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7 喝酒误事

7 喝酒误事

    “师……师兄,你还会算命?”

    在杨峥的强买强卖下,铁匠颇为不舍的卖掉了自家的传家宝,出得铁匠铺,道乙面色古怪的向杨峥问道。

    “不会。”

    “那你这……”

    “你看我这写的什么?”

    “半仙算命?”

    呃,杨峥顿了一下,将幡旗的另一面露给道乙。

    “不准不要钱?”道乙更加疑惑了。

    “对啊,我又不要钱,你管我会不会算呢?”

    杨峥颇为得意的笑了笑。

    啊这……杨少爷,你可做个人吧。

    不理会道乙的无语,杨峥一手举着幡旗,一手捋着胡须,迈着方步,只看这姿态,到还真有几分故弄玄虚的架势。

    “走,我们进去吃点东西。”

    道乙闻声抬头一看,翠云楼,大名府内最大的酒楼。

    “道长,吃点什么?小店的素食也不赖的。”

    “嗯,”杨峥点了点头,将手中幡旗放到一旁,“不过谁说贫道要吃素了?去,把你们家拿手的菜一样给我先来一份。”

    “啊这……好嘞,您稍等。”店小二面色古怪的走开了。

    逃难似的啃了这么多天干粮,好不容易进城了,哪里还能亏待自己,还不得吃顿好的?杨少爷别的没有,钱可是带够了。

    “听说了吗?辽国东京守将高永昌反了,称帝建国了。”

    “是吗?这高永昌是谁啊?”

    “据说是渤海国后裔。”

    “渤海国又是啥?”

    “害,你管他是啥呢,反正狗咬狗一嘴毛,知道够辽人喝一壶的就行了。”

    “哈哈哈,好好好,当浮一大白,来,干了,干了。”

    杨峥听着隔壁桌的谈论声,陷入了思索。

    这时已经过了饭点,店里人不多,所以很快酒菜便上了上来,杨峥和道乙看着眼前的虽然算不上珍馐美味,却忍不住流口水,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不管不顾的狼吞虎咽起来。

    这……二位道长这是多久没吃饭了?店小二一脸的疑惑。

    等到一炷香之后,二人的动作才慢了下来,杨峥又要了几个菜和酒水,这才慢条斯理起来。

    “小二,这大名府都有哪些富贵人家?”杨峥一边小酌,一边叫过小二打听消息。

    “道长,您问这个干嘛?”

    杨峥一直自己的幡旗,然后丢出几个银钱,“饭钱算一下,多的算你的。”

    店小二瞬间满脸笑意,“道长,要说这城中富户,最大的莫过于卢府,卢老爷家财万贯,乐善好施,有玉麒麟的美誉。”

    哦?是他?

    玉麒麟卢俊义,人称“河北三绝”,据传武功天下第一。

    这样的人,要不要去好好结识一番?羁绊不羁绊的不重要,重要的事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

    不过旋即杨峥摇了摇头,出使要紧,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小二,来两壶好久,再整几个小菜。”

    就在杨峥思索的时候,门口走进几个身着甲胄的兵士,人还没进门,便嗓门颇大的嚷嚷着。

    “娘的,那个姓杨真不是个东西。”

    那几个兵士寻了个位置坐下,嘴上便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嘘,禁声,人家是新任管军提辖使,岂是我等可以议论?莫要被人听了去,再给我们小鞋穿。”

    杨峥闻言,心中一动,他们再说的莫不是杨志?

    “怕他个甚,不过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若非是梁知府抬举,他一个犯过事的,也配当这个管军提辖使?”

    “就是就是,周提辖,我当真为你不值,要不是他,你又如何会被抢了官职。”

    “喝酒,喝酒,莫说这个,都是我技不如人。”

    看来自己这个本家,还是走上了历史的老路啊,自己要不要提点一下他呢?莫要再去压什么生辰纲了。

    不过转念想想,还是算了,此时自己不宜露面,还是不去跟杨志打这个照面了,至于杨志,就让他自求多福吧。

    “小二,城中何处可以买到北珠啊?”

    “道长也喜欢这个?”

    “贫道这幡上缺个点缀。”

    你这幡子……一个烧火棍要什么点缀?还要拿北珠来点缀?道长,你有点飘啊。

    小二不禁暗暗咋舌,不过还是照实将自己知道想杨峥说了。

    杨峥吃饱喝足,也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便即起身出了翠云楼。

    ……

    却说当先进城智深这边,此时却是惹上了麻烦。

    “不是,你这厮……”

    “怎的?瞅你咋地……”

    这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智深先进了城,早已饥肠辘辘,便先寻了小酒肆想要弄点吃食,把肚子填饱再说。

    可不想他刚坐下,准备要几个馒头和二斤肉,店门口就有人先喊了一声要馒头和肉,然后才缓缓入店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到智深再开口时,店家表示,馒头和肉都卖完了,刚才那人买走了最后的吃食。

    智深正饿着,听了这话如何能忍,跟店家理论起来,表示是自己先来的,总得讲个先来后到吧。

    还不等店家左右为男,连口都没来的及开,那边已经听见了智深的话语,哂笑一声,表示是自己先开口叫的吃食,自己嘴慢怪谁。

    这下好了,没店家什么事,智深气的哇呀呀直叫,顿时冲那人冲了过去。

    那人也半点不虚,抖了抖身上的袍服,冷哼一声,“怎么,你还想动手,来,看清爷爷穿的是什么,看你还敢不敢动手!”

    智深原本没在意,那人一说,智深这才定睛瞧去,一看那袍服,嚯,眼熟啊,这颜色,这款式,洒家曾经也穿过啊。

    “呵,不过一个小小的提辖,也敢忒得嚣张?”说罢,智深直接一个老拳揍了过去。

    那人没想到自己亮了身份,对面还敢动手,脸色一边,赶忙躲闪,避开要害,只是终究反应慢了一步,被智深一拳擂在了肩窝上。

    这下子,对面也怒了,甩开膀子,跟智深互殴了起来。

    两人也都没拿兵器,就赤手空拳,肉搏上阵。

    两人打的那叫一个激烈,当真是拳拳到肉,掌掌带风。直打的这个小酒肆桌椅翻飞,酒菜四溢。

    “别打了,别打了!”店家欲哭无泪,不就是几个馒头嘛,我再做还不成吗?

    可惜店家的呼喊没有半点作用,两人打的依旧难分难解。

    这两人也当真是势均力敌,你揍我一拳,下一个回合,便会还回来。

    这一打,两人竟战了半个时辰,直打到两人精疲力竭,气喘如牛。

    智深瘫坐在地上,“哼,要不是洒家实在太饿,今天定叫你知道洒家的厉害。”

    “呵,你饿,难道捞汁就不饿吗?店家!店家!”

    “诶诶,爷您吩咐。”一直抱头缩在柜台里的店家,赶忙应声。

    “店家,给我整二十个馒头,再来十斤牛肉,再来坛老酒。”

    “店家,给洒家也一样来一份。”

    “和尚也能喝酒吃肉的吗?”

    “洒家偏就吃了,你不服咋地?”

    “哼,原来是个假和尚。”

    两人此时都没了力气,只能瘫坐着打嘴炮。

    店家不敢怠慢,就算没有馒头和肉了,此时就算去别家买,也得买来,不然他这小店今天怕是保不住了。

    不多时,店家端了酒肉馒头上来,两人互看一眼,都抓起馒头和肉来,狼吞虎咽,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

    “那和尚,可敢再跟我比比?”

    “打架你打不过洒家,比别的你就能赢?”智深不屑的回了句。

    “哼,来来来,勿那和尚,今天别走,谁先喝趴下算谁输!店家,拿酒来。”

    智深也不矫情,拎着酒坛来到那人面前,举起坛子就喝。

    吨吨吨吨吨吨……

    不片刻,一坛酒便见了底。

    “店家,上酒!”

    店家看的一阵揪心,却半点不敢怠慢,赶忙继续上酒。

    于是乎,两个一番拳脚没能分出胜负的人,开始在酒桌上展开了另一场战斗。

    这一场,两人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直从天亮喝到天黑,直把店家酒窖里的存酒喝的一干二净。

    “哈哈哈,好好好,好酒量,兄弟怎么称呼?”

    智深喝得兴起,先前的不快也没了,跟对方攀谈起来。

    “哈哈哈,某家杨志,现任这大名府官军提辖使,和尚若是在这大名府遇到什么事,报我名字。”

    嗯,和智深干了一架的人,正是大名府新任的管军提辖使杨志,江湖人称青面兽。不过杨志还有一个流传不那么广的诨号,五五开。

    啥意思呢,就是跟谁打都是五五开,管你是鲁智深、索超、林冲、卢俊义,还是周谨、曹正,他都能战成平手。这简直就是个bug,跟百分百空手接白刃一样的bug,只是知道的人甚少。

    “和尚,我看你不像本地人,这是从哪来,要到哪去啊?”

    智深和杨志算是不打不相识,两人此时喝的高兴,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智深嘴上也是每个把门的,就这么把自己和杨峥的事情给秃噜了出去。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

    杨峥?我熟啊,那是我本家兄弟,瞧见没,某家这把宝刀,便是杨老令公家传,便是杨峥当面,也要叫我一声哥哥。

    既然人都来了大名府,那没的说,做哥哥的必须招待好了,人在哪里,速速与我寻来,我要好生招待一番。

    哥哥我如今当上大官了,怎能不让本家弟弟知道?那岂不是锦衣夜行?

    

    http://www.cxinbz.com/zhongshengdasongzhigegejiuwo/2147714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