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55 杨志卖刀

第一卷 政和风云 55 杨志卖刀

    面对对方的这记杀招,杨峥自是知晓。

    因此,杨峥也不慌乱,只见他后撤半步,手中长枪也是猛的刺出,枪尖化作繁星,如同烟花一般在那汉子眼前炸开。这也是杨家枪法中的一个绝招,名为暴雨梨花。

    暴雨梨花与十面埋伏有些类似,又有些不同,一个是枪尖连点,爆出数点寒星,一个是枪出如龙,快如闪电,但其根本却都是一枪化作无数枪,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杀招。

    枪影撞上繁星,繁星消弭,枪影遁迹。

    只听一连串的炸响在两人之间响起,最终画面定格。

    只见杨峥和那汉子两人都保持着相同的姿势持枪而立,两人枪尖撞在一起,定在了原地。

    下一刻,只听一声闷响,两人手中长枪炸裂开来,化作一团木屑掉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

    “哈哈,痛快。”

    两人齐声仰天大笑,笑声持续了好半晌才停了下来。

    “兄台,府中已备好酒菜,可愿进府一叙?”杨峥枪法大进,心情颇好,抬手邀请道。

    “故所愿也,不敢请耳。”

    那汉子一抱拳,拾起自己的长刀跟着杨峥便踏入了天波府。

    “兄弟,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兄弟见谅。非是为兄有意刁难,只是看到这天波府三个字,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故方才有些失礼,还请兄弟见谅。”

    刚一入府,那汉子便拱手向杨峥致歉。

    杨峥摆了摆手,“兄长所为,我能理解,若是换了我与兄长易地而处,只怕我比兄长做的还要过分。方才多谢兄长手下留情,未尽全力,否则,只怕我不是兄长一合之敌。”

    “哪里那里,兄弟过谦了,咦?”那汉子突然有些惊讶的看着杨峥,“兄弟知道我是谁?”

    “哈哈,青面兽杨志之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杨志闻言先是脸上一阵欣喜,没想到自己的名号居然如此响亮,可是旋即又化为落寞,谁能想到自己会沦落至此呢?

    杨志的神情被杨峥看在眼里,却也不多说,只拉着杨志往府内走。

    得了吩咐的方貌早已将酒菜备好,杨峥拉着杨志坐下。

    “对了,兄弟是杨家哪一支?”

    杨峥自然明白杨志问的是什么,当下将他从宗谱看到的记载算了下,自己应是六郎延昭一脉。

    杨志恍然,这才说起,自己算是二郎延定一脉。

    当下两人又论了下代系,两人算是同辈,从杨老令公算起都是杨家第十代。

    接着杨志又询问了一番杨峥是如何重建这天波府的,杨峥便将自己初入汴京城的遭遇说了一番,杨志听了不慎唏嘘感慨。

    两人这一番攀谈,算是定下了亲戚关系,杨志毕竟年长,杨峥忙称一声兄长。

    “兄长,小弟表字再兴,兄长叫我再兴即可。”

    “我看兄长面有愁容,可是有何烦心事啊?”

    “哎。”杨志长叹一声,“再兴,为兄求你一件事。”

    “兄长但说就是,何用相求?只要是小弟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杨志将那柄一直不曾离身的长刀取了过来,小心的解开包裹在外的包布,露出磨得有些发白刀鞘。

    “再兴,这是杨老令公当年所用宝刀,愚兄无能,令宝刀蒙尘,如今贤弟既然重建天波府,愚兄便将此刀赠予贤弟,还望贤弟让此刀重现昔日荣光。”

    杨峥接过宝刀,抽出一看,刀身寒光闪烁,锋刃薄如蝉翼,吹毛可断,当真是一把好刀。

    不过杨峥看完却并未收下,而是重新将刀推还给了杨志。

    “此刀即是杨老令公所传,兄长还是好生留着,来日让他再饮辽血,以祭老令公在天之灵。”

    “这个……”杨志脸上现出纠结之色,半晌才有些犹豫的说道:“那……为兄将此刀卖于贤弟如何?”

    “嗯?”杨峥听到这句,才突然恍然,自己都认出杨志了,为何还把“杨志卖刀”这一茬给忘了。

    若是按照事件原本的发展来说,杨志是个不折不扣的倒霉蛋,明明武艺高强,不派他去上阵杀敌也就算了,却让他去押送什么花石纲。

    押送花石纲也就罢了,你说遇上个劫道的把花石纲丢了也还能追索回来,结果他却好,直接在黄河里翻了船,这上千斤的大石头,捞都没法捞。

    好容易疏通关系,攀上了太尉高俅的线,想要重新来过。结果谁想到,杨志到东京后,见到了太尉高俅,好生的恳求想要求个官复原职,却不想官没捞到,还被高俅赶了出来。

    再之后便是因为盘缠用尽,不得不变卖家传宝刀。却谁想卖刀又遇到泼皮牛二,堂堂名门之后,竟然被一个泼皮欺辱,当真是要多惨有多惨。

    最后还忍耐不住,光天化日之下,当街之上,一刀将牛二给宰了。

    这下算是摊上了官司,被发配充军大名府。

    要说杨志是水浒第一倒霉蛋,可是一点也不冤枉。

    然而杨峥所不知道的是,他觉得杨志是运气不好,所以踩导致了这一切。

    可是他若是真的有仔细看过水浒,便不难知道,杨志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其实都是他咎由自取。

    他之所以没有带兵打仗,不是因为没人用他,而是因为他当了逃兵。

    他是武举出身,官拜殿司制使,此前在西北军中效命。

    可是却在一次与西夏的交战中,当了逃兵。这才不得不回东京找门路。

    而之后他到大名府,得梁中书赏识,让他押解生辰纲,可是押解途中他刚愎自用,对下属非打即骂,苛刻严厉,被晁盖、吴用等人用计夺了生辰纲。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老老实实的带队回大名府,承认错误,梁中书也未必会拿他怎样。

    可是他干了什么?他又逃了,跑去梁山落草。

    而这还没完,这货上了梁山,在梁山出征方腊的时候,这货再次逃了。

    所以,也就是杨峥这个读书不仔细,还自诩自己读过很多历史,看过很多兵法,却都是一知半解的人,才会觉得杨志是个可怜的倒霉蛋。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性格决定命运,人生无常,有的时候,还真不一定是运气的原因。

    当然,此时的杨峥什么也不知道,他还觉得杨志这人只是时运不济。

    所以杨峥想起这段,再看杨志如今宝刀还在,脸上虽有困顿,但是应该还未到穷途末路的地步,那想来应是还没遇到牛二。

    所以按照推断,他觉得杨志现在很有可能是想要寻思门路,准备去找高俅,谋个出身。

    只是碰巧路过自家府上,正好看到自己在这重开天波府,所以心中不忿,这才上门挑衅,打上门来?

    杨峥觉得自己已经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兄长何出此言啊?兄长这是不拿我当自家兄弟。兄长若是有难处,直接开口就是,莫要提什么卖刀。”

    “这个……”杨志顿了顿,这才一脸不自然的将理由说了出来。

    杨峥这才知道原来事情果然和他知道的那样,杨志确实是来找高俅的,不同的是,杨志已经找过一次高俅了,结果却被高俅大骂了一顿,赶了出来。

    杨志此番本是想将祖传宝刀卖了,凑一笔银两,再去高俅那里疏通疏通,想来看在钱的面子上,高俅应该不会再这般不顾情面了吧。

    杨峥听了却撇了撇嘴,这高俅当真是见钱眼开。

    可是他哪里知道,高俅拒绝杨志的真正原因。

    杨志之前通过门路,寻到高俅那儿,高俅本来还挺开心,得一大将来投,他手下能奉承的不少,可要说真正能打的,一个也没有,这好不容易,来个有真材实料的,高俅自是大喜。

    当然高俅自也不是蠢人,还是找人查了查杨志的底。

    刚看杨志简历的时候,高俅一看,武举出身,不错,是个当将军的料,可是越往下看,越是恼火。

    你道为什么,原来高俅看到,杨志这丫是个逃兵啊。

    还是在西北战场上当了逃兵,这要来何用?再有武力也不能用啊。能跑第一次,就能跑第二、三、四、五……10086次。这谁敢用?

    所以高俅二话不说将杨志赶了出来。

    可是杨志却不这么想,他只以为是因为自己没有给高俅送银子,所以高俅不满,这才想着要将家传宝刀卖了,凑了银子,再去找高俅买个官。

    所以他跟杨峥说起,也只说是缺些银钱,对他当过逃兵的事,只字未提。

    一个明明知道,但是刻意隐瞒。

    一个自以为知道一切,所以也不刨根问题。

    于是,误会产生了。

    杨峥知道了杨志所说的实情之后,心里直摇头,这位兄长当真是可怜、可悲又可恨,当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可怜,是因为杨峥觉得,没有比他更倒霉的人了。

    可悲,则是杨志明明是忠烈之后,还是武举出身,一手好牌,却被他打烂了。

    可恨,则是都这样了还不自知,居然还想着要买·官贿爵,正是因为像杨志这样的人多了,才导致朝廷腐败之风日盛,贪腐成风,搞得乌烟瘴气。

    毕竟,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所以这把刀,我到底是该买呢?还是不该买呢?

    在杨峥期盼的眼光中,杨志陷入了沉思。

    http://www.cxinbz.com/zhongshengdasongzhigegejiuwo/2097935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