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26 大闹天宫

第一卷 政和风云 26 大闹天宫

    “王卿家,你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官家面色不善的看着王革。

    王革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他还没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跟官家告罪一声,“官家,请容臣先了解一二。”

    “哼,”官家却不答话,只是冷哼一声。

    “方貌,开封府尹王革王大人已到,你可与王大人当面对质。”梁师成上前一步帮王革解了围。

    然后将手上的状纸递给了王革,这是之前方貌所写的状纸,在方貌申诉冤屈的时候,便有太监取了呈了上来,官家和他都已看过。

    “王大人,敢问我家少爷究竟是如何刺杀朝廷命官的?是用何种手段?在何时间?”

    王革看完状纸依旧一头雾水,因为状纸里并未具体说明案情,所以此时被方貌一顿质问,王革一个也答不上来,一时间只能哑口无言,愣在当场。

    “王卿家,人家问你话呢。”官家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催促了一句。

    “这……这……这……”王革脑门上冷汗直冒,结巴了几句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启禀官家,这事臣并不知情,可容臣先回去调查一番?”

    “哼!”官家此时越看王革越不顺眼,朕不知道容后调查吗?你问问看这里的万民答应吗?竟给朕干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朕怎么就任用了你们这帮酒囊饭袋?

    “王大人,还是在这里把事说清楚的好。”梁师成一看官家脸色,便猜到了官家心思。知道若是让王革下去调查,下面的万民就算不闹事,大宋的威仪今日便要折损在这里了。

    此时官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便是弃车保帅,无论如何,要保住大宋威仪,要保住自己的面皮,要给万民留下一个朕处事公道,维护公理正义的高大形象。

    王革都快哭了,心说这叫什么事?我才是最冤枉的,我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清楚,就让我说清楚,我怎么说清楚?

    “官家,这中间可能有些误会,我这就让他们放人。”王革无法,先想办法把这事糊弄过去再说,至于其他的,日后再说。

    “你就这么把人放了?那万一刺杀是真的呢?”官家有些看不下去了,这王革是怎么成为开封府尹的?朕当初是瞎了吗?居然找这么一个饭桶来做开封府尹。

    旁边梁师成早看出了问题,知道今天这事事关官家威严,事关大宋的威仪,已经不是简单糊弄过去就行了的,他此时就算跟王革没有交情,从官家的角度,他都不得不帮一把。

    于是他上前一步,开口道:“王大人,不如让人将那杨峥和主审的官员喊来,就在这明德门前当着官家的面,再审一遍,若当真有冤屈,自是为其平冤,若是证据确凿,也好给万民一个交代。”

    “对,对,梁大监说的对,就按梁大监说的办,臣这就去办。”王革点头如捣蒜,见官家点了头,王革赶忙转身下去安排。

    梁师成看着王革离开的身影,微不可查摇了摇头,这王革,也就到这了。

    “官家,您看,此事可否请刑部、御史台、大理寺三部官员来此,三堂会审,也好以示天下,官家您公平、公正、公开之名,扬我大宋之威仪?”等王革离开,梁师成又赶忙向官家建言道。

    官家闻言颇为满意的看了梁师成一眼,眼中带着赞许之色,心说还是小梁子会办事,深得朕心,微微颔首吐了一个字:“可。”

    梁师成赶忙安排太监去通传三部主官前来明德门。

    “方貌,你且稍安勿躁,官家已命人提调杨峥前来此处,又请刑部、御史台、大理寺的大人们前来此处,今日就在这明德门前,由官家监督,三堂会审。”

    “杨峥若是清白,大宋自是不会冤屈任何一个好人,若是当真证据确凿,大宋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你可有异议?”

    “草民叩谢大人,叩谢官家仁义,官家英明,官家威武。”

    “官家仁义,官家英明,官家威武。”

    “官家仁义,官家英明,官家威武。”

    “官家仁义,官家英明,官家威武。”

    明德门前的群众们听到这个消息也满是兴奋之情,好似获得了胜利一般,都跟着方貌朗声喊道。

    这一喊,倒是让城楼上的官家老怀大悦,这万民齐呼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竟然是如此的舒坦,这样的喊声以后还可以再多来一些嘛。

    官家看下面那些民众也顺眼了不少,这都是朕的子民啊,都是真心拥戴朕的啊,民心可用啊。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此时的开封府,已经乱了套。

    王革站在大堂上,看着下面少尹、判官、军曹站了一大排,张判官正在其中。

    “杨峥现在何处?速速于本官叫来。”

    下面众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茫然,只有张判官心中咯噔一下,有些不明白王大人为何会突然问起杨峥。

    “快点,没听到吗?你们谁抓了这个人?快去给我找,把人给我请来。”

    众官依旧有些莫名其妙,少尹小心的问道:“大人,却不知找这人何事?我等并未听过此人啊。”

    “何事,何事?掉脑袋的大事!”王革已经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你们谁抓的人?人现在在哪里?”

    听到掉脑袋的大事,众官齐齐缩了缩脖子,张判官更是背心冷汗直冒,他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你们聋了吗,让你们找人你们还不赶紧去,官家还在那等着呢,本官没工夫跟你们解释,先把人给我找到。”

    “大人,大牢里就关着一个人,是不是就是杨峥?”主管大牢的兵曹问了一句。

    “那你还愣着干嘛,等着我去带人吗?”

    那兵曹缩了缩脖子,转身出去提人了。

    “这个人是你们谁抓的?”王革面色此时已是怒火中烧,眼中满是怒火的看着剩下的手下官员,语气颇为严厉。

    众官回想打望,最终终于将目光齐齐的定格在了张判官身上。

    张判官双腿一软,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大……大人,下官……下官……也是为了……为了……大人您啊!”

    “为了我?我让你为了我,我让你为了我。”王革找到了正主,哪里还忍得住心中怒火,冲上前去便一脚将张判官踹倒在地,紧跟着一脚接一脚的朝张判官踹了过去。

    王革显然动了真怒,张判官接连挨了好几脚,身上一阵疼痛,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刮破,流出血来,可是却半点也不敢反抗。

    其余众官见张判官已是血流满面,赶忙冲上去拉住府尹大人。

    “大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有话好说?老子都快要被他害死了,还有话好说?”

    “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说出来我们也好想想办法。”

    王革知道光发脾气没有用,还是要解决问题,于是将自己之前明德门前的情况说了出来,请众手下想想办法。

    众手下听完也是一脸懵逼,这种事情还真是头回遇到。

    “张图,你为何要抓那杨峥啊?又是怎么栽赃陷害的?你速速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府尹大人正在气头上,少尹自是责无旁贷,先把事情屡清楚再说。

    不过少尹大人一句话便已经把事情定了性,显然这种事情他们也都没少干,所以根本没有半分怀疑。只是他们办这种事的时候一直也没遇到过什么麻烦,有硬茬子也提前了解料理了,却不知道这是哪里钻出来一个孙猴子,居然要大闹天宫,想把天捅个窟窿。

    “这……这……”张判官此时脸都肿了,但是依然不得不结结巴巴的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当然他自是做了些许美化。

    “下官也是此前见府尹大人心忧朱勔朱大人,所以这才想尽一份绵薄之力,将刺杀朱勔大人的元凶绳之以法。”

    “谁知道这杨峥,他……他不讲武德,年纪轻轻的,不知道耗子味汁……”

    “你……”王革听完张判官的话,心中倒是了然了几分,可是又气的不行,这张图真是个猪队友,你要做这事之前,不会提前查查那杨峥是个什么人?有什么家世背景?像这种硬茬子也是你敢惹的?

    “你做事不会动动脑子?你说你到底是咋想的?净干蠢事,饭桶!”王革口吐芬芳,朝着张判官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

    “大人,现在不是论罪的时候,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少尹拦住了王革,“方才衙差回来报信说,官家定了在明德门前三堂会审,那边已经去请刑部、御史台、大理寺的人了。”

    “哼,”少尹的话王革听进去了,“那你说说到底该怎么办?”

    “张图,你可有能定那杨峥罪的证据?”

    “下官派人去清溪县调查了,那里的百姓十个有九个都说人是杨峥杀的。”

    “你……你是猪脑子吗?你这判官是怎么坐上的?这种你管它娘的叫证据?”王革闻言再次暴起。

    “大人……大人……”少尹也是一脸无语,却不得不连忙上前安抚府尹大人。

    “这不是人证吗?”张判官怯懦的小声回了一句。

    “你!”这一下连少尹都听不下去了,“你住嘴,问你什么你答什么。”

    “是,是,是。”张图小鸡啄米,连连点头。

    “可还有其他证据?”

    “没……没了。”

    “你……”少尹都不由扶额,这张图当真是扶不起的猪队友,坑爹啊这是。

    在场其他判官也是互相看看,大气也不敢喘。

    “大人,也不是没有办法。”沉默片刻,少尹眼中寒芒一闪。

    “嗯?”王革听到有办法,立刻来了精神。

    “大人我们如此……这般……”

    “你是说……,好,就按你说的这么办!你速速去准备。”王革眼冒精光,“我先去明德门,稳住官家。”

    接下来开封府众官在少尹的指挥下,立刻行动起来,王革整了整衣冠,施施然的迈着步子朝明德门而去。

    http://www.cxinbz.com/zhongshengdasongzhigegejiuwo/2097932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