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60 不忠不孝

第一卷 政和风云 60 不忠不孝

    智清得了杨峥答复,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对杨峥又是亲近了几分。

    “廖居士他可还好?”

    杨峥心道,看来自家老师,这回倒是没有吹牛,还真是和智清交好。

    “家师身子健朗,每日里金石为伴,倒也逍遥快活。此番来京,家师还特意叮嘱小子前来代他拜见大师,只是小子初到汴京,便遭算计,所以还未曾来得及拜见,还请大师见谅。”

    “阿弥陀佛。”智清摆了摆手,听闻老友尚好,脸上浮现一丝怀念之色,“这些年也是苦了他了,当年他若是听老衲一句劝,也不至于走到今日这般田地,哎,不提也罢,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啊。”

    杨峥不由产生一丝好奇,“敢问大师,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家师对此一直讳莫如深,却不知大师可否为小子解惑?”

    智清叹了一口气,“这又有何可说道的,左右不过党争之故事,只是你老师他,性子过于刚强,原本也不至于泥潭深陷,自身难保,却……哎,你不见你那师公,东坡居士都被起复,可是你看看你老师他,哎……,也不知,过了这么些年,经历这么多事,他性子可有改改?阿弥陀佛。”

    智清一连叹了好几口气,脸上一脸的惋惜之色,杨峥不禁默然,想起自家师父那性子,爱吹牛皮,喜欢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主,也不由的摇了摇头。

    见杨峥这番变现,智清已是知道自己这位老友,这些年来,却是从未变过,不禁为他感到惋惜。

    “你老师他……,也罢,杨居士,你日后不妨多来我这走动走动,若是有什么困难,你皆可告知于我,老衲虽然能力一般,但是只要进了我大相国寺,老衲还是能庇护你一二。”

    杨峥闻言,不觉感慨,看来老师的面子还是有些用处,只凭一封手书,便能让智清大师卖这么大一个人情,承诺庇护,这绝非一般交情可比,看来自己倒是沾了自家老师的光了。

    “多谢大师。”

    “应该的,杨居士莫要客气。”

    “师伯,妙常此来是有事相求,还请师伯相助。”

    陈岚见杨峥和智清的事说完了,气氛陷入沉默,一大一小两人相对长吁短叹,不由出声打破了气氛。

    “哦?妙常你有何事?还需老衲出面的啊?”智清奇道。

    “还不是……我师父她,”陈岚说到这看了杨峥一眼,杨峥被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那日我请求师父为我剃度出家,我师父却说我尘缘未了,坚持不给我剃度。还将我赶出了慈云庵,让我回家。”

    “师伯,你去劝劝我师父,妙常自幼修行,一心向佛,你也是知道的。”陈岚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副小女儿撒娇之态。

    杨峥面色古怪的看了看陈岚,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不过他倒是终于明白了,为何今日陈轩会和他再提婚事,为何他会见到陈岚这般俗家打扮,为何陈岚今日会对他没有一口拒绝。

    不过,现在看起来,陈岚是一心出家的,他虽然对陈岚有些好感,馋人家的身子,但是也不至于真的就到了情根深种、无法自拔的地步,所以,对于陈岚的选择,他听之任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未婚妻要出家,随它去吧。

    智清看了看陈岚,又看了看杨峥,似乎有些回过味来。

    “妙常啊,这事非是师伯不帮你,你师父说的对,你还年轻,未曾尝过这红尘滋味,又如何当真静得下心来修行?你且去红尘中历练历练,等到你遍历千帆,若还有此坚韧之心,再来出家也不迟。”

    陈岚显然没将智清的话听进去,摇了摇头,“师伯,妙常心志坚定,此生惟愿青灯古佛长伴,并不想历经什么红尘,还望师伯成全。”

    “哎,阿弥陀佛,痴儿啊。”智清似乎早已料到陈岚会这么说,“你与你那智深师叔一样性子,都是痴妄。”

    “妙常如何能跟智深师叔一般?”陈岚有些不解。

    “妙常啊,老衲给你讲个故事吧。”

    “话说五台山有位禅师收了一沙弥为徒,年甫三岁。居住在五台山最高处,师徒在山顶修行,从来不曾下过山。”

    “这一修行便是十余年,这一日,禅师同弟子下山。”

    “沙弥见牛马鸡犬,皆不认识,于是禅师指而告之曰:‘此牛也,可以耕田;此马也,可以骑;此鸡、犬也,可以报晓,可以守门。’沙弥闻言点头记下。”

    “少顷,一妙龄女子走过,沙弥惊问禅师:‘此又是何物?’”

    “禅师怕徒弟动心,便正色告之曰:‘此名老虎,人近之者,必遭咬死,尸骨无存。’”

    “沙弥听后再次记下。”

    “等到晚间回山,禅师问沙弥:‘汝今日在山下所见之物,可有记在心上了的?’”

    “沙弥答曰:‘一切事物我都不想,只想那吃人的老虎,心上总觉舍他不得。’”

    “噗嗤。”智清还没说完,杨峥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大师见谅,小子实在没忍住。”

    “看来居士是有所得了。”智清脸色平静,也不见责怪之色,只是抬眼看了陈岚一眼,见陈岚皱着眉头一副苦思冥想之状,智清摇了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居士既然明白了,不如指点我这位师侄一二。”

    陈岚眼带迷茫的转头看向杨峥。

    杨峥咧了咧嘴,“额,这个,这个……”

    这故事明显就是后世哪个经典歌曲《山下的女人是老虎》的故事版嘛。

    杨峥一时间有些犯难,难道跟陈岚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然后跟她唱: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待: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走过了一村又一寨,小和尚暗思揣:

    “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样还挺可爱?”

    老和尚悄悄告徒弟:这样的老虎最呀最厉害!

    小和尚吓得赶紧跑,“师傅呀呀呀呀呀,坏坏坏, 老虎已闯进我的心里来心里来!

    咳咳,杨峥甩了甩脑袋,面色一正,说道:“大师的意思是,红尘中有许多事需要你自己用心去体悟,否则终究无法明了世间道理,到头来不过是空耗岁月,即便佛经读的再多,佛法学的再深,却也难有存进。”

    “正所谓,身在红尘心似客,佛在心中经满腹。”

    陈岚眼中闪过一丝迷惑,依旧有些不太明白。

    “身在红尘心似客,佛在心中经满腹?”陈岚默默的念叨着。

    “阿弥陀佛。”倒是智清大师看了一眼杨峥,颇为赞许的说道:“杨施主这般悟性,若来修禅,必能得无上大道,廖居士能收得你这样的弟子,当真是他的福气呀。”

    “杨施主看来与我佛有缘啊。”

    一听这话,杨峥不由打了个激灵。

    上一个这么说的人,见人便度化,那人叫做须菩提。

    杨峥可不像当什么和尚,见智清这么说,不由身子往后靠了靠,离智清远一点。

    陈岚却依旧皱着眉头,仍然沉浸在老虎之中。

    杨峥和智清见此,默契的对看一眼,也不打扰,两人自顾自的聊了起来。

    “为何女人是老虎?”

    就在杨峥和智清相谈甚欢的时候,陈岚冷不丁的插进来一句。

    “这……”

    杨峥和智清有些哑然,不知该如何解释,因为陈岚就是女人,所以她无法理解也是正常,可是你要是换做男人是老虎,却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阿弥陀佛,妙常,有些东西,需要经历和体悟,这边是你师父不予你剃度的原因,你自幼长在慈云庵,未染红尘,许多事,还需历练,如此方能精进佛法修为,我佛门将出世入世,你未入世如何出世?你可明白了?”

    陈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多谢师伯指点。”

    杨峥和陈岚又与智清大师攀谈了一会,这才准备告辞出来,临出门前,智清大师对杨峥说道:“我与你老师也是多年好友,你平日里若是无事,不妨常来这里走动走动,大相国寺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智清对杨峥更加亲近了三分,看的一旁的陈岚一阵无语,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了一股难明的感觉。

    往常智清师伯都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呀,为何杨峥来了,一切就都变了呢?莫非这就是红尘的滋味吗?

    宝宝心里苦,宝宝委屈。

    杨峥哪里知道陈岚的这番心理变化,他看智清老和尚的眼神,就觉得对自己充满了恶意,一副想要把自己拐回家,让自己跟着他出家当和尚的架势,杨峥心中满是抗拒。

    杨峥哪里会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去当什么和尚?就算你有一座大相国寺给我继承,我也不干。我杨峥是那样的人吗?我又没拿什么霸道和尚爱上我这种偶像剧的剧本。

    我满腹经纶,苦修武艺,为的不就是出仕报国,出将入相吗?这老和尚居然要阻我拳拳报国之心,是为不忠。

    我娘盼着我早日娶妻生子,这老和尚却要断我杨家香火,是为不孝。

    这老和尚要让我不忠不孝?心思大大滴坏呀。看来这大相国寺以后还是能不来就不来的好。

    智清若是知道自己的表现让杨峥起了这番心思,也不知会不会哭死。

    http://www.cxinbz.com/zhongshengdasongzhigegejiuwo/2097935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