不屈不挠。

    他就这般站在那里,同样反抗着那镇压向自己的秦岭。

    “云长老!”

    郑拓见此,知道不能在拖着,必须出手搭救。

    他呼唤一声云水韵。

    云水韵当即化为本体,一条绸带般的河流。

    这河流在手中,郑拓没有隐瞒。

    他催动了自己的天道印记,用天道印记,催动了云水韵。

    云水韵感受到了郑拓的天道印记,顿时心中一惊!

    或者说,她感受到的不是天道印记的力量,而是属于自己的力量。

    没有错。

    郑拓用天道印记,幻化出了云水韵的力量。

    对于落仙宗这几位王级,这些个妖孽人物,郑拓早早就掌控手中。

    他们的灵气灵纹属性是什么,拥有什么特点,该如何克制,他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彻底调查清楚。

    这云水韵虽然是先天灵宝,但是想要将其调查,并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

    这云水韵的力量他已经掌控,如今用天道印记幻化,当即便是能够将这云水韵当成自己的先天灵宝使用。

    “云长老,此事过后,我在解释,如今唯有你我合作,方能挡住这秦九天这小恶魔作恶。”

    郑拓简单诉说,提醒云水韵。

    云水韵心中自然是不解的。

    自己为王级强者,力量属性是独一无二的。

    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人的力量属性与自己相同。

    但是此刻。

    这位落仙宗的图腾落仙真人,竟然拥有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力量。

    这种感觉的确有些怪异。

    不过其所言也对,先处理掉眼前之事,因为眼前之事已经能够威胁到她的性命。

    对方将斩杀自己这法宝之灵,然后占据她本体,她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开始配合郑拓,成为其手中先天灵宝。

    郑拓心中一动,感受到了云水韵的配合。

    这种配合稍有僵硬,毕竟不是真正的血脉融合法宝,仅仅只是二者凭借默契的配合。

    好在郑拓不是第一次使用先天灵宝。

    对于先天灵宝的特性,他还是知道一二的。

    在这种知道一二的情况下,果断催动云水韵。

    嗡!

    云水韵顿时爆发出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息。

    那是属于先天灵宝的气息。

    拥有主人的先天灵宝与没有主人的先天灵宝,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可能也是天道为了制约先天灵宝这种神奇之物,所以才有如此规矩。

    “去!”

    郑拓促动云水韵,杀向秦九天。

    顿时。

    云水韵像是蓝色的混天绫般,转眼间便是将秦岭缠绕。

    呼吸间。

    秦岭被云水韵包裹。

    云水韵在先天灵宝之中属于比较特殊的存在。

    她是一条小河,承受日月精华,自上古传承至今,化为先天灵宝。

    此刻以本体姿态,将秦岭缠绕,顿时有莫名爆发,试图渗透入秦岭之中,将雷刑与云千里搭救。

    “看不出来,落仙真人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

    秦九天说着,整个人的气息突然改变。

    感受到秦九天的气息,众人皆是面色大变!

    “王级灵压,王级气息,这秦九天竟然是王级强者!”

    众人惊愕,难以相信。

    好家伙。

    这秦九天竟然在隐藏实力,自始至终,谁都没有发现。

    “秦九天,你隐藏的很深啊!”

    雷刑这般开口说道。

    他作为暗部老大,对于许多信息的收集,颇为拿手。

    其中就有如今修仙界各家的王级强者名单,还有最近刚刚突破的超级妖孽名单。

    其中有霸皇,帝轩辕,叶无敌……

    各路妖孽全部都有,唯独没有这秦家圣子秦九天。

    以秦九天的天赋,其若是突破,怕是绝对不会是小天劫,绝对是能够轰动整个修仙界的大天劫。

    但是没有。

    作为落仙宗暗部老大,自然会时刻盯着秦家。

    没有。

    就算时刻盯着秦家,就算时刻盯着秦九天,也没有发现任何这家伙突破的痕迹。

    但是如今。

    其所展现出的气息与实力,的确就是王级强者没有错。

    难道……这家伙很早之前就已经突破,达到王级了啊?

    雷刑想到这里,在看秦九天,如看怪物。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秦九天,怕是比那无面还要像一个怪物啊!

    面对这样的秦九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是突然感觉自己被上的大山又重了几分。

    轰隆隆……

    大山震动,他感觉自己即将迎来死亡。

    这种感觉很强烈。

    嘎嘣……

    嘎嘣……

    嘎嘣……

    脆响不断传来,听在耳中,叫人头皮发麻。

    那一声声脆响,都是云千里与雷刑体内骨头被硬生生压断的声音。

    甚至。

    众人都能够看到,那从二者身体之中,支棱而出的骨头。

    骨头雪白,带有鲜红的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让他感觉到惊恐。

    雷刑与云千里已经是两个血人,看上去太过凄惨,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但是纵然如此,二者仍旧笔直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二者像是两根撑天的柱子,就这般站在那里。

    就算秦九天是王级强者,也无法让他们弯腰。

    “该死!”

    郑拓见此,当即爆粗口,咒骂出声。

    他全力催动云水韵,试图利用这先天灵宝,与那秦岭对抗。

    嗡!

    云水韵终于发挥出一些作用。

    同为先天灵宝,此刻被郑拓催动,云水韵爆发出比之前更为强大的力量。

    力量的暴涨,让云水韵更加强大。

    其开始化为一枚枚水滴,试图渗透入秦岭之中,拯救云千里与雷刑。

    轰隆隆……

    秦岭因为承受了巨大的侵袭而震动。

    同为先天灵宝,他自然不会轻易让云水韵进来救人。

    何况。

    还有秦九天掌控一切。

    “呵呵呵……我喜欢你们这种想要救人,却根本无从下手的样子,呵呵呵……有趣,有趣,真是有趣。”

    秦九天笑呵呵。

    仿佛此时此刻的此事,对他来说都是游戏罢了。

    他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他是在玩儿,怎么有趣,怎么好玩,怎么来。

    面对这样的云九天,落仙宗众人唯有无言的愤怒。

    但是愤怒又能怎样。

    这秦九天,比想象中强大太多太多。

    就算郑拓帮助云水韵增加实力,却仍旧难以撼动那秦岭分毫。

    嘎嘣……

    嘎嘣……

    嘎嘣……

    脆响不断传来,这标志着雷刑与云千里已经达到极限。

    在这种极限状态之下,二者随时随地,都可能身死。

    “呵呵呵……云阳子宗主,你是一个好宗主我要承认,但你绝对不是一个师兄,你连自己的师弟都无法保护,何谈保护整个落仙宗,要我说,你就是一个废物,呵呵呵……”

    秦九天试图激怒云阳子,让你法宝,让去失去理智。

    但是云阳子平静的可怕。

    云阳子已经这个岁数,他们什么没有经历过。

    这种局面虽然难以选择,但他知道,他已经做出选择。

    虽然这个选择对他来说无比痛苦,但他又有什么办法。

    人为什么要修仙,就是因为有的时候,人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而修仙能够获得强大的力量,拥有这强大的力量,便是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

    但在他还没有强大到横推一切之前,他仍旧是要被命运捉弄的可怜人。

    此时此刻。

    他就是在被命运所捉弄。

    两个选择,都是错误的选择。

    选择救两位师弟,那就等于出卖了整个落仙宗。

    落仙宗落入秦家手中,对于这群落仙宗弟子是无法接受的。

    这样,也就是中了这秦九天的圈套。

    如果救落仙宗弟子,那他这两位师弟雷刑与云千里,怕是必然会被斩杀。

    这是他的师弟,亲人一般的存在,他怎么舍得啊。

    所以说。

    两个都是错误的选择,既然都是错位的选择,似乎唯有沉默,才是正确的面对方式。

    他在想办法,穷尽一生的智慧在想解决之策。

    “无趣,无趣,真是无趣……”

    秦九天孩子心性。

    一会儿觉得好玩,开心的大笑不停。

    一会儿又觉得无趣,什么都不好玩。

    这云阳子沉默不语,着实让他感觉到什么是无趣。

    无法将这位落仙宗的掌舵者逼迫疯掉,逼迫发狂,他便是感觉无趣。

    “不愧是落仙宗的宗主,如此大事之前都还能沉得住气,厉害,厉害……”

    秦九天说着,转头看向云千里与雷刑。

    “嘿嘿嘿……”

    孩子心性的将目光瞄准了雷刑与云千里二者。

    既然在云阳子身上找不到乐趣,那就在这两位的身上寻找一些乐趣。

    他相信,这两个家伙的身上,肯定是有乐趣的。

    “嘿嘿嘿……云千里,雷刑,你们两人放心,我不会简简单单将你们斩杀的,因为那对我来说太过简单,却毫无乐趣可言,所以说……”

    秦九天嘿嘿一笑,身形一动,直接来到云千里身边。

    “云千里,曾经的绝顶妖孽,原本能够成为闪耀一个时代的神阳,如今却只有出窍期,我想,你肯定后悔死曾经做的事,对不对,我说的对不对。”

    秦九天言语中说着,他缓缓伸手,抓住了云千里的手臂,然后,就在所有人惊愕的眼中,轻轻一拽。

    撕拉……

    云千里的手臂被其生生扯断啊!

    “啊……”

    剧烈的疼痛,让云千里整个人痛苦的吼叫出声。

    作为一名修仙者,肉身被生生撕碎的这种感觉,着实有些恐怖。

    看在众人眼中,皆是怒火冲天。

    郑拓更是催动自身力量,疯狂补给云水韵,试图破除秦岭。

    “无用的,无用的,落仙真人,凭借你的手段,是万万打不开我这秦岭,将他们二者拯救的,除非你们落仙宗的落仙双剑归来,可惜,你们如今自己都不知道落仙双剑在什么地方,可惜,可惜啊!”

    秦九天笑呵呵,来到雷刑身边。

    “雷刑,暗部老大,落仙宗阴暗面的王,我相信,你肯定比云千里更能能忍耐吧。”

    秦九天出手,生生撤下雷刑的手臂。

    鲜血迸溅,染红大地。

    反倒是雷刑。

    他面容刚毅,没有任何表明。

    作为落仙宗暗部老大,他见识过太过所谓的人间地狱。

    他也曾承受过他人难以承受的疼痛。

    如今此刻。

    他看上去没有人表情,安静的望着此刻的秦九天。

    “无趣,无趣,你很是一个无趣的家伙。”

    秦九天见雷刑如此面无表情,像是一尊傀儡的样子,顿时感觉相当无趣。

    他还是转头,看向云千里。

    “还是云千里长老能够配合我,嘿嘿嘿……是不是,云千里长老!”

    秦九天出手,撕拉一声,将云千里的另一条手臂扯断。

    “呜……”

    云千里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这种疼痛,属实让人难以忍受。

    但是这次他没有出声,整个人咬牙切齿,坚持着没有吼叫。

    他知道。

    落仙宗数十万弟子在看着自己,其中有很多自己的徒弟。

    他云千里这么好面子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自己徒弟的面前如此丢人。

    云千里在这一刻,似乎找回来自己曾经的骄傲。

    他一声不吭,用一种有种你弄死我,你不弄死我,我将来必弄死你的眼神,望着面前的秦九天。

    “嘿嘿嘿……不错不错,我就说云千里长老很会配合我,我喜欢你的眼神,这种不服输的眼神属于强者,我虐杀强者,显然更加让人痛快才是。”

    秦九天说着,当即催动秦纹将云千里包裹。

    秦纹涌动,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之中,云千里那被硬生生扯断的两条手臂,竟然被秦九天修复完毕。

    如此一幕,众人不解。

    但这种不解,很快变成一种恐惧。

    因为在修复完云千里的手臂之后,秦九天直接出手,在度硬生生将那修复好的手臂扯断。

    这……

    众人皆是难以理解的看着如此一幕。

    他们望着那笑呵呵的秦九天,皆是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恐惧涌上心头。

    这秦九天究竟是怎样一个怪物啊!

    竟然做出这种事来。

    折磨云千里,扯掉云千里手臂,然后此刻,帮助云千里修复手臂,然后在扯掉……

    恶魔。

    恐怕也就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此时此刻的秦九天。

    这绝对是一个小恶魔,让人防不胜防,充满恐惧的小恶魔。

    这种存在,修仙界之中不是没有。

    但这是秦九天,秦家的王,秦家的宝贝。

    如此人物若是一个恶魔,那整个秦家怕是便是恶魔的巢穴。

    想到这里,众人不寒而栗。

    他们就竟在与什么样恐怖的家族合作。

    “呵呵呵……好玩,好玩,好玩,我喜欢你们脸上那惊恐的样子,来来来,在让我看看你们脸上那惊恐的样子。”

    秦九天出手,撤掉云千里另一条手臂。

    纵然云千里一声不吭,如雷刑一样,但是那种钻心的疼痛,让他眉头微皱,属实有些难以承受。

    且这秦九天像是个变态一样。

    开始重复刚刚的动作。

    他用自己的力量,强行帮助云千里修复己身,然后继续扯断其手臂。

    整个过程不断重复着。

    慢慢的。

    云千里竟然开始变得麻木。

    那种原本疼痛到骨子里的疼痛,他已经慢慢适应。

    但是就在已经适应后,突然这秦九天,竟然换了一种折磨方式。

    其没有在扯断他的手臂,若是用一柄仙剑,开始针对他身上所有疼痛敏感的位置,进行刺杀。

    噗嗤……

    仙剑刺入他的心脏。

    他是出窍期修仙者,肉身的心脏对他说,已经不是最为致命的地方。

    但是此刻被刺穿,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看上去即将时空陨落的样子,让所有人皆是心疼不已。

    噗嗤……

    仙剑刺入他的肩胛骨位置。

    剧烈的疼痛,让云千里整个人近乎崩溃。

    噗嗤……

    噗嗤……

    噗嗤……

    ……

    一柄柄仙剑刺来,将云千里扎成了一个刺猬。

    远远看去,场面甚是恐怖。

    “住手,住手,群九天,你住手!”

    红娘已经忍受不住这种折磨,她叫嚷出声,怒火冲天。

    云千里乃是她的师兄,亲人一般的存在。

    如今自己的亲人承受这种折磨,她如何能不愤怒,如何能不叫嚷出声,阻止对方。

    但是他的这种叫嚷,显然只会令秦九天更加兴奋。

    “呵呵呵……红娘,不要着急,很快就会轮到你,而对于你,我有新的,更加有趣的,更能让人记住的折磨方式,呵呵呵……”

    秦九天望着红娘,贪吃的舔了舔嘴唇。

    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

    原本以为只是一场无聊的斩首行动。

    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有趣。

    这落仙宗之人性格的刚毅程度,与其程度,简直超乎想象。

    对付这样的宗门,的确是一种充满乐趣的游戏。

    当然。

    他这样做的目的不仅仅是因为这很好玩。

    在有。

    他要利用如此手段,恐吓住落仙宗所有弟子。

    既然秦瑶姐的手段无用,那我就用我的数段来将这群家伙收复。

    让这数十万落仙宗弟子,尽皆成为我的仆从,将他们笼罩在自己圣子光辉之下,让他们臣服于我,这便是我秦九天的方式。

    呵呵呵……

    秦九天望着红娘。

    突然!

    嗡!

    “不好!”

    郑拓已经发现不对劲,但是已经晚了。

    云阳子红娘所在,有八阶阵法涌动,此刻突然出现,将云阳子等所有人落仙宗骨干人员,全部转移入秦九天的秦岭之中。

    “遭了!”

    见如此一幕,郑拓心中一动,暗道一声遭了。

    这秦九天的手段,当真让人难以捉摸。

    原本。

    云千里师叔受刑,被折磨,这都没有什么。

    作为修仙者,特别是强大的修仙者,谁还没有被折磨过,没有经历这种绝望。

    仅仅只是肉身上的折磨,这并不算什么。

    但是如此。

    秦九天在九叶青的帮助下,将云阳子师伯等人收入秦岭这种,这事情可就变得难以收拾了

    “呵呵呵……红娘,如何,你是要现在享受我送给你的折磨,还是稍等一会儿呢。”

    秦九天将目光对准了红娘。

    小小年纪,望着红娘的眼神,充满了难以描述的颜色。

    这种赤果果的眼神,明显不应出现在一位王级强者的身上。

    “秦九天,你好歹也是秦家圣子,身份高贵,此刻施展这般手段,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你,就不怕给你们秦家蒙羞。”

    红娘呛声说道。

    话语铿锵,并未因对方的手段有所畏惧。

    同为落仙宗初代妖孽,她红娘可不是吃素的。

    “红娘你说的似乎没有错。”

    秦九天笑呵呵的说道。

    “我是秦家圣子,身份高贵,我应该以秦家大局为重,以免事情传出去,被修仙界之人所耻笑,但是,谁又能知道呢。

    这里已经被我封锁,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我掌控,外界谁都不知道此地发生了什么。

    将你们干掉,将你们落仙宗数十万弟子收为仆从,谁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呢。”

    秦九天抬手,将红娘镇压当场。

    面对秦九天的出手,红娘周身红光闪烁,竟不被其所控制,看上去颇为玄奥。

    “咦?这是什么手段?”

    秦九天惊讶,自己的手段竟然无用,无法控制住红娘。

    这红娘像是游离于此地之外的存在。

    就算此刻在他这秦岭之中,其也是难以被捕捉的手段。

    通天法,这是红娘将通天法修行到极为高深的表现。

    如今的红娘,她以大手段将自己保护,不受外界干扰。

    细细品来,那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力量,有些因果的关系。

    通天法本身就是一种推演的法门,且是极为强大的法门。

    如果红娘之前有推演出自己这一幕,她或许能够利用法门,让自己躲过这一刻的受控。

    这种手段太过玄妙,红娘自己怕是都还没有运用成熟,所以她仅仅只能支撑一段时间,无法长久支撑。

    “落仙宗之人,果然都有一些特别之处。”

    秦九天见自己针对红娘没有任何效果,顿时感觉相当无趣。

    他转头,看向仍旧在被折磨的云千里,嘿嘿一笑。

    “还是云千里长老能够配合我,你啊,是我的玩具。”

    秦九天抬手打出一掌。

    嘭!

    云千里肉身当场爆炸。

    爆炸后的肉身原地,有云千里的元婴出现。

    那是一尊浑身散发着莹莹白光的元婴。

    此刻元婴被压制,云千里看上去颇为严肃。

    “折磨肉身什么的着实有些无趣,还是折磨元婴,来的更让人觉得有趣啊!”

    秦九天说着,便是欲要出手,针对云千里的肉身进行折磨。

    “秦九天,够了!”

    郑拓的声音十分平静的传来。

    听到郑拓的喊话,秦九天转头,看向郑拓。

    “落仙真人,不用着急,你也有份,待得我收拾完他们,便是你落仙真人,作为落仙宗的图腾,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

    秦九天笑呵呵的这般说道。

    这落仙真人作为落仙宗的图腾,他肯定是要折磨的。

    因为其好似图腾,所以折磨这家伙,可以让落仙宗那群天才妖孽的道心彻底崩坏。

    待得这群家伙的道心彻底崩坏,便是他出手,将这群家伙收入秦家之时。

    不过要慢慢来,因为他很享受此时此刻这种感觉。

    他修行多年,时至今日,才是感觉活着是真的有趣。

    “我说够了!”

    郑拓的声音仍旧十分冷静。

    但越是这种冷静的声音,越是让人感觉到郑拓的愤怒。

    “哦……落仙真人难道有手段,能够破除我的秦岭不成?”

    秦九天露出一副相当惊讶的样子。

    他期盼着,自己遇到更加有趣的事。

    这个落仙真人,看上去就一副很有趣的样子。

    郑拓望着此刻的秦九天,他很想展现出自己无面手中的各种大手段。

    但是他如果暴露无面的身份,那对整个落仙宗,必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因为无面整个身份的仇家太多。

    这秦家原本是掠夺者,如果自己无面的身份被发现,这秦家就变成了复仇。

    在这种情况下承认自己的身份,等于变相帮了秦家之人。

    郑拓竟一时间也陷入了到了两难的境地之中。

    在这两难的境地之中,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我来吧!”

    有声音出现,竟然是铁老。

    铁老面无表情,宛若一块陨铁,给人一种冰冷无情之感。

    但是此刻其出现,却给人一种无法言语的稳重与可靠。

    “铁老?”

    众人皆是望着这位老者。

    铁老在落仙宗的地位很特殊。

    铁老在落仙宗不显山不漏水,但是没有人不尊重铁老。

    一个是因为铁老看面相,就带着让人训中的气息。

    二来。

    铁老的行事风格,让人佩服。

    所以。

    这铁老此刻出现,说出这种话语,显然叫众人心中一动,不知道为何,就是感觉很有安全感。

    “铁老?”

    秦九天望着这位面容刚毅的老者。

    “老人家,这里是属于年轻人的舞台,已经不是属于你的年代,你不适合出现在这里的。”

    秦九天对铁老没有丝毫的尊重。

    他仍旧笑嘻嘻,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如此此刻这紧张的局面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面对秦九天所言,铁老的回应倒是很直接。

    其迈步,一步一步,走向秦九天。

    过程中,秦九天欲要在开口,嘲讽铁老几句。

    但是他望着铁老那刚毅的面容,竟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词语,说出合适的话来。

    铁老就这般来到秦岭山前。

    其缓缓抬手。

    嗡!

    有铁纹出现在其手中。

    铁老五指并拢,攥住铁纹,随后猛然挥舞,狠狠砸向秦岭。

    没有任何意外的碰撞。

    轰隆隆……

    秦岭震动,发出隆隆巨响。

    震动袭来,那秦岭竟然疯狂颤抖,眼看有被打碎的样子。

    不仅如此。

    秦岭为之骄傲的防御,竟然在铁老的铁拳之下,出现裂缝。

    “这是什么手段?”

    秦九天戏中一动。

    不知为何。

    他突然感觉自己的秦岭有些失控。

    这种情况前所未见,他自从掌控秦岭之后,便是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仿佛这铁老的手段,能够切断他与自己法宝之间的联系。

    不得不说。

    这种手段,着实有些可怕。

    秦九天心念一动,当即催动秦岭。

    嗡!

    秦岭爆发出一阵恐怖无比的波动。

    其为先天灵宝,岂能是任由他人摆布的存在。

    先天灵宝,法宝之中的绝顶存在。

    此刻在秦九天的催动之下,展现出来其极端恐怖的实力。

    在这种实力面前,云阳子等人显得是如此弱小。

    出窍期强者与王级强者的差距太过巨大,有鸿沟,难以愉悦。

    但是这对铁老无用。

    铁老的实力本身就有大王境,加上其为本体,实力相当强横。

    面对这秦岭的突然爆发,铁老稳如泰山,一双看上去有些消瘦的手掌,宛若钢铁一般稳固。

    铁老出拳,铁拳横空,爆裂开来。

    轰隆隆……

    秦岭震动,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恐怖的铁拳,被打的隆隆作响,难以自持。

    秦九天面色难看。

    这落仙宗之中究竟都是一些什么怪物。

    不过……

    我喜欢。

    秦九天脸上仍旧保持着笑容。

    他看上去兴奋无比,望着铁老,望着落仙真人,望着所有人。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铁老没有任何表情,铁拳不断挥出,震动之声不断传来。

    最后。

    在一阵剧烈的轰鸣之声中,秦岭这先天灵宝的防御,竟然被铁老硬生生轰开。

    秦岭防御被破,云水韵直接出手,将所有人拯救归来。

    同时。

    郑拓没有任何犹豫,一个闪身,杀向秦九天。

    

    http://www.cxinbz.com/zhegezhujiaomingminghenqiangqueyichangjinshen/21466018.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