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织恶传 > 第16章 日行一善

第16章 日行一善

    百草谷众人都没有赖床的毛病,所以天刚一亮众弟子便纷纷起了床。这皇城里的驿馆自然是比那些客栈酒肆舒适的多,众弟子各个神采奕奕,精神饱满。无双洗漱完下得楼来,见到众人早已在吃着早饭,赶忙寻位子坐下,环视一遭,却惟独不见无瑕等女子,便问无痴道:“二师姐她们人呢?还没起来么?”

    无痴夹了一个素菜丸子,放进自己嘴里,咕哝着说道:“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懒么,二师姐她们三个一大早便上街里采买天香节的东西去了。”

    无双心里想到,看来爱逛街这毛病,不管古今都是女人的通病,夹过一口菜边吃边道:“天香节还要买东西的么?那我们吃过饭也去街上买些回来吧!”

    无痴掉过头来,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无双。叹了口气,不再理他,继续吃饭。反倒是花无涯看不下去,对无双道:“看来,小师弟这失忆的毛病还没有好的利索。我便告诉你吧,这天香节是我们天香国特有的节日,每年一次,在这天里,年轻的女子们穿上新裁的衣裳,细心的装扮自己,并且还要为自己心爱的男子,亲手做一个荷包,在这天里送给这男子,假如男子接受了女子亲手做的荷包,便表示接受女子的爱意,愿意与这女子在一起。反之,则不然。这下你可懂了?”

    无双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那假如没有心怡的男子,该怎么办?”

    花无名接过话头来,道:“这个却也好办,假如心中没有心怡的男子,就将自己亲手做的荷包,系在树上,若是有缘,自有未收到荷包的男子,前去摘下。”

    无双随口说道:“这不就跟万人相亲大会一样么?”

    无痴听到,好奇地问道:“什么是万人相亲大会?”

    无双一时口误,忙道:“我说什么了吗?我什么也没说呀,吃饭,吃饭!”

    无痴瞪了无双一眼,道:“切,不说拉倒。”

    花清溪展开桌上的白巾,试了试嘴,道:“无名、无尘,拿上棋盘,与我房里来对弈一局,让为师验看一下你们的棋艺。”起身便一甩衣袖,上了楼去。

    花无名惨惨的应了声是,起身去楼上取棋具,显然与花清溪对弈对他来说,远没有饮酒来的爽快。花无尘面无表情,擦了擦嘴,也跟着无名上了楼去。

    无双见师父上了楼去,便对无痴道:“无痴师兄,所来无事,不如咱们也去街上走走,也好长长见识。”

    无痴听无双一说,心里也活络了起来,一双眼睛发出了贼光,放下筷子,道:“所见略同,我也正有此意。”但是无痴随即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了下来,伸手一摸自己的衣袖,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无双自然知道,无痴是在说自己没钱。无双对无痴一使眼色,二人心有灵犀的一起看向花无涯。

    花无涯看到二人炽热的目光,浑身一颤,道:“可别打我的主意,让师父知道,可有你们好受的,我可承担不起。”

    无双与无痴这对流氓二人组,忙靠前去,一左一右亲昵地搂住无涯的膀子,无痴道:“你不说,我不说,他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我们去去就来,又耽误不了多少时辰。”

    无双也跟风着道:“就是,我们不说,肯定不会有人知道,难得出来一次,好歹也得出去看看,你说是不是?”

    花无涯始终拗不过二人,最终妥协道:“那也行,但是咱们可得事先讲好,一会儿你们两个可得都听我的,否则一切免谈。”

    无痴见无涯松口,忙卖乖道:“那是自然,咱们三个数你最大,当然听你的话。”无涯眼见二人这幅模样,心也软了半截。不一会儿,三个人就如逃学的学生一样,偷偷溜出了驿馆。

    三个人径直上得街去,一路上看看这,摸摸那,就如同从未进过城的土鳖一副模样。却说这皇城的街上,当真也是热闹非凡,小贩们高声吆喝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络绎不绝;医馆,酒肆,赌档,茶楼,甚至妓院林立街旁,一副太平盛世光景,街上的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不一而足。红楼之上斜倚着栏杆的烟花女子,见到三个愣头青小子纷纷招手,挥摔着自己手中的香帕,把无双三人吓得拔足就跑。

    三人逛了一会儿,无痴眼尖,看见前面好多人围在一起,定是有什么热闹的事情,便拉着无涯和无双凑上前去。挤了半天,三人在周围一片骂骂咧咧声中,挤到了前面去。

    无双放眼一瞧,只见得人群中的一片空地上,跪着一位女子,这女子一声素孝,隐隐抽泣,身材瘦削,孝帽遮住了她的脸,看不清相貌。在那女子身后躺着一具尸体,用一帘草席就那么随意的卷着,看得好不凄凉,女子身前铺着一张白布,上面写着一片密密麻麻的小字。

    无痴暗骂一声晦气,就要拉着无双无涯离去,却听无涯道:“看这女子也当真可怜,不妨看看写些什么。”无双正有此意,便蹲下身,细心看去,好在这里的字与前世所学的并无太大差异,无双还是勉强能看懂的。无双看过之后,便已明白了个大概,不由心里想到,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的景象,竟然真的让自己遇到了。

    却道是那白布上写到,这女子姓秦,名唤素女,与她爹爹原本住在国香城外五十余里外的秦家寨,母亲早殁,父女二人相依为命,以采药为生,由于天香国年年给南离国进贡药品,所以这些采药人平日里辛苦采来的药材一多半都要上缴,只有一少部分可以留下自行贩卖,这中间又不知道让那些黑心的药商压榨了多少利润,还要负担那些苛捐杂税,日子很是清苦,只能勉强糊口。

    山里的药材越采越少,苦为生计,秦老汉只好往更加险峻的深山中去。就在三日前,秦老汉在深山里,千辛万苦寻到了一株百年的极品灵芝,父女二人高兴异常,本来考虑将那灵芝卖掉,能稍微缓和一下清苦的日子,前日里来到国香城里,寻了一家药铺准备将那灵芝卖出,谁曾想那药铺老板,竟然见利起了黑心,竟然反诬秦老汉,说这灵芝是自己药铺中的药材,秦老汉要偷了去,幸好被自己发现,要拿秦老汉去见官。

    秦老汉当然与那药铺老板理论,却不想药铺老板自知理亏,也不理会秦老汉,指使手下伙计,对秦老汉一顿拳打脚踢,素女上前与众人厮打,却又哪里是那些豺狼的对手。当下就被众伙计推到在地,又是一番拳脚打在秦老汉身上,秦老汉见女儿受辱,又气又急,加上平日里身体本就羸弱,一口气上不来,躺倒在地,众伙计一见秦老汉趴在地下不动了,都慌了神,看向那药店老板,那黑心的老板看到这一幕也是慌了神,但随即就镇定下来,大声说道:“这催命的倒霉鬼,平素里身体就有毛病,眼见事情败露,羞愧交加,一口气过去了,与你等无干,快快收拾干净门前,莫耽误了药铺的生意。”

    素女眼见自己的父亲,被众人活活打死。自己终究是一个女子,又能济得了什么事,只能用自己的外衣将父亲的尸身草草遮盖。有好心人告知素女,可前往衙门里告状,为自己讨要一个公道,素女咬咬牙,拖着自己父亲的尸身前往衙门里告状去了。自古云,衙门朝南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素女自是不知这个道理,却不想那药铺老板早就使了钱,打点好了一切。

    那官老爷看过状子,便叫仵作验尸,仵作验过尸身后,言道:“秦老汉身有顽疾,死亡原因是旧疾复发,与外伤无关。”素女大声喊冤,却无奈官老爷判药铺老板赔偿秦老汉丧葬费用,以此了事。那老板出了衙门之后,甩甩衣袖扔给素女几个铜板,转身离去。素女将那几个铜板扔还给他,无奈人地两生,只好卖身葬父,以尽孝道。

    无痴年轻气盛,看到此处,不禁怒火中烧,道:“天下竟还有这样事情,你将那人名字说与我听,我去为你讨回公道。”

    素女抬起头,看向无痴,见说话的人只是一个还未长胡子的愣头小子,随即摇了摇头,道:“多谢小哥好意,那人在国香城里,势力极大,你不是……”最后几字,声如蚊呐。无痴还是听懂了素女的意思。眼睛一瞪,大有你敢小瞧我的意思。

    只听身后人群,叽叽喳喳地议论道:

    “我知道这个事儿,据说那人是何大将军的小舅子。”

    “啊,这就难怪了,小姑娘只能怨自己的命不好了。”

    “啧啧,不知小姑娘出价多少啊?这么漂亮的女子,娶回家做个小妾也别有一番风味。”

    素女听得众人议论纷纷,只是悄悄的哭泣,无痴回过头去,瞪了那要娶人做妾的人一眼,那人立马吓的不敢做声。

    无痴对素女道:“你莫要害怕,我既然说要为你做主,便是真的有这份本事。绝不是空口说说而已。”

    素女回道:“多谢小哥好意了,小女子现在只想将父亲好好安葬,好尽了这最后一份孝心,关于小女子的事情,实在是不想再为公子招惹麻烦。”

    无双回过头来,看了无涯一眼,无涯叹了一口气,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叠银劵宝钞,抽出一张递与无双,无双微微一笑,又抽了一张。无涯张了张嘴,随即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随你去吧。”

    众人中有一个小丐,见到无涯掏出了那么厚的一叠宝钞,偷偷地看了无涯几眼,三人浑然不知。

    无双将宝钞递给素女,道:“这是两百两银子,你可以去这附近的银号去兑现,拿好银子,好好将你的父亲下葬,剩下些自己留着好好过日子吧。”

    素女颤抖地接过那两张纸来,双手颤抖,给三人磕了几个响头,道:“多谢恩公大恩,不知几位恩公姓名,素女来世当牛做马,也要回报几位大恩。”

    无涯道:“姓名你便不用知道了,只要有这份心思就够了。”言罢,便拉着无痴和无双消失在了人群中,素女望着几人离去的身影,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回去的路上,三人做了件善事,异常的高兴,正自顾叙话,浑然忘我。迎面而来一个小丐,与花无涯撞了个满怀,花无涯打了个趄趔,堪堪稳住身子,回过头去,低声斥道:“你走路不用眼睛么?”

    那小丐连忙道歉道:“对不住了,我一时愣神,冲撞了您,您多担待。”无双看那小丐,身材瘦小,不过十四五岁模样,头上扎着一个黑色的头巾,将头发束在里面,面目倒是挺英俊的,不过脸上黑一道,灰一道的,如同一只花猫一般。再看他一声衣服也是脏不拉几,好在还能蔽体,身后斜跨着一个小包,黑不溜秋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东西,看他那噤若寒蝉的模样,倒也属实可怜。无双便道:“下次走路注意些,碰到别人可有你一顿好打。”

    那小丐怯声道:“小子记住了,几位公子慢行。”便低下头,逃也似得走去。

    无涯生性爱洁,被那脏不拉几的小丐撞了个满怀,便下意识的去拍胸前衣襟的尘土,随即一愣,大叫一声:“不好,我的钱不见了。”

    http://www.cxinbz.com/zhiechuan/1117927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