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镇邪记 > 第23章 夫子庙中(6)

第23章 夫子庙中(6)

    这一着大出众人意料之外,权九爷与司马青衫都知道这窗外便是断崖,这镇邪匣一飞出去,便再无寻回的可能了。梁上传来咦的一声。相思师太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对沈冰雪说:“恩断义绝,还要这无情旧物何用?”

    权九爷道:“相思师太,贵堂内有老鼠存在,师太可要将他捉下来么?”

    司马青衫道:“这老鼠就在咱们头顶的梁上,一直不肯走,可讨厌得很。”

    沈冰雪闻言不由抬头而望,只见头顶横梁上果然现出一角衣襟在外。正欲说话,相思师太已先开口道:“佛堂之内,本是任世人来往的,由他去罢。”

    权九爷大声道:“尊敬的老鼠,你可听见了么?相思师太对你宽宏大量,你难道还有脸呆在上面么?”

    但过了良久,梁上却寂无声息,那现在外面的一片衣角也缩进去了。权九爷叹道:“唉,也难怪,有我这专与老鼠做对的猫在下面,老鼠怎敢下来?”但那只“老鼠”就是不受激,纹丝未动。

    便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呼叫:“公子,公子,你在哪里?”接着一名少年闯了进来,正是瓜儿。看见座中四人,道:“啊,沈姐姐,权九爷,司马爷,你们都在这里。师太,我公子可来过这里么?”

    相思师太认得是瓜儿,微微一笑,正欲说话,权九爷已开口道:“瓜儿,你可是找那位方公子么?不过我们这里没有方公子,只有一只大老鼠。”

    瓜儿奇道:“大老鼠,有多大?”

    权九爷道:“嗯,跟你差不多,比你还要大一点。”

    瓜儿道:“权九爷说笑话了,我不信。”

    权九爷道:“这大老鼠就在这屋内,你想不想见见?”

    瓜儿身子一缩,道:“在这屋内?”

    权九爷点了点头,抬头道:“老鼠先生。瓜儿来寻你了,你难道还不下来么?”

    瓜儿闪身缩在权九天背后,向梁上望去,望了一会,隐隐见到梁上似有一个人影,道:“公子,公子,是你在上面么?你快下来啦,瓜儿找得你好苦,跌了好几跤,手都跌破了。”

    这时梁上现出一个躯体,咚地一声跳了下来。沈冰雪一见到这人的面貌,顿时热血上冲,心头迷糊,既惊且喜,说不出话来。这人锦衣玉貌,俊美之极,不是方绶衣是谁?方绶衣身子一落地,即向相思师太等人拱手施礼:“师太,沈姑娘,权先生,司马兄,各位有请了。”她虽然被逼现身,狼狈不堪,脸上却无丝毫尴尬不安之状,坦坦然然地,倒象她的所作所为皆为光明磊落之事。

    权九爷道:“我道这只大老鼠是谁,原来是方大公子,可失礼得紧了。方公子,你爬到梁上去干嘛,难道是去捉老鼠么?”

    方绶衣道:“不错,我正是去捉老鼠。”

    权九爷一拍额头,道:“对对,爬梁原是方公子的拿手好戏。”

    方绶衣不再理他,道:“师太,方某失礼之处,请多多包涵。方某要告辞了。”说完拉着瓜儿的手就走。

    自方绶衣一跃下梁,沈冰雪目光就痴痴迷迷地追随着她,一听她说要走,一颗心不由地一沉,忽然瞥见方绶衣腰间掉下一物,忙抢上几步,将那物拾起,道:“方公子,你东西掉了。”看手中之物滑溜洁润,乃是一玉佩。

    方绶衣回过头来,道:“多谢了!”伸手来拿。但那手还未伸至,旁侧突然横伸过来一只手,轻轻拿去了玉佩。这只手速度并不快,但时间配得恰巧无误,沈冰雪明明见到这只手伸过来,却无法避开,只觉手上一空,玉佩已被取走。

    这人却是权九爷。他拿着玉佩翻来复去地瞧了一遍,脸上微有诧异之色,道:“方公子,这玉佩是你的?”

    方绶衣道:“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

    瓜儿也认出了这玉佩正是方绶衣经常挂在腰上的那块,当日方绶衣以玉佩击打窗户,惊走群盗的也是这块,道:“权爷,这玉佩确实是我家公子的,你还她罢。”

    权九爷道:“要还他的。方公子,你的父亲是谁?”

    方绶衣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难道想见宝起贼心?那我可告诉你,在我堂堂鲜衣怒马游天下方少侠面前,你可打错了算盘。”

    权九爷微微一笑,将玉佩递给方绶衣。

    忽然风声微作,相思师太伸手来拿权九爷手上玉佩。这一拿之势平平常常,但权九爷心中却是一凛,在这平平常常的一拿之中,竟然蕴含着上乘武功在内。权九天心念电转,手掌微微一沉。相思师太抓了个空,心中暗咦,目光如电射向权九爷,手已往下而抓。顷刻之间,两人连变数招,想思师太始终取不到玉佩。方、沈、瓜儿三人均瞧得莫名其妙,唯有司马青衫心中明白,在这不起眼的手掌移动翻转之间,两人已交换了上乘武学。

    权九爷脸上微笑,心中却是吃惊不小,没料到这小小相思院中的师太武学修为竟已达到极高的境界,跟自己虽还有距离,但相信武林之中,有她这般身手的寥寥无几,何况是女流之辈。念头转处,将玉佩轻轻往对方手上一送,两人掌缘相接,浑厚的内力顿时撞在一起。相思师太身形微微一震,手掌倏地弹了开去。权九爷微微一笑,垂下手臂。

    相思师太双掌合什,道:“居士不但禅学颇有造诣,武学竟也如此高深,贫尼钦佩之极。”

    权九爷还礼,道:“不敢。”

    相思师太点了点头,凑着屋外天光,细细察看手中玉佩,愈看目中疑色愈盛。方绶衣心中奇怪,与相思师太数度交往,可从未见她如此过,道:“师太,这玉佩本是不值钱之物,师太若喜欢,拿去便是。”

    相思师太摇了摇头,将玉佩递给方绶衣,道:“方公子,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你是江南富户之裔。”

    方绶衣道:“不错啊。师太有什么疑虑么?”

    相思师太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方绶衣道:“那咱们告辞了。”

    相思师太合什道:“两位走好,贫尼不送了。”

    方绶衣与瓜儿潇洒而出。沈冰雪望着两人背影,欲言又止。

    一见到了相思院外,方绶衣立即虎下脸来,道:“瓜儿,谁叫你来找我的?”

    瓜儿委屈道:“公子,瓜儿为了找你,可吃了不少苦。”

    方绶衣道:“我叫你别跟着我,就是不听话。”

    瓜儿道:“可是……可是公子若有个三长两短,瓜儿……瓜儿今后可怎么活?”说着说着,眼眶不禁红了。

    方绶衣道:“没出息。”

    瓜儿见方绶衣一直不停地走,道:“公子,你又要去哪里?”

    方绶衣道:“我不告诉你。”

    瓜儿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一定是去少林寺。”

    方绶衣道:“知道就好。这回你不许跟着我。我到了少林寺,你难道还怕我会被人害了?”

    瓜儿道:“瓜儿不敢。但是公子,我一定要跟着你。”

    方绶衣道:“不行!”

    瓜儿道:“我要跟着你!”两主仆争吵起来,一个就是不让跟,一个则无论如何都要跟定主人。两人越争越远,终于消失在密林之后。

    http://www.cxinbz.com/zhenxieji/1123247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