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10 自成一派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10 自成一派

    你道虞寒芝为何会,最终选择原谅了杨峥?

    只因为在那个关键时刻,杨峥作弊了。

    他最终还是使用了系统那个,珍贵的,主动羁绊名额。

    之前是不知道眼前之人的真实姓名,得不到系统的认可。

    等到杨峥叫破了虞寒芝的身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可不放心将自己的把柄,交到一个,自己完全不知道深浅的人手上。

    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将这个人变成自己人。

    虽然没有经验表明,经过系统认证,与杨峥建立羁绊的人,便不会背叛和出卖他。但是至少目前为止,也没有反例。

    面对虞寒芝的要挟,杨峥除了将虞寒芝杀人灭口,或是俯首称臣,任人宰割,没有第三个选择。

    所以,杨峥只能赌,赌系统是靠谱的,赌系统认证的羁绊是有约束力的。

    以目前的结果来看,杨峥赌对了,至少暂时让虞寒芝放下了,对他的仇视。

    与虞寒芝羁绊建立。

    随着系统的一条认证消息,杨峥才能峰回路转,把握主动,将事情重新掌控在了手中。

    不过,今天的事,也给杨峥提了个醒。

    他自以为行事做的隐秘,可是在有心人的查证下,却仿佛明晃晃的摆在阳光之下,无所遁形。尤其是在这个不需要多少证据,只需要有所推测,便能下定论的年代。

    看来回去,得叮嘱方腊,将明教的事,做的更隐蔽些。

    若是今日虞寒芝没有拿这事来要挟他,而是直接就去官家那揭发他,那后果当真不敢想象。

    诶,等等,不对,所以那虞寒芝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要把这事告发吧,否则,她何必找我来,与我说这些事。所以,她就是想要将我收编,帮他道门打工,这一切不过都是她的布局?都是套路?

    这明教跟我有什么关系?明尊不过是方腊强按给我的,就是明教这个名字,也不过是昨天才和方腊定下的,还没来得及传回睦州。

    所以,就算她虞寒芝再厉害,也不可能连还未发生的事,都打听的一清二楚。所以我慌什么?我干嘛要承认?跟我有什么关系?

    所以她其实根本不确定这跟我有没有关系,只是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再说的心态。

    是我大意了,被她先前又是十字坡残书,又是庞万春给引导了思维,所以,我被套路了?

    我才是真道门打工人?

    我上当了?

    o(╥﹏╥)o

    汴京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自古真情留不住,还是套路得人心?

    我太难了。

    后知后觉的杨峥,满脸沮丧的回到天波府,叫来方腊,将今日之事说与他听。

    方腊听完,惊出一身冷汗。

    不过在等听到杨峥说,要让明教并入道门,方腊却有些不愿意。

    “哥哥,如此岂不是便宜了那道门?而且,我明教教义与道门并不相同,那道门有何资格让我明教加入?”

    杨峥瞪了方腊一眼,不从心行吗?不从心你就被定为邪教了。

    “不入道门,你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等着被朝廷派兵剿灭?”

    “而且倒也没什么不同,其实大体都是相似,至于宗义,那有些差别也没什么,你不看道门之内,不也有派别之分?”

    在杨峥的严肃批评下,方腊有些不情不愿的接受了杨峥的说法。

    “而且,你要这么想,成为道门一支,你便可光明正大的传法,扩大影响,不用再仅局限于睦州一地。睦州不过弹丸之地,相比大宋,二百四十个州,眼光要方长远一点。”

    闻言,方腊眼中精光一闪,哥哥说的对啊,是我狭隘了,没有理解哥哥的远大抱负,哥哥这是要让将明教发扬光大,遍传大宋的每一片土地啊。

    那这道门看来还是入了的好,我明教如今还弱小,当傍上了道门的大腿,借力发展。

    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能够打着道门的幌子,那自是可以光明正大传教,不需要遮遮掩掩的,天塌了有个大的顶着,这就是护体金身呀。

    还是哥哥想的长远啊,我差点坏了哥哥大事。

    “哥哥英明!哥哥威武!”方腊一脸兴奋之色。

    杨峥对方腊的吹捧,脸上没有半点喜色,叮嘱方腊回去之后,将杨家名下的店铺好生整顿一番,明面上留几家店铺,剩下的由明转暗,低调行事,默默发展,莫要再被人摸到把柄。

    杨峥与方腊定下了,明日带他去太平宫拜见,抱大腿。

    然后便将自己穿云步、太祖长拳等一股脑的传给了方腊,方腊自觉得了杨峥信赖,感动不已。

    接着杨峥便催促方腊,只等明日事了,就速速启程,回返睦州,尽快将大后方处理妥当。

    方腊自是领会了杨峥的精神,广积粮,缓称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低调行事,扮猪吃虎,只等日后做个大的。

    杨峥若是知道方腊心里是这么想的,怕不是当场就要爆炸,可惜她不知道。

    方腊自从上次杀了李才,被杨峥批评教育了一顿之后,便知道有些话自己心里明白,不要说出来招惹祸事的道理。

    所以杨峥所说,在他看来都是为了日后,实现其远大抱负所做的准备,他只需努力执行,做到最好就行,不用言之于口,人尽皆知,反引灾祸。

    ……

    翌日。

    未免夜长梦多,杨峥便领着方腊上了太平宫。

    在元方的引领下,杨峥再次见到了通妙先生王仔昔。

    王仔昔依旧一身道袍,脸上挂着淡笑。

    只是杨峥却觉得王仔昔看起来,较上次形容憔悴了不少,脸上虽然笑着,可是眉宇间却挂着淡淡的忧愁。

    “再兴来了,那日匆忙,未能与再兴多续,想着过几日再寻你说说,却不想一直忙到了如今。”

    “道长客气。”见王仔昔如此平易近人,杨峥受宠若惊。

    跟王仔昔客套几句后,杨峥这才将话题引入正题,说明了今日的来意。

    “道长,这是我家乡兄弟方腊,此前他发现有人在家乡假借传道敛财,他出于公义,将那幕后黑手铲除,可是那教派却保留了下来,信众不少,可是却没人主事,若是再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为祸不小,所以我这兄弟,只得暂时代管。”

    “不过,我这兄弟对于教派,却是没什么经验,问到我这里,我便想起了道长,道长作为道门魁首,定是经验丰富,今日来此,便是想请道长指点一二。”

    “哦?”王仔昔眉眼带笑的看了杨峥一眼,仿佛一眼便将杨峥心底的念头看穿。

    王仔昔没有急着回答杨峥的问题,而是问了方腊关于教派的一些情况。

    方腊起初还有些紧张,不过说着说着也放松下来,将此前和杨峥商讨的关于明教的一应宗义大致说了出来。

    王仔昔听完,沉吟半晌,“如此说来,这教派教义倒是与我道门有相似之处。”

    “正是,所以,小子这才第一时间想到道长,想来道长这般方正之士,定然能给出个章程来。”

    再兴有心了,这教派已然不小,便是自成一派也不为过,再兴却想着将其引入我道门,难得,难得。”

    杨峥笑而不语,心里却吐槽着。

    你以为我想?要不是你那师侄虞寒芝给我下套,我至于吗?

    “既如此,我道门如今有天心、上清、灵宝、清微、净明、楼观数个派别,其中数天心、上清、灵宝三派香火旺盛,信徒繁多,不知再兴你这教派想入我道家拿一派?”

    “这个……”

    我哪个都不想入,我能自成一派吗?

    王仔昔见杨峥半晌无言,抬眼看了杨峥一眼,“莫非再兴想要自成一派?”

    “道长说笑了,这并非杨峥之教派,我只是为方腊牵个线,道长莫要误会。”

    “哈哈,一样,一样,既如此,不知方道友怎么想?”王仔昔笑着摇了摇头,对杨峥这般说辞显然是不信的。

    “王道长,我……我并不知道长所说几家教派教义,你让我入哪家我觉得都不合适,不知我可否自成一派?”

    “自成一派?”王仔昔又看了杨峥一眼,“你可知如今我道门这些教派都是传承多年,就算历史最短的,也可历数到大唐天宝年间,这些教派都是历经数百年积淀,旁的不说,光是道藏、道法、道术,便不是你一个初创的教派所能比拟。”

    “你若是开宗立派,难免不会惹人妒忌,虽是道门一家,却不免相互切磋,你觉得你这教派可有底气?”

    杨峥闻言不禁沉默,看来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呀。别说什么道藏,便是道术和道法,他也一样没有呀。

    却不想方腊却一脸坚毅的开口道:“道长,你所说这些,如今我确实一样没有,可是那些传承多年的教派,不也同样是从这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吗?他们能行,为何我不行?”

    “所以道长,我还是想要自成一派。”

    “哦?”王仔昔这回没看杨峥,反而认真的盯着方腊看了半晌,手中不时掐算,脸上浮起一丝讶然之色。

    良久,王仔昔方才开口道:“你可想好了?其中困难可不少,说不得便湮灭在时间的长河里。”

    “嗯。”方腊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你这教派想叫何名?”

    “明!”

    

    http://www.cxinbz.com/zhongshengdasongzhigegejiuwo/2122848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