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诸天执道 > 第23章 元神降临(7000)

第23章 元神降临(7000)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之上,此时已经是到了初秋时节。大片大片的草地还是绿油油的,放眼望去,仿佛一片绿色的海洋。

    在这绿色的海洋之中,不时有着大片牛羊从草原上穿过。

    一股浓烈而又庞大的生机蕴藏在了这草地下的泥土之中,然后又蓬勃散发出来。

    青草在微风之中摆荡,有牧民骑马经过,踩踏过一片草地之后,那小草又坚挺的渐渐恢复过来。,

    初秋时节,已经没有了酷暑的炎热,只有这般清风拂来。

    茫茫乾坤天地间,草原仿佛一直延绵到天的尽头。

    这是水草肥美的云蒙草原。

    云蒙草原之上,一个接一个的帐篷搭起,牛羊,马匹,到处都是。

    仿佛星罗棋布一般,逐水草而居。

    此时,从远处的天际边飘来两道剑光,落在那不远处的山丘上。

    这大草原上不止有一望无际的原野,还有这不算很高的山丘。

    落在山丘上的是两道身影。

    一个是年约十八九岁的年轻男子,那年轻男子身着青云道衣衫,背上背着三把剑,目光冷冽,面无表情,十分冷酷。

    另一个是看起来只有不到十岁的少年,手中捏着几枚黑白棋子,在手指尖来回转动。

    这二人一高一低,站在山丘上,远望前方。

    十岁少年唤作陆子虚,是青云九子之中的最后一位,也是青云九子之中最年少的一个。

    虽然年少,但潜力惊人,已经是入道境界。

    陆子虚少年老成,虽然不过十岁,但是双眼之中却是闪着和同龄人不一样的智慧光芒。

    他手中的黑白棋子,是陆凤秋亲传,而且陆凤秋还传给陆子虚一枚小蟠桃桃核。

    在这青云九子之中,唯有陆子虚在暗器一道上,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

    所以,陆凤秋传这陆子虚被他法力加持过的小蟠桃桃核,也算是重点培养人才。

    和陆子虚一起的年轻人唤作秋禅。

    名列青云九子第二位。

    秋蝉是个孤儿,来自深山老林之中,由一个不知名的道门散人抚养长大,后来,那个道门散人死后,秋蝉出山,于无意间习得炼气之法。

    后听闻陆凤秋开创青云道,便前往青云道拜师。

    秋蝉很冷酷,天生于剑很敏感,是天生的学剑种子,陆凤秋见到秋蝉之后,赞其为天生剑心。

    秋蝉背后的三柄剑,皆为陆凤秋亲手打造。

    一为寒光、二为秋杀、三为无瑟。

    秋蝉的实力在青云九子之中也是最出色的,只有老大木少白能和其一较高下。

    “二师兄,这半年来,我们已经走过很多地方,前方便是奔狼原,玄天馆的位置应该就在这奔狼原之上。”

    陆子虚沉声说道。

    秋蝉微微颔首,冷漠无比的开口说道:“玄天馆馆主虽然死了,但玄天馆为天下七大圣地之一,应该还有不少高手坐镇。“

    “我倒想看看,玄天馆的人有没有资格前往青云峰听师尊讲道,若是这玄天馆无高明之辈,这青云帖不传也罢。”

    陆子虚闻言,颇为无奈的说道:“二师兄,你这一路行来,已经杀了很多人了,师尊是让我们下山历练,可没让我们乱杀人啊......”

    秋蝉环抱双臂,道:“我杀的都是恶人,而且我的剑道就是如此,遇强则战,师尊曾说,剑道是杀出来,不是闭门造车悟出来的,只有明白天下之恶,方才能将剑道用为善道。”

    “玄天馆既然与我青云道并称天下七大圣地之一,总得让我称量称量他玄天馆有没有资格和我青云道并列为圣地。”

    陆子虚闻言,劝慰道:“草原上有许许多多的道派,和中土也差不了多少。“

    “从上古到现在,这五六千年来,草原上的道门多的如天上的繁星一般,然而圣地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玄天馆。”

    “而且玄天馆是圣地,一定跟玉京城一样,藏龙卧虎,深不可测。”

    “二师兄还是小心一些为妙,莫要被人折了威风。”

    秋蝉道:“无妨,胜败乃是兵家常事,长胜未必是好事,我倒是但求一败!”

    陆子虚闻言,颇为无奈的耸耸肩,道:“那好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只能随你了。”

    就在二人说话之间,前方突然想起一声声“呜呜呜呜呜”的吼叫之声。

    只见那山丘前面的一股草丛之中突然窜出一条全身都是金毛,足足有牛犊子大小的金狼!

    那金狼快若闪电,獠牙如刀锋一般,好似两柄利刀,足可以咬穿任何牛皮。

    只见那金狼直接朝着秋蝉扑杀而来。

    金狼动作凶残,带着凄厉野性的美感!

    然而,下一刻,一抹剑光划过,那金狼便已经被拦腰而斩,跌落在地。

    秋蝉面无表情的说道:“老九,走吧,时候不早了,别耽搁了。“

    说罢,二人脚下飞剑一起,便朝着大草原的中心飞去。

    留下一地的血腥味。

    ……

    奔狼原方圆不知道多少里,是比整个大乾中州十三省还要大的一块草原,野草茂盛,各种山丘连绵,有的野草也人还高,行走在其中不见天日,其中生长着无数的动物,甚至还有妖兽,异兽。

    天下八大妖仙之一,黑狼王毕湿华就是在这奔狼原的野草山丘之中生长出来的。

    秋蝉和陆子虚御剑而行,很快就到了玄天馆大城之中。

    此时,天色渐黑。

    玄天馆大城内外处处燃着火把。

    东西南北四大城门之中,有那全副武装的武士在不停的巡逻。

    秋蝉和陆子虚御剑来到玄天馆宫殿前面的大广场之中。

    秋蝉看着四周空无一人,微微蹙眉道:“有些不太对劲。”

    陆子虚抬手指向前方,道:“二师兄,有人来了。”

    只见前方有那青一色的骑兵突然朝着大广场上奔驰而来。

    那些骑兵个个身穿漆黑斗篷,脸上也蒙着黑布,好像一群从黑暗之中冲出的魔鬼。

    那些骑兵身下的马匹,都长着刀枪不入的鳞片,好像钢铁铸造的一般。

    统领这支骑兵的是一个浑身笼罩在斗篷之中的神秘人物,手上持着大斧。

    陆子虚家学渊源,虽然年少,但是见识广博,博览天下群书。

    看到那队骑兵,不禁讶然道:“是铁浮屠!天下第一骑兵!”

    这时,从那大广场的四面八方,又有四队骑兵纵马而来,气势惊人。

    陆子虚看到那四队骑兵,又倒吸一口凉气,道:“连金狼军、飞扬军、真武军、古魔军也到了,这阵仗也太大了些吧,不会是为了迎接我们的吧。“

    秋蝉道:“你觉得可能吗?”

    陆子虚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

    这时,天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张巨大天图。

    那天图之上还站着好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气宇轩昂,身着锦衣黄袍的男子。

    那男子旁边是一个年轻人,星冠鹤氅,浑身散发出一种乾坤在握的气息。

    这时,只听得那大广场中的所有骑兵都下马,朝着那上首的天图叩拜,齐声喝道:“参见大帝!见过宇文太师!”

    “我滴个乖乖,二师兄,咱们似乎碰上大热闹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便是云蒙国纳兰大帝和云蒙太师宇文穆。”

    “那天图应该就是《鳃鹏炼形图》,上面站着的好像还有天下八大妖仙之首,孔雀王幸轩,还有几个高手。”

    “他们这是要干啥?皇室高手围攻玄天馆吗?“

    陆子虚见到这些人出现,即便是少年老成,也忍不住惊讶出声。

    反倒是一旁的秋蝉依旧面无表情,只听他说道:“来的正好,一并传了帖子便是。”

    就在这时,那上方天图之上,有人朝着陆子虚和秋蝉喝道:“你们两个难道没有看到大帝驾临!”

    “还不叩拜大帝!”

    陆子虚和秋蝉御剑而起,与那些人遥遥而立。

    秋蝉冷漠开口道:“青云道青云道祖座下第二徒秋蝉见过纳兰大帝。”

    陆子虚比秋蝉有礼貌多了,微微拱手道:“青云道青云道组座下第九徒陆子虚见过纳兰大帝。”

    站在那天图之上的纳兰大帝,看着御剑而起的二人,眼中露出一抹异色。

    还不待纳兰大帝出言,一旁的有个道人便高声喝道:“放肆,大帝当面,竟然不行叩拜之礼!”

    “是谁给你们的勇气!”

    那道人说话之间,直接纵身而出,一股巨大气流化作无边黑暗,朝着二人笼罩而来。

    “铮!”

    下一刻,只听得一声嗡鸣剑音!

    一抹剑光冲天而起,化作十丈匹练,直接破开黑暗,划破长空。

    那道人直接被冲天剑气斩成了两截。

    “太弱了。”

    秋蝉持剑而立,清冷说道。

    “恭喜二师兄,你的斩天拔剑术又有精进。“

    陆子虚从旁说道。

    嘭!

    那道人断成两截的尸体跌落在地。

    霎时间,场面瞬间变的寒意滔天。

    只听得那天图之上站着的云蒙大帝放声大笑道:“朕早就听闻大乾出了个青云子,开创天下第七大圣地青云道。”

    “今日一见青云道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连二次雷劫的高手也能一剑而斩,果然是道祖门徒。”

    “几日前,朕就听闻从南边来了几个御剑飞天的青云道弟子,在我云蒙国内诛杀了不少恶人,想必其中二位,便是你们二人了。”

    “不过......你们也未免太过张狂!”

    纳兰大帝话锋一转,冷眼寒光,朝着二人看去。

    “你们竟然胆敢在朕的面前,杀朕的臣子!”

    ”青云子虽然为当世圣贤,作出了《道德经》、《南华经》这样的奇书,但这教徒弟的本事,可真是不怎么样!“

    陆子虚闻言,直接开口说道:”陛下莫非想要治我二人之罪?“

    纳兰大帝冷哼一声,抬手道:”看在青云子的面子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若不将你二人治罪,旁人只以为我云蒙国之人可以任人打杀!“

    “来人!给朕拿下这二人!”

    随着纳兰大帝一声令下,纳兰大帝身后的一个身影纵身而出。

    陆子虚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容,道:”孔雀王幸轩,天下八大妖仙之首。“

    “二师兄,咱俩摊上大事了,要不要开溜?”

    陆子虚有些不太确定的看向一旁的秋禅。

    秋禅冷漠道:“天下八大妖仙之首,四次雷劫高手,正好来磨砺我的秋杀剑。”

    陆子虚闻言,吞了一口口水,道:“二师兄,那你可得速战速决。”

    秋禅却是二话不说,朝着那孔雀王幸轩看去。

    秋禅背后的秋杀剑嗡嗡作响,本是夏日之夜,天地间却是在此刻有一股秋杀萧瑟之意袭来。

    “你便是孔雀王幸轩?”

    秋禅面无表情的看向那孔雀王。

    孔雀王看到秋禅竟然丝毫不退避,不禁颇为气恼,想他幸轩乃是天下八大妖仙之首,这青云道弟子居然似乎不太将他放在眼中?

    只听得他大喝一声,狰狞道:“五行剑煞,破!”

    只见孔雀王身形微微一动,身边就飞起了五颗丹丸一般的珠子,粒粒只有核桃大小。

    那五颗丹丸直接破空而去,朝着秋禅和陆子虚轰杀而去。

    陆子虚见状,从旁说道:“二师兄,这是孔雀王的顶尖道术,五行剑煞!”

    “五行剑煞凝练到极点,就会练成五颗丹丸一般的球体法宝,这是天地之间,五行之质,结合自己的神魂念头,还有精血练成的一种剑丸。”

    “五颗丹丸,第一颗是鲜红如血,其中有许多火焰形的符文。”

    “第二颗金色如光,金光可以把人的眼睛都刺出血来!”

    “第三颗丹丸是墨黑之色,第四颗丹丸乃是水晶之色,第五颗丹丸是土黄色,是土之精华凝聚成的剑丸。”

    不带陆子虚的话音落下。

    那五行剑煞就已经到了。

    孔雀王幸轩作为天下八大妖仙之首,是成名多年的人物。

    这一出手,便是狂风暴雨之势。

    要在瞬息之间拿下陆子虚和秋禅。

    霎时间,天空之中弥漫着五种五行之气。

    以土黄色的雾气最为磅礴,霎时间就要将二人淹没笼罩。

    孔雀王幸轩脸上露出冷笑之色。

    两个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在大帝面前放肆。

    下一刻,秋禅身后的秋杀剑轰然而出,化作长虹,席卷而出。

    只听得秋禅喃喃自语道:“我曾见过师尊舞五行剑,布五行剑阵,五行相生相克,然而你幸轩比起师尊来,要差上十万八千里!”

    “我曾见师尊写过一本诗集,其中有一句,我很喜欢。“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这一剑,唤作百花杀!“

    秋禅话音落下,秋杀剑剑气横贯天地,风云倒转,那股磅礴无比的秋杀剑意,让下方的那些云蒙国骑兵都难以承受。

    秋禅乃是天生剑心,与陆凤秋学剑以来,剑术突飞猛进,甚至与已经悟出了三分自己的剑道。

    这一剑百花杀,让站在天图之上的那些云蒙国高手都忍不住齐齐色变。

    这等磅礴剑意,笼罩天地。

    着实太过惊人!

    站在纳兰大帝身旁的是云蒙国太师宇文穆!

    宇文穆是六次雷劫的鬼仙高手。

    一手三界通天剑名震天下!

    宇文穆看着秋禅使出的这一剑“百花杀”眼中露出欣赏之色,朝着一旁的纳兰大帝说道:“陛下,这青云道的炼气之法果然不凡,性命双修,气息内敛,即便出剑,也不溢出半分血气。”

    “这年轻人小小年纪,剑法如此不凡,假以时日,恐怕连幸轩也在他手上走不过一招。”

    “不过,现在这年轻人倒不会是幸轩的对手,只是幸轩想拿下这年轻人,也得费一番周折。”

    纳兰大帝蹙眉道:“这青云子出世不过一年多时间,便在天下间翻云覆雨,建立了青云道不说,还将青云道打造成为天下第七大圣地。”

    “能引动百圣护道的人物,被道门中人称之为道祖的当世圣贤,果然不一般。”

    “恐怕杨盘此刻是如鲠在喉,这青云道比起太上道来,还要恐怖!”

    “单单看这两个青云道弟子,便知道其他青云道弟子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宇文穆道:“陛下,这青云道的人似乎不是我们要等的人。”

    纳兰大帝道:“不管是不是我们要等的人,这二人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在朕面前杀人,便得给他们一个教训!“

    “不然的话,难以给下面的人一个交代。”

    宇文穆道:“陛下,这大半年来天下各处皆有青云道弟子的身影,听闻青云道弟子广发青云帖,是为邀天下群豪前往青云道听青云子讲道。”

    “传闻青云九子个个本事不俗,试图挑衅他们的人,都已经成了他们的剑下亡魂。”

    “听说,真罡门、精元神庙都接了那青云帖。“

    “天下间的不少道门,也有不少人接了那青云帖。”

    “我看,这二人应该是来玄天馆发青云帖的。”

    纳兰大帝负手道:“不管他二人是来做什么的,这等嚣张气焰,得打压打压。”

    “青云子虽然厉害,但是别忘了玄天馆中现在可是也有一位道尊坐镇!”

    宇文穆闻言,亦是微微颔首,朝着那前方的玄天馆大殿看去,在那黑暗之中,有着一股连他都要心悸的气息。

    就在宇文穆和纳兰大帝说话的工夫,孔雀王和秋禅已经斗了数个回合。

    秋禅的境界其实是不如孔雀王的,但依靠强大的剑术,硬是和孔雀王打了个有来有回。

    孔雀王幸轩见数招过去,竟然还没有拿下秋禅,怒火上涌,觉得丢了老脸。

    下一刻,孔雀王幸轩一声爆喝,响彻天际。

    只见他吐出一口精血来,朝着那五颗珠子上吐去。

    霎时间,那颗珠子气势暴涨,化作五行精气,朝着秋禅和陆子虚狂暴涌去。

    只见那金色丹珠化作三百六十道剑气,轰然爆开,宛如开了一朵精美的菊花,剑气切割绞杀之声,不绝于耳。

    那一道道的气流裂痕出现在了乌云之中,同时剑气交织成了一个大阵,绞得乌云一下几乎支离破碎。

    那剑气大阵朝着秋禅笼罩。

    秋禅背后的三柄剑已经同时出鞘。

    “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寒光先下!”

    只听得秋禅又吟一句诗号。

    寒光剑的剑芒大盛,三柄剑芒交织在一起,将那从天而降的三百六十道剑气尽数淹没。

    然而,下一刻,一柄巨大的墨晶大斧又从天而降。

    直接朝着陆子虚砍去!

    陆子虚修为不如秋禅,又不像秋禅的剑术那般厉害,在这等高手的交战之中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孔雀王暴怒的手段,让陆子虚难以抵抗,陆子虚见状,脚下飞剑直接朝后退去。

    但那墨晶大斧却是不依不饶,紧随其后。

    将陆子虚给牢牢锁定,虽然飞剑灵活,但修为的差距在那里摆着,陆子虚眼看着就要被那墨晶大斧追上。

    秋禅此刻被孔雀王的三百六十道剑气给拖住了身形,暂时无法抽身来帮陆子虚。

    孔雀王狞笑一声,道:“看你往哪里逃!”

    陆子虚见状,一咬牙,从怀中拍出一道灵符。

    那灵符之上灵光一闪。

    下一刻,一个平静的声音从陆子虚的身后响起。

    “谁敢伤贫道的徒弟?”

    只见一个巨大的虚影从陆子虚的身上悄然出现,那个虚影在渐渐凝结为实体。

    陆子虚见状,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朝着那虚影躬身道:“子虚见过师尊!”

    “师尊,你怎么来了?”

    陆子虚没想到师尊给他们的保命符箓,居然能把师尊给直接变出来。

    这让陆子虚着实惊叹不已。

    陆凤秋看了一眼陆子虚,道:”为师早知道你们会闯祸,不过却是没想到这是你们在外行走半年,方才用了这符,还算不错。“

    陆子虚道:“师尊,不是我们故意闯祸,是那皇帝忒不讲理,他的手下想要杀我和二师兄,被二师兄一剑斩了。”

    “那皇帝便要治我们的罪!”

    陆凤秋闻言,微微颔首,道:“为师知道了,你先站在后面。”

    陆子虚不敢有违,老实站在陆凤秋身后。

    陆凤秋的身影突然出现,让在场的所有人纷纷一震。

    只见陆凤秋大袖一甩,那边还在控制着三百六十道剑气的孔雀王幸轩,直接被一阵风给卷走,不知卷到哪里去了。

    那五颗丹珠,直接落在了陆凤秋手中。

    陆凤秋看着手中的五颗丹珠,朝着那边望去。

    秋禅收了剑,到陆凤秋身前躬身道:“秋禅拜见师尊!”

    陆凤秋“嗯”了一声,看向那天图之上的数道身影,平静说道:“贫道青云子,是哪个要治我徒儿之罪?”

    陆凤秋话音平淡的很,但是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妄动。

    陆凤秋虽然只是短短一句话,但他身上刻意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让在场的所有高手都感觉到了心悸。

    只见那天图之上的宇文穆眼皮一跳,往前一步,朝着陆凤秋拱手道:“敢问可是青云道掌教真人青云子当面?“

    陆凤秋却是当作没听到一般,再次问道:“是哪个要治我徒儿之罪!”

    这时,在那天图上站着的纳兰大帝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是朕的旨意!”

    陆凤秋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原来是云蒙国的皇帝陛下,不知贫道这劣徒犯了何罪?”

    “要皇帝陛下如此震怒?”

    纳兰大帝昂首道:“公然杀我云蒙国法师,难道还不是死罪吗?”

    陆凤秋笑容敛去,道:”皇帝陛下好生霸气,莫非这世上只许你皇帝的手下杀人,不准我这劣徒还手?“

    纳兰大帝乃是云蒙国的皇帝,在此众目睽睽之下,又岂能让步,直接喝道:“青云子,这是我云蒙境内!不是你大乾境内!“

    “请玄天道尊现身!”

    只听得纳兰大帝又一声高喝,朝着玄天馆的大殿方向喊道。

    纳兰大帝的声音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在玄天馆的黑暗深处,一声叹息幽幽传来,一股磅礴的法力波动,在一瞬间弥漫了整个虚空。

    “早就听闻,大乾出了一个当世圣人,还敢自称为道祖,本尊倒是想看看,你这圣人够不够斤两!”

    只见那玄天馆的大殿之中一道道无边黑气蔓延而出,黑气由内而外的朝外剧烈喷涌,然后又急速浓缩,浓缩,再浓缩……最后,那些黑气凝结浓缩成一个黑衣飘飘,释放出无边无际黑暗的道人!

    那道人的眼中散发着无边黑暗,如同黑暗化身一般。

    是亘古以来,整个夜幕黑暗的真正掌控者,操纵者,从黑暗之中脱身,又能把整个大地,整个大千世界都带进浓浓黑暗之中的黑暗道尊。

    这个道人,正是暗皇道人!

    玄天馆第一代宗主,太古阳神“玄”的衣钵传人。

    八次雷劫高手,造物主级别的存在!

    暗皇道人一出现,只见那天图之上连同云蒙皇帝纳兰大帝、宇文穆在内的所有人都朝着那暗皇道人躬身齐声道:“见过道尊!”

    在云蒙草原上,神权高于皇权!

    暗皇道人便是玄天馆的神!

    暗皇道人一出现,便看向了陆凤秋。

    陆凤秋负手道:“暗皇道人?只敢躲在黑暗中的大老鼠,什么时候也变的如此威风了?”

    

    http://www.cxinbz.com/zhutianzhidao/1278531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