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88 智清上门

第一卷 政和风云 88 智清上门

    不管杨峥心中如何腹诽,赵桓都热切的将智清请进府中,奉为上宾,让人沏茶倒水,搞得智清都有些受宠若惊。

    殿下,我小诸葛杨峥站在着这么久了,巴巴的说了半天,嘴都说干了,也没见你上茶,这……

    所以,爱真的会消失,对吗?

    “殿下,贫僧此来是为了今日白天,贫僧师弟智苦之事,来向殿下道歉的。”

    在赵桓的热情中,智清终于找到机会,说出了今日的来意。

    “道歉?”赵桓有些不解。

    “智苦师弟他,今日讲法之后未及向殿下请示,便匆匆离开,着实有些失礼,贫僧在此替他向殿下道歉赔罪,还请殿下谅解。”

    智清原本是为了今日李师师砸场子的事,来试探情况的,看看到底是不是官家对佛门有意见。

    这事智苦不好出面,只能催着他来了,原本他并不想来,可是智苦百般劝说,更是牵扯上整个佛门,由不得智清不重视。

    不得已,智清只能亲自出来打探,今日能够知道官家心意的有两人,一个李师师,一个太子。

    去问李师师?自是不可能的,一来人家明显来砸场子,去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二来总不能让他堂堂佛门宗师,大相国寺主持,去青楼吧。

    那明日这汴京城中就会传遍他智清逛青楼的风流韵事,让他颜面往哪搁?让大相国寺百年清誉往哪放?

    所以智清只能硬着头皮,来太子府上打探,却不想这剧本,似乎有些不对啊?

    虽然不知道赵桓为何对他如此热情,但是智清也不傻,于是将自己原本的想法压下,以退为进,随口找了个理由,来试探赵桓。

    “诶,大师说哪里说,像智苦大师这般有道高僧,孤能得闻智苦大师传法,已是莫大荣幸。再说智苦大师今日说了众生平等,孤与大师都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又何来失礼一说?大师你将孤当做什么人?大师你着相了。”

    “阿弥陀佛,确实是贫僧想多了,殿下竟然想到了这个,看来殿下慧根深重,果是与我佛有缘。”

    杨峥看着这两个仿佛上了《情商》这门课,情商水平大增的人,在这里一番有来有回的商业互吹,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角。

    看来这智清大师也不是什么老实人啊,亏了我还当你是个有道高僧,果然人不可貌相。

    难怪就自家老师廖正一,那情商感人,性子古怪的人,能和这位智清大师成为至交好友,看来都是这位智清大师的功劳啊。

    “殿下今日能够亲临法会,我大相国寺当真是蓬荜生辉,想当初,这般景象还得是先帝在位的时候,也不知何时,我大相国寺还能再现当年的资圣熏风的盛景。”

    来了来了,智清的试探来了,忆当年,畅未来。

    杨峥微微挑眉,看向了赵桓。

    赵桓此时也正好朝杨峥看来,两人目光相触,顿时都读懂了对方的想法。

    赵桓这才开口道:“大师说哪里话,佛门一向普度众生,为我大宋分忧解难,如今香火虽然不及往日,但来日方长嘛。”

    智清闻言,眼中一亮,“借殿下吉言,日后还望殿下多来大相国寺转转。”

    “好说,好说。”

    智清得了满意的答案,心里松了口气,仿佛这才看到杨峥一般,略作惊讶的说道:“咦,再兴,你也在这。”

    杨峥翻了个白眼,方才你进门,我和太子一起去迎接的你,你能没看见我?搞得好像才发现我一般,合着你眼里没我呗。

    “见过智清大师。”

    腹诽归腹诽,面子还得给。

    “再兴,上次与你说的事,你可考虑好了?”

    (´`;)?

    什么事?考虑什么?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殿下,再兴的师父与老衲是至交好友,老衲一直拿再兴当自家子侄看待,而且再兴他颇具慧根,老衲一直想要将衣钵相传于他,所以此前便问过再兴,可愿拜入我门下,成为老衲入室弟子。”

    智清向赵桓解释道。

    (╬◣д◢)

    老和尚虽然你说的话每个字都没错,可是怎么听起来这么不对?我什么就拜入你的门下了?

    我放着大好的人生不享受,去当和尚?我疯了,还是你疯了?你这想要跟太子套近乎,不要套到小爷头上来。

    “哦?还有此事?”赵桓顿时来了兴趣,看向杨峥。

    “大师说笑了,杨某身负重振杨家的重任,杨家未复前,不敢有其他想法。”

    “再兴谬已,百年前,你杨家祖上五郎杨延德,便在我佛门五台山落发为僧,就连我舞台上上的武僧,都是五郎一手建立。再兴想要重振杨家,于此并无冲突。”

    “更何况,妙常亦在我佛门慈云庵长大,你若有疑虑,亦可如妙常一般,入我门下,带发修行。”

    杨峥心中恼火,却发作不得,老和尚当真是厉害,几句话连消带打,将杨峥的借口直接封堵,更是点出陈妙常来,想要让杨峥就范。

    “大师,这妙常是……?”

    赵桓再一旁听的不明就里。

    “殿下不知?”智清面作惊讶的向赵桓解释道:“妙常乃是兵部侍郎陈轩陈大人府上千金,自幼与再兴定了婚约,不过妙常她,自幼长在慈云庵,由老衲的师妹,慈云庵住持灵慧师太抚养教诲。”

    “所以,再兴拜入老衲门下,自是一桩美谈,在此,老衲斗胆,请殿下玉成此事。”

    “哦?”赵桓眼珠一转,觉得智清说的不如道理,让杨峥带发修行,杨峥也没有什么损失,还能得了大相国寺的助力,同时也能让太子府与佛门更为亲近,倒是百利而无一害。

    似乎可行?

    赵桓不由拿眼朝杨峥看去。

    “既如此,不如……”

    杨峥心中咯噔一下,赵桓不会当真了吧,这怎么行?

    老和尚心思大大的坏,这是要断我杨家香火,让我杨家绝后啊,不行,绝对不行。

    “殿下,确有此时,不过……”

    不等赵桓说完,杨峥抢着答道。

    “大师,杨某尚有老母在堂,还有家国未报,更何况杨某还有复兴杨门重任在肩,更有传承杨家香火之责,杨某不想日后被人说杨某不忠不孝,所以,大师,这事还是休要再提了吧。”

    杨峥坚决的,斩钉截铁,表示了拒绝。

    开玩笑,捞汁才不要去当和尚。

    “再兴……”智清还想说什么,他本想乘着太子当面,顺势将杨峥收入门下,可是此时看到杨峥一脸的坚定,知道已是没有可能,再说就该惹人厌了。

    “阿弥陀佛,再兴既然红尘未了,那变暂罢,日后再兴,你若是想明白了,老衲随时欢迎。”

    智清还是不肯放弃,留了个活话。

    见杨峥已经做了决定,赵桓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是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殿下,今日那位师师小姐……”

    唠了半晌,智清终于问出了此来的目的,今天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赵桓和杨峥对视一眼,心道果然。

    “哈哈,大师莫要误会,师师小姐她,天真烂漫,不通俗事,所以今日方才问出了那般话语,确实有些不当,在此……哦,还望大师,莫要与她一个小女子计较,见谅一二。”

    赵桓原本想说在此代她想智清道歉,可是一想不对,从哪方面说,他都代表不了人家李师师,虽然这暗地里的关系,小妈得罪了人,当儿子的擦屁股,倒也说的过去,可是这事,他逼近不能放到明面上来讲。

    更何况,他觉得这是父皇给他做的局,好让他收佛门为己用,他又如何能够辜负父皇好意?

    所以,赵桓换了个说法,只说是李师师的无意行为,让智清不要多想。

    智清人老成精,闻弦歌而知雅意,瞬间便明白了赵桓的意思,自是知情识趣,连说不敢。不过心里已经大概有些明白。

    “殿下,还望殿下在师师小姐面前,为我佛门美言几句,莫要让师师小姐起了误会,日后,殿下若有所需,我佛门自当不遗余力。”

    智清嘴上说的是请师师莫要误会,可是实际是想让谁不要误会,一目了然。甚至已经明白这是个套,可是他却不得不钻,想赵桓示好。

    赵桓自是不会拒绝,虽然依旧稚嫩,但是这点心计还是有的,笑呵呵的与智清客套几句,算是接下了智清的示好。

    智清见此,这才微微送了口气,又与赵桓说了几句,这才起身向赵桓告辞。

    赵桓连忙起身相送,亲自将智清礼送出了太子府大门,看着智清走远,这才回府。

    这待遇,换做旁人,足够回去吹一辈子的。

    “再兴,孤刚才可有纰漏?”

    赵桓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虽然刚才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可是此时心中却多少有些不自信,所以这才向杨峥询问道。

    杨峥摇了摇头,熟读情商的他,自是不会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语,对赵桓方才的所为直接奉上一记彩虹屁,直将赵桓拍的舒爽无比。

    “哈哈哈,有再兴,孤万事不愁亦!”

    果然,还是当佞臣才是最舒服的呀。

    http://www.cxinbz.com/zhongshengdasongzhigegejiuwo/20979385.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