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盗亦有道的闫先生

第三百七十七章 盗亦有道的闫先生

    何邪也没想到,才见谷阿香的第一面就把她又给拿下了。

    只能说,该发生的怎么都会发生。上个时空何邪拿下谷小焦,好像也就是用了两天时间。

    不对……

    何邪突然想到,上个时空,貌似他是被谷小焦给拿下的……

    好吧,其实这都无所谓。

    虽然两人从认识到深入接触的过程确实很短,但只要了解得够深入,两人坦诚相待之下,还是能够吐露心扉的。

    谷阿香缩在何邪的怀里,将她这些年的经历用一种梦呓般的声音娓娓道来。

    从父亲去世后,她就从来没有跟人倾诉过这些,这么多年来,她活成了唐人街最风情万种的老板娘,但其中甘苦,唯有自知。

    如今,她趴在这个男人结实的胸膛上,卸下了所有伪装,告诉何邪,她过得有多累。

    “你怎么不早点来找我?”说到最后,谷阿香嘤嘤哭了起来,眼泪鼻涕抹得何邪满胸膛都是。“你要是早点来找我,我也不至于受这么多苦。十多年了,我一个女人孤身漂泊异国他乡,我容易吗我,呜呜呜……”

    “以后不会了。”何邪拍拍谷阿香的背。

    谷阿香顿时不哭了,这个男人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让她感觉无比地踏实和满足。

    “我相信你。”谷阿香紧紧抱着何邪轻声道。

    两人安静了会儿,享受着无言的温存,片刻后谷阿香突然撑起身子,表情略带紧张问何邪:“我们刚见面就……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太主动?”

    何邪笑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我们上次这么做的时候,你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他说。

    “上次?”谷阿香好奇道,“上次我们认识多久,就这样了?”

    “两天。”何邪说。

    “那也够快的。”谷阿香吐了吐舌头,然后狠狠瞪了何邪一眼,“上次也一定是你用强,对不对!”

    何邪叹了口气:“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事实是,上次是你用强,我是被动的。”

    “放屁!”谷阿香脸红了,“我怎么可能?我一向很矜持的!要不是对你真的有一种很独特的感觉,我之前很早就报警了,根本不会跟你说话!”

    何邪道:“不怪你,你也是被我的魅力所吸引,根本无法抗拒。”

    “德性!”谷阿香做出恶心想吐的动作,白了何邪一眼,风情而不失俏皮。

    “你刚说,闫先生之所以关照你,是因为你爸的原因?”何邪问道,“这个人你详细跟我说说。”

    谷阿香重新趴在何邪的胸膛上:“他是认识我爸,但他可不是因为我爸才关照我,我爸去世后,我变卖了所有国内的家产,还完负债后,还有三个多亿。我辗转去了很多国家,最后选择来到了暹罗,买下了这栋楼。”

    “这栋楼就是我从闫先生手里买下来的,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谷阿香问道。

    何邪若有所思:“那三个多亿,你全给这个闫先生了?”

    谷阿香冷笑:“他会这么好心?他要了我四个亿!剩下的一个亿,他要我每年还他五百万,二十年还清,还要算利息的!”

    嘶……

    比何邪想象中还黑。

    这一栋破楼,最多值个一千万,这个闫先生敢开口要四个亿,显然是摆明吃定了谷阿香。

    “我现在还记得闫先生说过的话,”谷阿香忿忿道,“他说,他曾经在一艘船上把一盆洗脚水卖了一座金矿的价钱。为什么?因为买洗脚水的那个人不买就得死。而付出一座金矿,他却可以安全靠岸。”

    这不就是明摆着的威胁吗?

    何邪完全可以想象当年怀揣巨资的谷小焦走投无路,前来投靠父亲当年的旧识闫先生,可闫先生不但没有拉她一把,反而趁火打劫,夺走了谷小焦所有的资产,还让谷小焦倒欠他一个亿。

    “这些年来,他的确很照顾我,对外宣称我是他的干女儿。”谷阿香脸色复杂,“要不是他,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平平安安过到现在。有时候想想,他拿我的钱,也给了我这栋楼,守护我的安全,算得上是盗亦有道了……”

    盗亦有道?

    何邪心中冷笑。

    这个闫先生绝对是个玩弄人心的高手,面对身怀巨资的谷阿香,他没有直接谋财害命,而是选择给谷阿香一条活路,顺便让谷阿香欠下自己一笔巨资。

    这么做看起来好像多此一举,很奇怪,但其实不然。

    首先,再坏的人做坏事的时候也要面临道德的谴责的,完全没有善恶观念的人毕竟是少数。闫先生这么做,至少能让他自己心安理得。

    其次,谷阿香只有三个亿,但他偏偏要价四个亿,剩下的一个亿,要谷阿香分二十年还清。这么做,等于是让谷阿香承包了这栋楼,在替他打工,这可远远要比直接杀了谷阿香划算得多,也算是把谷阿香的价值榨取到了极致。

    最后,很多时候,人的感情都是很微妙,很复杂的。这个闫先生利用自己的权势守护谷阿香的平安,在整个唐人街,大家看在闫先生的面子上都很尊重谷阿香。这个过程不是几天几个月,而是要持续二十年!

    人这辈子有几个二十年?

    一旦习惯成自然,谷阿香还会恨当初闫先生的趁火打劫吗?

    不但不会恨,甚至还会感激!

    谷阿香刚那句“盗亦有道”,就是最好的证明。

    说不定当闫先生死的那天,谷阿香回想起他一直以来“默默的守护”,还会很伤心呢。

    “四亿买个安家立命的地方,还能保一辈子平安,这买卖倒也不错。”何邪淡淡道。

    他没打算在谷阿香面前表现什么,不过在心里,却已经给这个闫先生判了死刑。

    他也打算给这个闫先生来个盗亦有道。

    就从被盗走的那一百多公斤黄金开始吧。

    两人说了会儿话,谷阿香沉沉睡去了,她像是八爪鱼一样紧紧抱着何邪,即使睡着了,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凌晨一点,何邪点了谷阿香的睡穴,能让她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然后他穿好衣服,悄然出门去。

    

    http://www.cxinbz.com/zhutianzhicongxinzuoren/12821078.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