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总裁还在喜欢我 > 第5章 搭救情郎

第5章 搭救情郎

    北京,金碧辉煌。

    “听说你的如意妹妹回来啦?”金碧辉煌的包间里,临时被沈念希叫出来喝酒,但却姗姗来迟的苏浩辰,在沙发上坐下来后,嬉皮笑脸地对着沈念希说道。

    苏浩辰是沈念希的大学同学兼富二代兄弟,所以,对于沈念希以前的过往,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而且,两个人的关系,真真可以说是比亲兄弟还要亲,所以,苏浩辰跟沈念希说话的时候,嘴里从来也没个把门的。

    听到苏浩辰的这句问话,已经喝了不少酒的沈念希,又拉开一罐啤酒,喝了一口后,对着苏浩辰道:“你要是还想多活几年的话,兄弟我劝你以后说话最好慎言!毕竟,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苏大公子居然没有听过吗?

    听到沈念希这满嘴酸腐的大道理,苏浩辰笑了笑,道:“道理不道理的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就说是不是如意回来了吧?”

    “你听谁说的?”沈念希边喝着酒,边道。

    “你那么大阵仗地去参加一个新艺人的面试,我想不知道都难啊。”苏浩辰也顺手捞了一罐啤酒,和沈念希对碰了一下后,说道,“说说吧,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沈念希继续喝了一口酒后,道。

    “这儿又没外人,咱哥俩儿你就别掖着藏着的啦,有什么就直说吧。”苏浩辰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开口道。

    “没什么可说的。”沈念希喝完酒罐里的最后一口酒后,从烟盒里取出了一根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后道。

    “你这人可真没劲儿!想了人家五年,念了人家五年,可人家真回来了,你又在这说没什么可说的,你要我怎么说你啊?我看你就应该找个机会好好问问她,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或许,这里面有什么原因也说不定呢?”

    苏浩辰也从沈念希的烟盒里取出一根烟,点燃后,吸了一口,然后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接着道:“对了,我记得你这烟也是从她走的那年你才学的吧。”

    “时光境迁了,有些人,有些事,终究是变得面目全非,再难回到从前了。五年的时间啊,她要是想说,早就说了,既然她没说,我又何必问。”沈念希吸了一口烟后,不无感慨地道。

    “你呀!就是太轴!在商业上,你真是一个天才,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在感情上,你可真得跟我学学,要拿的起,放得下才行啊。”苏浩辰边吸着烟,边道。

    “你是拿得起放得下了,可这些年,我也没看见你开花结果啊?!”沈念希揶揄着苏浩辰道。

    “哥们儿我那是没遇见真爱,你等哥们儿哪天遇见真爱了,你看我不给你结个千树万树梨花开。可话又说回来了,最起码哥们儿跌倒了知道继续前行啊,可是您老倒好,在哪跌倒,就趴在哪啦,那不成啊!”苏浩辰吞云吐雾地道。

    “你不懂的。”沈念希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蒂按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起身就朝着包房的门口处走去。

    “这就走啦?”苏浩辰转头看着说走就走的沈念希问道。

    “你继续喝吧,我回家啦。”沈念希也不回头,只是边走边和苏浩辰告别道。

    苏浩辰也不在意,笑着摇了摇头,喝完最后一口啤酒,坐了坐,也就起身回家去了。

    而沈念希说是回家,其实却没有,而是就那么沿着城市的街道,趔趔趄趄地向前走着,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索性也就只是那么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可能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加上夜风一吹,沈念希突然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急走了几步,来到了一个垃圾桶旁,然后弯下身,就是一阵狂吐。

    吐了好一阵,沈念希才停了下来,然后他整个人就像是脱水了一般,虚弱无力地就瘫坐在了垃圾桶旁。

    沈念希本想掏出手机给助理打个电话,叫人来接他。可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他只是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机便从颤抖的指尖滑落,掉落在了地上。

    沈念希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加上夜风一吹,更是觉得脑袋一阵阵眩晕。他本是想伸手去捡地上的手机,可是身子只是稍稍动了一下,他整个人就仿佛一滩烂泥般,仰躺在了地上,然后,便是一动也不动地昏了过去。

    ……

    夜色渐渐的深了。

    站在护城河边上的于如意也觉得是时候该回家了。

    由于下午和闺蜜安筱筱聊起了过往,于如意的心情很是低落,所以傍晚的时候,在和安筱筱说了自己出去走走后,便只身一人来到了护城河边。

    于如意也不知道自己在护城河边上站了多久,反正站在这里,几乎是把自己二十五年来的生命完完整整地回忆了一遍后,她才觉得真的是时候该回家了。

    缓步走到街边,于如意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里后,她就单手支着下巴,看着车窗外。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反正就是觉得脑子空空的,又满满的。

    空空的只剩下回忆。

    满满的好像都是以前的人和事。

    而这让她很是焦躁不安。

    夜晚的城市路况还是很好的,车子很快便行进了市区,而就在一个十字路口,出租车等红灯的时候,一直看着车窗外的于如意,一眼便是看见了道路边的垃圾桶旁,平躺着一个人。

    一眼,只一眼,她就看清了他是谁。

    是沈念希!

    是今天一天让她魂不守舍的根源。

    是她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忘记的人。

    是她即使忘记自己长相,也不会忘记他长相的念希哥哥。

    于如意轻轻地皱了下眉头,也来不及多想,然后就快速地从兜里抽出了几张钞票,抛给了前排的司机,然后也不管十字路口这里可不可以下车,她就打开车门,朝着道路那边慌慌张张地跑了过去。

    于如意来到了沈念希的身旁,鼻腔里顿时就被一股浓重的酒气充斥了。

    她蹲下身,试着叫了几声沈念希的名字,可是,酒醉的沈念希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于如意抿了抿嘴唇,前后左右看了看,然后便是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家快捷酒店。她也没有多想,捡起了沈念希掉落在地上的手机,然后用尽了自己浑身的力气,扶起了瘫在地上的沈念希,然后便是亦步亦趋地朝着酒店的方向走去。

    进了酒店,开了房,于如意先是褪去了沈念希身上的西装外套,然后就把他扶到了床上,接着,她又跑进卫生间里,用热水透湿了毛巾,然后又走回到床边,在帮沈念希清理了一下脸上和身上的污渍后,这才拿着被子给他盖好。

    一切都做完后,精疲力尽的于如意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

    可是气还没喘匀,就在这时,于如意的手机却突兀地响了起来,她从兜里摸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安筱筱的来电。

    于如意站起身,走进了卫生间,关好门后,这才滑动屏幕,接听了安筱筱的来电。

    “如如,这么晚了,你跑哪去了?你不是说去护城河边散散心吗?我刚才去了护城河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找了你一大圈,可我连鬼影子都没看见一个。你说,你到底跑哪去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老实交代,信不信回来我让你跪搓衣板,不!跪遥控器!那种换一个台,不能吃一天饭的那种跪!”

    于如意刚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安筱筱连珠炮似的机关枪问话。

    于如意把手机拿的离自己耳朵远了一点,然后用手扶了扶额头,待电话那头彻底停止了对自己耳朵的蹂躏之后,她这才软声软语地说道:“筱筱,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是你能不能不要一上来,就连珠炮似的质问我。最起码,你让我先说声喂,或者,至少也给你自己留点喘气的时间。其实,刚才我真的怕你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你说要是那样的话,你说我怎么对得起伯父伯母,和你未来的老公,你说我说的是也不是?”

    见于如意有意地顾左右而言他,安筱筱顿时觉得心里有一股无名之火,直往嗓子眼处冒。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安筱筱明知道于如意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她还是面带假笑地柔声道:“于如意小姐,作为你的好闺蜜,好姐妹呢,我是否有资格知道您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说您今晚准备微服出宫,到民间体验百姓之苦去了?”

    听到自己的好闺蜜这样胡说八道一番,于如意情不自禁地就笑出了声,待止住笑意后,她这才缓缓地道:“爱卿如此体恤朕,朕心甚慰啊!待朕班师回朝后,必定会好好重赏于你,若无旁事,爱卿即可领旨谢恩,就此退下吧。”

    “退你个头!”

    电话那头的安筱筱劈头盖脸地就泼了于如意一头冷水,再次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安筱筱收起玩闹的心,语重心长地道:“如如,你能不能不要闹了。真的已经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过夜很危险的。”

    “再说,你在北京也没什么朋友,您老可别告诉我您今晚准备羽化成仙,回月亮宫去幽会吴刚去啦。要是那样的话,我怕后裔今晚会拿着他的后裔射日弓,像是射太阳一样,不但射你,搞不好把我也射了。要是那样的话,那我可就亏大发了。”

    “你亏什么了?”于如意好奇地追问道。

    “你想啊,你去私通幽会去了,最后戴罪受刑的却是我,你说我是不是亏大发了?您老是挺好的,在那边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可是,可怜我这个如花似玉,青春美貌的妙龄少女,却在这头承受着千夫所指,万箭穿心,生不如死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你说我是不是做鬼也不能放过你啊!对了,还有……”

    http://www.cxinbz.com/zongcaihuanzaixihuanwo/1966332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