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织恶传 > 第4章 谷中琐事

第4章 谷中琐事

    次日,无双早早起床,随着无欢去到那几株桃树下,闭目修炼,其实无双也不懂究竟要如何修炼,只是看到别人,闭目养神一般,便也有样学样,闭目养神,虽然不得其法,但是早课完了,也觉得浑身神清气爽,很是受用。

    早课一完,无双便跟随着无悔,去到无悔的居所,习练穿花掌法。却说这众弟子中,穿花掌法造诣较深的还属花无悔,这也是那老者,要无悔传授无双穿花掌的意图。百草仙谷中最厉害的当是化生之术,穿花掌只是百草谷防身之术,旨在防身护体,而非杀伤。招数大多是以防身为主,其中只有少数几招,在伤敌自保,威力强大。

    却说那无悔虽只十五六岁般模样,却显露出不同于年纪的容貌与身姿,举手投足之间另有一种别样风情,尤其是那曼妙的身体和那双如水笼纱的眸子,还有不经意间露出的如玉似藕的玉臂,看的无双一阵阵的心痒难熬,陶醉在和煦的春风和无悔的婀娜的身姿之中。

    花无悔在无双面前演示穿花掌法,认真而专注,一套掌法演完,收势看向无双。只见无双,双目无神,神游太虚,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不禁脸色泛红。假装生气,厉声道:“无双,你在看什么?”

    花无双赶紧回过神来,尴尬的说道:“在看你啊。”

    花无悔大窘,凤目含嗔道:“我刚才如此认真的为你演示穿花掌法,你却神游太虚,起了邪念?”

    无双赶紧解释道:“无悔姐姐,你误会了,师父他老人家让我向你学习穿花掌法,而刚才你又向我演示穿花掌法,那我不看你,看谁呢?”

    花无悔被无双辩的哑口无言,恼怒的道:“那好,我问你,我刚才演示的穿花掌,你记住了几成?”

    无双很认真的道:“只有一两成。”

    花无悔听到无双答道只有一两成,很是生气,问道:“你不专心看,又怎么能记住呢?”

    无双可怜巴巴的道:“我已经很努力的去记了,可是你练的太快,我记住后面的,就又忘了前面的,这回你只要慢一点,我估计就能记住三四成了。”

    花无悔道:“哎,若是换做以前的你,这穿花掌法,何须我一遍遍演给你看,你只需看一眼便能全部记住,自从跌落悬崖之后,你不仅忘记以前的事情和所学的武功,难道连你的资质也全忘了吗?也罢,我再给你演示一遍,你这回可要看仔细了。”

    无双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说道:“一定,一定。”

    花无悔并没有看到无双眼中的那一抹狡黠,再一次舞动起那曼妙的身姿,认真的向无双演示着穿花掌法。无双阴谋得逞,继续认真的一览春色。花无悔猛然回头,看到无双一副猪哥表情看着自己,便知上当,大怒之下,一招‘分花拂柳’甩向无双,无双猛地回过神来,见无悔真的恼了,赶紧闪身避开。无悔念及无双新伤初愈,并没有真的下重手,所以无双才能从容避开。

    花无悔佯怒道:“你真不知羞,明明已经学会了,偏偏还要我再为你演示一遍。”

    无双心有余悸的道:“无悔姐姐,你莫发怒,我只是觉得姐姐演练起穿花掌法时很好看,所以才想让你再演示一遍,无非就是想再看看姐姐那仙子般的身姿。”

    要说前世中的李墨嘴皮子功夫可是一绝,每次犯了错误的时候,总能靠着这张嘴化险为夷。对于从未听过如此厚脸皮的赞美之词的无悔来说,自然是受用无比。无悔一听,怒气便消去了一半。

    无悔疑问道:“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还是从前的那个小师弟吗?”

    无双心想,当然不是了,你的那个小师弟已经死了,嘴上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之前是什么模样,但是我觉得,人活在世上,就要该哭的时候哭,该笑的时候笑,要不然活着多累啊。”

    无悔深思道:“你说的也有道理,相比以前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你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无双了,你现在是另外一个人。”

    无双不禁大惊,难道无悔已经看出了什么了吗?无双笑着说道:“那我应该是谁呢?”

    无悔看着无双,片刻之后笑着道:“你不是我的小师弟,你是后山的猴子精变得,所以才比以前的无双会说话,会夸人。呵,好你个妖怪,看我不把你打回原形。”

    无双的额头上不禁闪出三条黑线,心想难道这就是这个女人的思维吗?太跳跃了,我差点就跟不上。

    正在无悔和无双打闹之际,花无欢适时的出现,看着眼前神经大条的二人,咳嗽一声,打断了二人的纠缠,无悔看到无欢,脸色不禁红了起来。小声说道:“无欢师姐,你怎么来了?”

    花无欢调侃的说道:“我也不想来,是师父他老人家说,无悔和无双二人,一个姿色俏丽,一个血气方刚,日子久了,难免生情,你去给为师看看,别日后不察,生出来一院子的小无悔,小无双来。”

    花无悔听到这话,脸色发烫,背转过身去,说道:“五师姐,好坏,这般取笑我,我不要理你了。”

    无双道:“五师姐,别再说笑了,师父他老人家才不会说出这等为老不尊的话来,一定是别人取笑无欢师姐与无尘师兄的话,你就照搬在我二人身上来了。”

    花无欢笑道:“真是了不得,我突然发现,小师弟你自从摔下悬崖之后,人不禁摔聪明了,这嘴皮子也摔利索了。”

    看到无悔与无双二人的模样,花无欢道:“好了,不再捉弄你们两个了。我来是有正事要说的。无痴和无涯师弟回来了,师父让我通知你们二人去大厅议事,别的师兄弟们都去了,咱们也赶紧过去吧,看看这回无痴师弟又给我们带什么好玩的东西了。”

    花无欢和花无悔毕竟是少女心性,一听到有好玩的东西,便相互牵着手,蹦蹦跳跳的向大厅跑去。无双叹了口气,也跟了过去。

    进到大厅,只见大厅中,向南一面的墙上悬挂着一个英俊男子的画像,那画中男子面容昕丽,仪表堂堂,脸上透露出一股威严的气息,左手拿着一个药葫,右手拿着一把折扇,在男子的身后有一只梅花鹿,在低着头啃食着地下的青草。在那画像下方,无双的师父,神色和蔼的坐在檀木椅上。

    老者的下方,依次坐着花无瑕,花无名,和花无尘,厅中还有二人,站在厅中,左面那男子,一身水蓝色衣衫,额头系着一条绿色的发带,随着那一头的黑发垂在脑后,如刀削过的面庞,带着爽朗的笑容正和众人说笑着,而右边那个男子也一样的俊朗不凡,只是相较前者多了若许冷漠,正眼望去,虽然相貌颀丽,但是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花无悔看到后进来的无双,小声说道:“那左边系发带的便是我们的七师兄,花无痴,右边那个冷冰冰的就是六师兄,花无涯,你可要记好了。”

    无双感激的道:“多谢师姐提醒。”

    花无痴正跟众人聊得起劲,突然看见无双等人进来,忙转过身来,对着无欢说道:“哈哈,数日不见,无欢师姐和小师妹越发的光彩动人了,又变漂亮了许多。”

    花无悔含羞拂袖,坐到一边,花无欢则咯咯笑着说道:“好没脸皮,好话都叫你一人说完了,这次回来有没有给我们带好玩的东西?”

    花无痴神秘的说道:“先买个关子,一会散了,再告诉你。”说完看向无双,嬉笑着走上前来,说道:“呵呵,几天的功夫,无双的个子好像长高了许多。”说完还走上前来,站到无双面前,与无双比了比个子,神态亲昵无比,无痴的热情,让无双无所适从,一时不知如何回话。

    花无悔上前扯了扯无双的衣袖,无双回过神来,向无痴友善的一笑,挨着无悔坐下。那老者见众弟子都已到来,心情舒畅,环视众人一周后,向花无痴和花无涯问道:“此番你二人出谷,可将事情办好?”

    花无痴上前弯腰行礼之后,回道:“回师父的话,我跟师兄一出谷,便直接向蘅芜宫去,一路上也未曾急着赶路,沿途看了看四周美景,走了大约三日后便到了蘅芜宫山门前的星月湖,只见那蘅芜宫的星月湖前,青山碧水,好不美丽,那青山之上,绿草连茵一望无际,各色的小花,点缀其上,还有各种颜色的蝴蝶,翩翩飞舞,无涯师兄与我眼见如此美景,流连忘返,盘桓了半日。”众人听到无痴描绘的星月湖的景色,无不神色向往,好想自己也能够身处在此景之中。

    那老者抚了抚胡须,笑着说:“那星月湖确是一处美景不假,为师年少时路过星月湖,也为那里的景色所迷倒,盘桓了数日,才肯离去。日后你们下山游练,也定要去这星月湖,看看那里的美景。接下来如何,无痴你继续说来。”

    无痴喝了口茶继续说道:“等我和师兄到了星月湖边的清枫渡,却不见一艘载客的渡船,我一时心急,便大声喊叫船家,却无一艘船过来渡我,喊叫了快约半柱香功夫,也不见船来,心想可能刚刚渡过人去,还没折返,便坐在渡头的木板上等待,师兄嫌等着无聊,便咿咿呀呀的吹起了他的竹萧,说也奇怪,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女子撑着一尾小船,向我们驶了过来,渡我们过对岸去,却说那个女子,年纪也就跟我差不多大小,模样长得也还清丽,在船上一直让师兄咿咿呀呀的吹小曲给她听,还和师兄说说笑笑,聊得很是投缘。”

    花无痴正说的高兴,却冷不防被花无涯的竹萧,打了后脑一记,顿时咧嘴挠头,看向花无涯,却见花无涯的脸色冰到了极点,顿时发觉自己口误。众人看到了,不禁哄堂大笑,就连花无瑕也捂嘴偷偷的笑了起来。

    花无名笑着道:“无痴,这你却有所不知了,那星月湖的摆渡女子,渡的却是有缘人,而不是你这个青头小子。呵呵。”

    那老者也是满脸的笑意,挥挥手,示意花无痴继续说下去。花无痴摸了摸后脑,继续说道:“我与师兄渡过星月湖之后,行不过片刻便看到了蘅芜宫,待门前的弟子通传之后便有一小童,领我二人进得蘅芜宫的大殿。那蘅芜宫的大殿,比起我们百草谷的大厅可是气派了不知道多少。”

    老者抚了抚胡须道:“蘅芜宫以幻术为主修法术,与我们行医济世的百草谷,宗旨不一,幻术中有大量的法术讲究摄敌心魄,迷其心智,中术者轻者疯癫一世,重者立毙当场,威力强大,不容小觑。就连我们天香国的供奉殿中,蘅芜宫的弟子就有半数之多。所以历来蘅芜宫便被皇室所重视,对她们百般照顾,岂是我们百草谷所能比的上的。”

    花无痴愤愤地道:“不错,蘅芜宫世代受皇室庇佑,去她们门下拜师求道者多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就因如此所以她们门下的弟子傲气凌人,不可一世,让我和师兄在大厅中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人来接待我们。足足等了有一个多时辰,才过来一个穿紫衣服的少女,自称是蘅芜宫的第三代的首席弟子,说几位宫主诸事繁忙,无暇过来接见客人,就由她代为接见,我二人心想既然如此也就罢了,就将师父您交代给我们的事情转告与她,将‘惊梦之卷’交给她。

    我与师兄自认品行并无不端之处,却谁知那女子接过‘惊梦之卷’后,有心一试弟子的功力,与我眼神交汇之时,用上了邪功,当时我就感觉到头晕目眩,摇摇欲坠,好不难受,最后耳边传来了师兄咿咿呀呀的竹萧声,我才回过神来,犹自心惊不已。弟子学艺不精,出了谷去,给您老人家丢人了,请师父责罚。”说完,神情严肃的向着那老者跪了下来。

    花无涯道:“这次我们百草谷将那‘惊梦之卷’交还与蘅芜宫,非是等闲小事,本来依照旧训还差着三年,才能交还给她们,我百草谷此番本是慈悲之举,本想蘅芜宫理应感激答谢,却不想如此傲慢自大,全不将我二人放在眼中。还让师弟险些出丑,我二人此行为百草谷蒙羞,请师父责罚。”言罢也跪了下来。

    老者挥了挥手,对二人道:“起来,这事儿不怪你们,为师刚才已经说过了,蘅芜宫的法术,以摄人心魄为主,无痴你无防备的情况,中了幻术也无可厚非,不过听你所言,那女子的功力也可见一二了,你们也不要气馁,我们百草谷也有专门克制蘅芜宫的法术,只不过你们现在根基太浅,还不便学习。日后为师一定传授给你们。”

    众弟子齐声道:“多谢师父。”

    花无欢道:“师父,那‘惊梦之卷’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们要交给蘅芜宫呢?”

    老者慈祥的环顾众弟子一周后,说:“今日谷中也没什么琐事,为师便给你们讲讲这‘惊梦之卷’与我们百草谷的渊源。”众人一听有故事可以听,都纷纷竖起耳朵,安静聆听。

    http://www.cxinbz.com/zhiechuan/1099361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