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96 鸡飞蛋打

第一卷 政和风云 96 鸡飞蛋打

    等到杨峥接到五人,看着张浚、何栗几人相互搀扶,蹒跚着走出开封府衙,杨峥总算是松了口气。

    杨峥忙上前带人将几人接回府内,涂抹了伤药、安顿,好一番处置。

    看着几人皮开肉绽的屁股,杨峥心道,这手下的够重的啊,十杖就打成了这样,当真是下死手啊。

    不过几人虽然模样惨淡,可是一个个却都咬着牙,一声痛也不喊。

    何栗代表几人向杨峥道了声谢,知道自己又给杨峥添麻烦了。之前就欠了杨峥一条命,再算上这次,欠杨峥的实在是有些多。

    杨峥摆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几人日后还是要谨言慎行,莫要再闹出今日之事,至于他与朱勔的那番博弈,却是只字未提。

    因为就算提了,也不过是徒增几人的愧疚之情而已,却帮不上什么忙。

    而且有些事,自己去说,会让人觉得自己有挟恩望报之嫌。

    虽然以何栗、张浚的品性并不会有这般怀疑,而且与杨峥都建立了终极羁绊,杨峥对他们自是知根知底,放心的很。

    可是马守、傅中行、秦桧三人可就说不好了。

    这几人杨峥也是相交多日,平日里相处还算融洽,杨峥也算刻意结交,可是却一直无法得到一同认可的羁绊,也不知道是这几人跟杨峥关系没到位,还是杨峥没有救过他们的命?总之,系统不认,一切徒劳。

    尤其是此时,何栗主动道谢,张浚更是不必说,可是马守、傅中行、秦桧几人却是另一番表现。

    马守默默的趴着,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死死的咬着的牙,出卖了他此时的心理。

    傅中行则是骂骂咧咧,此时口中还在不停的咒骂朱勔和开封府个没完,任凭何栗、张浚怎么劝解,也全然不听,仿佛深怕朱勔和开封府听不到,不能再抓他一次一样。

    倒是秦桧的行为让杨峥记在了心上,秦桧对杨峥轻声道了谢,嘴上也不咒骂,反而跟杨峥询问他是如何救他们出来的,杨峥自是没什么隐瞒,照实说了,秦桧点点头,再次道谢,便别过头去如马守一般保持了沉默。

    只是和马守眼中的空洞和迷惘不同的是,在转头的一瞬间,杨峥瞥见了秦桧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寒光。

    “少爷,不好了,出事了。”

    就在杨峥思考的时候,庞万春一阵小跑的冲了进来,附在杨峥耳边说道。

    (╯‵□′)╯︵┻━┻

    有完没完?能不能让本少爷消停点?怎么刚解决完一件事,就又出事了?

    到底是谁?这么衰,走哪哪出事?

    你看什么看,怎么可能是本少爷?

    就本少爷这颜值,绝对的欧皇,怎么可能是非酋?

    绝对不是,绝对不是!

    庞万春看杨峥面色不善,以为自己又哪错了,这几日里,被罚着读书习字,那比演武场上虐他一顿还让他难受,他可不想再触了少爷霉头,赶忙说事。

    “少爷,你先前一直让我找人盯着的人出事了。”

    闻言,杨峥立刻站起身,对何栗几人告罪一声,出了房间。

    “十四,去将我叫你准备的衣服和工具拿来,万春,准备一下,少爷我今天带你出去干票大的。”

    杨峥一脸煞气的吩咐二人做事。

    他知道,今天自己的仇人名单上又要再添一个惊天巨擘了。

    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有些事,淦就完了。

    ……

    这边厢,林冲与陆谦在樊楼之中,正酒到酣处,却见自家丫鬟锦儿冲了进来。

    “官人,你怎么还在此处喝酒?”

    “怎么了?”林冲有些奇怪。

    锦儿却盯着陆谦,脸色发白。

    “官……官人……”

    锦儿咬着嘴唇,这才哆哆嗦嗦的说出了来由。

    “官人你刚才出门没多久,就有一个汉子慌慌急急奔来家里,对娘子说他……他是……陆……陆虞候家邻居,说你与陆虞侯吃酒,一口气上不来,晕倒了过去,娘子听了,便领着我跟那汉子前来寻你。”

    “我和娘子跟着那汉子,一路直到太尉府前小巷内一户人家。上至楼上,只见桌子上摆着些酒食,不见官人。然后那日在大相国寺出言调戏娘子的高公子便出现了。”

    “我……我……便赶紧出来寻官人,只怕,只怕,娘子她……她……”

    说到此处,锦儿已是带上了哭腔。

    “什么?”

    林冲听完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一把揪住坐在对面的陆谦脖领,将其提了起来,怒视着陆谦,“陆谦,你这厮竟敢如此害我。”

    “教头息怒,教头息怒,此事……此事……”

    林冲却懒得再听他解释,直接一圈捣出,砸在陆谦鼻梁之上,只听咔嚓一声,登时鲜血直流。

    林冲又砸了陆谦两拳,直将陆谦砸的头晕眼花,林冲也懒得再跟陆谦纠缠,将陆谦一把摔在地上。

    “锦儿,娘子在哪,你速带我前去。”

    ……

    “少爷,我们这就出发吗?”

    换了一身夜行衣,将脸也蒙上,庞万春激动不已的问道。

    “人在哪?头前带路。”

    “少爷,跟我来。”

    庞万春迈步就要往外走。

    “回来,走后门。”

    看庞万春一副,深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一样,就要穿着夜行衣往大门外走去,杨峥无奈的喊住了他。

    亏你还是睦州刺客之王,就这?

    “就是那儿。”

    没片刻,庞万春和杨峥已经到了地方,正猫在一处房顶上,庞万春指着太尉府前小巷内,一处人家说道。

    “我派去的眼线,说林家娘子被人引去了那里。”

    “我刚跟你说的,你可记下了?”

    “少爷放心,少爷忘了老庞我先前是干啥的了?这种事我熟。”

    我信你个鬼。

    杨峥把面巾往上拉了拉。

    “行,动手。”

    两人一个翻身,跃下屋顶,朝着那处人家奔了过去,两人都有功夫在身,此时穿云步运起,几个呼吸之间,便已到了门前。

    就听里面有呼喊声传出。

    “救命啊,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叫了!”

    “你叫啊,今天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娘子,你就从了为夫吧,嘿嘿嘿。”

    庞万春朝杨峥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杨峥一点头,庞万春当即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在门上,“轰”的一声,那门板仿佛纸片一般羸弱,直接碎裂开来。

    庞万春和杨峥瞬间便冲入房中。

    这房间是个挑高的两层设计,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个loft,这种设计也是让杨峥啧啧称奇,原来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有了这般前卫的设计呀。

    声音是从二楼传出来的,杨峥在楼下看了一圈,这高坎也是牛逼,居然让人把梯子撤了,生就把人堵在楼上了呗,这是老手啊。

    杨峥朝庞万春使个眼色。

    庞万春立刻会意,在屋里一侧找到梯子架到二楼。

    然后一个蹿身,身形便已翻上了二楼。

    有梯子不走,非要跳上去,显摆给谁看呢?你当少爷我不会吗?

    杨峥好整以暇的,施施然顺着梯子爬了上去。

    好好的loft还用梯子,就不能做个扶梯吗?

    也太low了吧,差评。

    上来一看,林娘子抱胸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在另一边一个身子佝偻着横在地上。

    “看什么看,闲杂人等快滚。”

    庞万春冲着林娘子吼了一声,林娘子吓了一跳,愣了片刻,才转过弯来,慌忙起身朝着楼梯冲去。

    杨峥让开堵在楼梯口的身子,看着林娘子慌慌张张的逃了出去。

    “你……你们……是什么人?”

    “我叫破喉咙。”

    “我叫没有人。”

    “你刚才不是叫我们二人嘛,我们这不就来了?”

    杨峥的恶趣味爆棚,名字报出,把高坎高衙内虎的一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

    “你们想干什么?知道小爷是谁吗?知道我爹是谁吗?”

    “你爹是李刚?”

    “李刚是谁?告诉你,我爹是太尉高俅,不想死的就赶紧给我滚开,打扰小爷的好事,你们担待的起吗?”

    高坎从地上爬起来,不知死活的,恢复了自己的纨绔本色,面对两个黑衣蒙面的怪人,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反倒是颐指气使起来。

    杨峥挑了挑眉,佩服高坎的胆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都这般情况了,居然还敢如此嚣张。

    梁静茹给不了你这个勇气啊。

    庞万春早看不惯高坎的做派了,再次上去一脚将高坎踹倒在地,让他认清现实。

    “高俅很了不起吗?今天就是高俅来了,也救不了你。”

    高坎被踹懵了,直到被庞万春一脚踩在胸口才反应过来,带着哭腔喊道:“大侠饶命啊,大侠,你要什么?要钱吗?你放了我,我让我爹立刻送来。”

    “小子,你欠的债太多,你今天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行了,别跟这小子这么多废话,快把正事办了,我们回去交差。”杨峥催促道。

    “小子,以后记得把招子放亮点,别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说完,不管地上高坎的哀求挣扎,抬起脚来,朝着高坎的裆部踩了下去,就听“嗷”的一声,高坎蜷缩成了一只虾米。

    庞万春不放心的还在地上辗了碾。

    杨峥在一旁看着,不觉夹紧了双腿,冲着庞万春一挥手,一个翻身,跃下了二楼,出了屋子。

    想来这回,林冲应该不会,再走上历史的老路了吧。

    只可惜,没法靠这个跟林冲套个近乎,建立羁绊什么的。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做好事不留名,请叫我及时雨、雪中炭、嫉如仇,杨·不留名·锋。

    http://www.cxinbz.com/zhongshengdasongzhigegejiuwo/2097939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