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总裁还在喜欢我 > 第6章 闺蜜情深

第6章 闺蜜情深

    安筱筱本来还想继续编点什么有趣的梗,来逗逗这个今天因为想起过往,而甚是难过的闺蜜。

    可是转头一想,不对啊,我打这个电话,是想问问于如意这个小蹄子,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怎么扯来扯去,扯到吴刚后裔身上去了,还有月亮宫,还嫦娥妹子呢?看来自己真的是当幼师当傻了,能想到的故事,最多也就只有嫦娥奔月和西游记了。

    西游记?

    想到西游记,安筱筱就想到了猪八戒,从小到大,她就不明白一点,为什么帅气如斯的天蓬元帅,最后会投胎成为了一只猪呢?

    看来回头我得好好查一查,明天也好给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一个惊喜。

    想到惊喜,安筱筱就想着自己如此一个集美丽、善良、可爱于一身的小仙女,居然对着一群天真烂漫的小朋友们大讲特讲——一头猪的进化史。

    想想那个画面……

    想到那个画面,安筱筱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在不寒而栗。

    她急忙甩了甩头,把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统统都甩出大脑后,这才正儿八经地对着于如意道:“好了如如,不跟你闹了。说吧,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是不是跟哪个野男人跑了,不要我这个好姐妹,好闺蜜了。”

    说到这,安筱筱还似模似样地抽了抽鼻子,俨然一副痛失爱女的慈母模样。

    “其实,自打我认识你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一定会有那么一天,你不要我了,和别的男人相好了,然后还和别人开房,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唉!女儿大了,真是想留也是留不住的,外面的诱惑一勾,你就束手就擒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听到安筱筱这驴唇不对马嘴地胡说一通,于如意只能边笑着,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说安筱筱同学啊,我看你还是不要去当什么幼师,祸害祖国的花朵了。我看你直接去当个作家好了,就以你这个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编故事的能力,别说什么郭敬明、韩寒了,我看就连安徒生在您老面前,都得尊称您一声老师。”

    “您这不是能编,您这是胡编啊!我看以后您也别叫安筱筱了,您就叫胡筱筱吧,胡编乱造一通,就气得人笑笑(筱筱)收场了。我看啊,就连含笑半步癫什么的,在您老这笑笑(筱筱)神功面前,那也是自叹不如啊!”

    “于!如!意!”安筱筱咬着后槽牙,牙根痒痒地叫着于如意的名字。

    安筱筱真是被于如意的这一番“嘲笑”气的简直“火冒三丈”,她真是恨不得顺着电话线就“滋溜”一声,来到自己这个好闺蜜,好姐妹的面前,然后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猛批评,猛教育——就像是她在幼儿园里,教育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孩子一样。

    想想那样的画面,安筱筱突然就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于如意诧异地问向诡异笑着的安筱筱。

    “我没笑。”安筱筱收起笑声,做贼心虚地回道。

    “我明明听到你笑了。”于如意不甘心地继续发出来自灵魂的拷问。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笑了。”安筱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倔强模样。

    “我这只。”于如意道。

    说着,于如意还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在听着电话的那只耳朵,但随即突然想到这是在打电话,对方也看不到,索性就伸出了右手。

    因为于如意从小就左右不分,所以,她只有伸出右手的时候,才能确定哪边是左,哪边是右,想想的话,记得有一次,她因为……

    唉!想什么呢?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现在是回答哪只耳朵的时间吗?——甩了甩手的于如意,突然在心里这样质问自己。

    看来,真是跟什么人在一起久了,就会像什么人。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说,天天跟着一个只会教小朋友十以内加减法的人混,你说你又能指望自己的智商高到哪去呢?

    我看不倒退回茹毛饮血的原始北京人的状态,就算谢天谢地,祖坟冒青烟了——于如意如是想着。

    想是这样想着,但行动上,于如意还是接上了自己刚才的思绪,她再次伸出自己的右手后道:“我的左耳朵听见的,因为我现在伸出的右手是空的。”

    听到自己好闺蜜的这个回答,安筱筱真是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不就是区分个左耳右耳嘛,至于非要把手伸出来吗?伸出来也就算了,至于还非要画蛇添足地解释一下说,现在的右手是空的吗?难不成不是空的,还是满的(……)

    安筱筱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小声地嗫嚅道,于如意啊于如意,你这个智商啊!真是……

    还不待安筱筱想到一个什么词汇来形容于如意的智商,她就明显感觉到了电话那头的低气压,仿佛黑云压城城欲摧般地,向自己泰山压顶而来。

    “没,如意,我没说你……我没说你智商低,我只是说你智商不高。”

    安筱筱搜肠刮肚地想着有哪些词汇,可以形容一个人很笨,但是在不伤人的同时,又能含蓄地表达自己对她低下行为的不屑。

    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形容词的安筱筱,只能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了自己心里最最真实的想法。

    但是她却没有想过,她的这句话一出口,可能他们的友情,他们的闺蜜情,也就只能来生再续了。

    (……)

    “安!筱!筱!”电话那头的于如意,气急败坏地叫着安筱筱的名字。

    听着于如意“声嘶力竭”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电话这头的安筱筱,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后,像是有无数只暗箭,准备随时待发一样。可是,下意识地回过头,她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而这让安筱筱心有余悸地抚了抚自己的胸口。

    “安!筱!筱!”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于如意仿佛寒冰一般冷冷的声音,安筱筱这才明白,原来“暗箭”不在身后,而是在电话线的那头。

    “怎么了,我的好如如?”安筱筱装腔作势地道。

    于如意:“不是,安大小姐,我说你能不能下次再说别人笨的时候,你能不能委婉一点,含蓄一些,至少……至少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说吧,你这样,真的很没礼貌的。你说你这样,你说哪个家长还能放心地把自家小孩儿交到你手上,要是交给你的话,那不都得教坏啦!”

    “还有,你说你作为一个人民教师,不,幼!儿!园!教!师!你要为人师表的,你要起到一个榜样的作用的。你说你这么尖酸刻薄,心胸狭隘,你父母造吗?”于如意特意强调了幼儿园教师几个字,生怕是安筱筱听不见一样。

    停顿了一下,待她确定安筱筱已经领会了,自己刚才说的一番话的“中心思想”后,于如意这才又继续慢条斯理地道:“筱筱同学啊,做人呐!还是应该心存善念的,毕竟俗话说的好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嘛,你说如果你业障太多的话,恐怕月老见到你都会绕道走的。”

    “你说,如果月老不给你牵红线的话,你这辈子不就只能孤独终老了嘛。想想一个老女人,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看着人家成双成对,妻妾……不!妻贤子孝的,你说你的内心应该是何等的凄凉,何等的苦楚,何等的……”

    “够了啊于如意同学!我看你是不是古代的言情剧看多了,还想说妻妾成群!亏你的脑容量里还能有这个成语,真的是封建思想的毒瘤,害人不浅啊!”安筱筱打断于如意的话道。

    于如意:“我那是口误!口误你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吧,就是……”

    安筱筱:“行啦!不跟你扯那些有的没的了,赶紧给我发个定位,我开车去接你回家。”

    于如意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被安筱筱,突然变得正经起来的话语,突然就给打断了。

    当下,于如意也是收起了玩闹的心理,咬了咬下嘴唇后道:“你不用来接我了,我在家呢。”

    安筱筱:“在家?哪个家?你在北京还……”

    “有家?”两个字还没有从安筱筱的嘴中脱口而出,她就突然想到了于如意在北京的养父母。

    是啊,于如意在北京是有个家的,只不过,她很少回去,安筱筱也近乎忘却了。

    安筱筱:“哦,在家就行,我还以为……”

    于如意:“以为什么?”

    安筱筱:“没……没什么。”

    于如意:“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呗,咱们好姐妹,好闺蜜的,你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刚才那吴刚后裔都给我整出来了,难道你还怕嫦娥姐姐晚上给你托梦,把你捉奸在……”

    “床”字还没有说出口,于如意突然就听到卫生间的门把手,好像被人拧动了一下,吓得她赶忙和安筱筱道了别,挂了电话。

    安筱筱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嘴里嗫嚅了句,这个鬼丫头,搞什么。但既然已经知道于如意回了家,她也就没再多想,收好手机,喝了一杯牛奶,就上床睡觉去了。

    这边的安筱筱自然是很快便进入了梦乡,但是那边的于如意,却仿佛突然间就从彩虹天堂倏地坠入了无间地狱——因为她已然看到了,不知何时苏醒的沈念希,打开了卫生间的门,正朝着自己,一脸黑气沉沉地走了过来。

    http://www.cxinbz.com/zongcaihuanzaixihuanwo/19663324.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