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85 佛门盛会

第一卷 政和风云 85 佛门盛会

    来人寒芝自是认识,道号冲灵,俗名林灵素,虽然并非王老志的亲传弟子,但是道门一家,按辈分算与冲隐处士王仔昔和她师父冲妙真君虞仙姑同辈,算是他们的师弟。

    “你师祖他如今这般样子,我又如何能不来?”林灵素叹了口气。

    寒芝闻言又想起师祖那般惨状,不禁默然。

    院中一片沉默,终于还是林灵素打破了沉默。

    “今日万胜门外的事,你知道了吧。”

    万胜门便是汴京城的西门,因得胜班师回朝的禁军,常从此处入城而得名。

    寒芝一愣,知道林灵素说的是今日佛门,做的那一场盛事,不觉点了点头。

    “寒芝,你怎么看?”

    寒芝又想起此前跟师伯王仔昔的对话,虽然心头不认可,但是此时林灵素问起,寒芝不知其何意,所以摇了摇头,看向林灵素:“师叔以为呢?”

    林灵素见寒芝这般反应,不觉嗤笑一声,“看来师兄定是与你说什么盛极而衰,交代你莫要多做了吧。”

    寒芝有些讶异的看向林灵素。

    “如今你师祖受了重创,佛门这明显是得了消息,想要做过一场,与我道门争一争高下。这都被人欺上头来了,若是不予反击,日后我道门如何在大宋立足?也就师兄他抱着清静无为,万物不争的心态。”

    “可是他也不想想,若是不争,我道门何来今日之局面?若是不争,寒芝你这些年来做的这么多努力,岂不都是白费?”

    “你可知二十年前,那慧海为何要弄什么西行取经之事?”

    “不过是因为他棋差一招,在上一轮道门与佛门的争斗中,被你师祖胜了,落了下风,他想要寻求机会,扳回一局罢了。只是没想到这慧海当真能够隐忍,这一局居然藏了二十年才发动。”

    “今日万胜门外这一场,不过是这一轮争锋开始的信号而已。”

    听到这般密辛,寒芝有些惊讶,有些不解的看向林灵素:“师叔,需要我做什么?”

    林灵素闻言,微微一笑,知道自己的话起了效果,自家这个聪慧的师侄已是听进去了。

    林灵素也不端着,凑过去,小声的与寒芝耳语几句。

    寒芝一边听着林灵素的安排一边点头。

    ……

    两日后。

    坊间传出消息,观妙明真洞微先生王老志为突破境界,决意闭死关修行,向官家请辞。官家百般劝解,却都被王老志婉拒。

    官家无法,只得同意王老志所请,准了王老志的请辞。

    不过官家心中放不下,进封王老志的首席大弟子,王仔昔为“通妙先生”,接掌王老志之职,将太平观擢升太平宫,赐予王仔昔作为修行道场,并另赐下各类道家珍宝法器。

    这一消息对普通百姓来说并没有太多感觉,可是却在朝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尤其是一些知道内情的,一时间都各怀心思。

    可还没等这一消息被消化,紧接着大相国寺便放出风来,西行归来的智苦大师,将于七日后在大相国寺开坛讲法,向众生讲经,弘扬大乘佛法,普惠世人。让佛门的光,照在这汴京城的大地上。

    与上一条消息相比,这条消息的反响却截然相反,朝中文武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可是汴京城中的百姓却激动不已,尤其是一些那日参与了前去迎接智苦的百姓。

    一个个都激动不已,恨不得现在就去大相国寺门口排队等候。就仿佛那是什么灵丹妙药,听了智苦传法便能药到病除,陈疴尽去,增长寿元,而晚去一步,板蓝根、莲花清瘟就要卖完了一般。

    ……

    听到消息的时候,杨峥心头一动,没想到前几日见过的冲隐真人王仔昔,这么快便接掌了其师之职。

    “大哥,你听说了吗?智苦大师七日后开坛讲法,你定要与我同去,一起聆听智苦大师的教诲。”

    而张浚这两日都在拉着杨峥,在说智苦的事,说的杨峥不胜其烦。

    杨峥心道,这智苦大师的魅力也太大了,就这么一个消失了二十年的人,居然能让人如此痴迷,当真是不可思议。

    尤其是如张浚这般,要知道二十年前,张浚可还没有出生呢,不可能听说过智苦的名号,却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影响的。

    所以这大概就是顶流了吧,这就是偶像的魅力啊,过几日还要开专场演唱会,哦不,开坛讲法,乖乖,这智苦大师不一般啊。

    不过这些跟杨峥关系不大,他不怎么放在心上,要不是张浚非要拉着他去,他一点也不关心此事,根本不想去什么法会。

    法会什么的有什么意思,是飞鹰走狗的少爷生活不舒坦吗?还是在家里虐菜它不香吗?

    不过世事无绝对,有时候,打脸来的总是如此之快。

    “不知殿下深夜召学生前来所谓何事?”

    杨峥一脸懵逼的看着坐在上首的太子赵桓。

    “再兴,你来了。”赵桓从沉思中醒过神来。

    “再兴,找你来,是有一事想让你帮孤参详参详。”

    杨峥垂首,等着赵桓继续说下去。

    “今日父皇召孤前去,让孤去参加七日后,大相国寺智苦大师召开的法会,可是你知道,父皇他崇尚道法,如今却让我去参加佛会,父王这到底是何用意?”

    赵桓搓着手不停的来回走动。

    嗯?杨峥消化着赵桓的话,也不由生出了疑惑,官家这番迷惑行为到底有什么深意?

    是为了平衡佛道?还是要释放什么信号?一时间杨峥也有些弄不明白。

    “学生以为,陛下大概是想让殿下向佛门示好,好让佛门不至于以为自己受了冷落,陛下崇道,今日再次册封了道门,自是不好露面,因此只好由殿下您出面安抚了。”

    赵桓想了想点了点头。

    “那再兴你以为,孤该去?”

    “去,必须去,还得大张旗鼓的去。”

    “好,既如此,再兴你到时陪孤走一趟吧。”

    呃,好吧,真香。

    ……

    七日后。

    大相国寺外。

    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锣鼓喧天,鞭爆齐鸣。

    排队来听智苦大师传法的人群,由山门处已经排到了御街之上,又沿着御街一路排到了朱雀门。

    光是这队伍的壮观程度,便远超过往,甚至比那日万胜门外迎接智苦,更为庞大。

    “师兄,今日便是我佛门振兴的开始。我要这‘资圣熏风’重现汴京。”

    智苦站在大相国寺资圣阁上,俯瞰着大相国寺,寺里寺外挤满的人群,心中舒畅,豪情万丈。

    资圣阁乃是大相国寺中最高的建筑,资圣阁是一座佛塔,塔高十余丈,共有六层,用以存放大相国寺历代高僧之舍利。站在资圣阁最顶层,可俯瞰汴京城,将汴京城南城尽收眼底。

    资圣阁原名排云阁,咸平五年(公元1002年),真宗为排云阁赐名资圣阁,寓意资助圣政之意。

    因为真宗赐名之故,大相国寺一时间香火旺盛,使得资圣阁内外香烟缭绕,远远望去,仿佛于云山雾海之间一般,被称为“资圣熏风”,乃是当时汴京城有名的盛景之一。

    只是这些年来,大相国寺的香火大不如前,很难再看到这般景象。

    “阿弥陀佛。”与智苦站在一起的智清低唱佛号,面色平淡,对智苦的话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蹬蹬蹬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师父,师叔,太子殿下来了。”德方小跑着冲上了资圣阁阁顶。

    “哈哈哈,好好好,师兄,你看,我佛门离大兴不远矣。”

    智苦意气风发,也不等智清回话,便催促德方。

    “德方,前头带路,速速与我前去恭迎太子殿下。”

    德方看了眼师父智清,见其点头,便转身引着智苦下了资圣阁。

    而此时大相国寺的山门外。

    杨峥正瞪着眼前,身着一身湖绿色淡雅长裙,以轻纱遮面的女子。

    “杨公子你这是什么眼神?”

    “咳,”杨峥收回目光,面色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是在下唐突了,只是没想到,小姐也对着法会感兴趣,还请师师小姐莫怪。”

    此时站在他对面的正是风月醉花楼的头牌李师师。

    李师师星眸一翻,白了杨峥一眼,“怎么?许你杨公子来的,就不许我来的?还不许人家信佛了?杨公子未免有些太过霸道了吧。”

    杨峥被李师师挤兑的无言以对。

    心里却在大吼,你以为我想来?要不是……

    杨峥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太子赵桓和另一边的张浚,心头一阵悲苦。

    “见过师师小姐。”

    倒是赵桓,上前恭敬的对李师师行了个礼。

    不行礼不行啊,这可是他老爹给他找的后妈,虽然没有公布,咱可以当做不知,但是老爹的面子不能不给啊。

    尤其是上次他去风月醉花楼的事,被老爹知道后,老爹旁敲侧击的暗暗警告了他一番。

    所以此时,赵桓对李师师心中不敢有半分轻慢之心,把自己姿态放得很低,毕竟他真的有皇位要继承啊。

    李师师倒是被赵桓这般正经,搞的一愣,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向赵桓回礼。

    赵桓拽了拽杨峥衣袖,然后朝杨峥使了个眼色。

    杨峥心中憋屈,但此时也只能忍着,恭敬的朝李师师行了个礼。

    李师师见杨峥这幅吃瘪的样子,不觉嬉笑一声,顿时心情大好。

    http://www.cxinbz.com/zhongshengdasongzhigegejiuwo/2097938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