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总裁还在喜欢我 > 第7章 你真贱!

第7章 你真贱!

    于如意:“你……”

    沈念希:“你怎么在这?”

    看见沈念希阴气腾腾地朝着自己走过来,于如意刚想问一句“你醒啦”,却没想到,自己的话还有问出口,生生地就是被沈念希一句冷冰冰的“你怎么在这”给噎的咽回了自己的肚中。

    “我自己开的房间,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

    见沈念希开口就来者不善的样子,于如意也没了刚刚和闺蜜聊天的好心情,一副面对陌生人说话时的口吻,回怼着沈念希刚刚问的问题。

    “呵!”

    沈念希冷笑了一声,鼻腔里还不轻不重地发出了讽刺意味极浓的“哼”声。

    这一“呵”一“哼”同时从沈念希的身体里发出来,像极了嘲讽。

    “你呵(喝)什么?”于如意道。

    “我不渴!”沈念希冷冷地道。

    “谁问你渴不渴了,我问你冷笑什么?”于如意本意是好心搭救自己的往日情郎,可情郎无情,那也就不能怪她这个情姑无意了。

    情姑?

    什么鬼?

    想到“情姑”这个词,于如意在心底嫌弃地鄙视了一下自己。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再跟安筱筱看什么古装爱情片了,真的是很拉低自己的智商啊!

    听到于如意的话,沈念希也知道自己会错了意,随即尴尬而又不失冰冷地笑了笑,道:“我没冷笑。”

    “你明明就是在冷笑。”于如意语气冷硬地道。

    “好吧,”沈念希一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模样,“既然你说冷笑了,那我就是在冷笑。”

    “你冷笑什么?”于如意道。

    “非要听吗?”沈念希道。

    “非要听!”于如意道。

    “既然你非要听的话,那我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说到这,沈念希收起了嘴角的笑意,缓缓地凑近到了于如意的耳边,然后一字一顿地道,“你领着自己酒醉的前男友开房,你!真!贱!”

    听到沈念希如此说自己,于如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睁大了双眼,稍稍侧过头,看着眼前这张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于如意感觉自己的眼泪马上就要夺眶而出了。

    她默默地低下了头,控制着自己悲伤的情绪。

    好在,最后一刻,于如意终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眼泪,没有让它流下来。

    于如意知道,她不能哭,她也不可以哭,因为她深深地明白,成年人的世界里,眼泪是最最没有意义的存在。

    它既不能给你带来快乐,也不能帮你赶走伤心,眼泪这种东西的存在,是小孩子向上天要的礼物。人一旦长大了,就不能再伸手向别人要礼物了,因为伸手要的,终究是要还的。

    于如意不是小孩子了,或许十八岁的时候,她的脑海里还没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二十岁那年,她知道,童年真的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个孩子,也是可以有哭的权利的。

    可是,现在的自己已经长大了,老天爷已经收走了她可以流泪的权利,她已经没有资格再提眼泪二字了。

    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于如意精心整理出了自己最最满意的笑容后,这才抬起头,然后直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沈念希的眼睛,开口道:“我是贱!贱到看见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醉汉,竟然想着怕他昏死在街头!甚至还照顾了他一夜!看来我的书读的的确不好,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这样小孩子都知道的故事,我居然忘了,谢谢你的提醒,以后有时间,我会多读些书的。”

    说完,于如意对着沈念希冷冷地说了句,麻烦让让!

    其实也没等沈念希让,于如意伸手就推开了沈念希,然后就踩着高跟鞋,迈步走出了包房。

    沈念希没有阻拦,也没有追出去,他只是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于如意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

    其实,这些年,沈念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心里还是很惦记于如意的,明明每年的八月五号,于如意生日的时候,他还是会精心挑选一份礼物的——虽然心知这礼物终究是送不到他想送的那个人手上的——可是,他也还是会那么认真地,精心地,准备着。

    沈念希想着,万一哪一天,他见到了他五年来,一直想忘,但却又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他是不是就有机会,可以把礼物亲手交到她的手上,并且说上一句迟到的生日祝福。

    可是,如今,真的见到了,见到了自己想要见到的,活生生的,人。

    沈念希却突然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大的火气——可能是因为一直怨恨着于如意当年的不辞而别吧;也可能是始终无法释怀于如意当初的无情抛弃吧;也有可能是因为,即使是五年后的再见面,沈念希旁敲侧击着于如意的过往,可是,他却始终也还是没有得到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是啊!真的是压抑了太久!控制了太久!抑制了太久啊!

    所以,当沈念希从酒醉中清醒过来,听见了于如意的声音,见到了她本人后,他就是想向她发泄,发泄这五年来,他心里的痛苦与酸楚,难过与伤心。

    他承认,对于于如意当年的不辞而别,狠心抛弃,他的心里一直都是耿耿于怀,难以释怀的。

    或许,换做任何一个人也都会如此吧!

    毕竟,这就好像是你在阳台上精心照顾的一盆盆栽,眼看着就要开出绚烂的花,盆栽却突然间不翼而飞了。

    说不难过是假的,说不恨盗花贼,那也一定不是真的。

    可是,花没了,可以重新栽;感情没了,真的还可以重新捡回来吗?

    沈念希不知道。

    毕竟,和好容易,如初太难,这道理,他很早就在书上看到过了。

    ……

    三天后,银河集团,总经办。

    “张总,我想问一下,星耀现在挑选艺人的标准,难道都这么低了吗?我记得上周五我参加面试的时候,我见到一个仅仅只是在韩国大概学了下表演的人,你们居然给我录用了。张总,就这个事,你能给我一个完美的理由吗?”

    此刻正在讲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沈念希。他之所以现在打这个电话,是因为他在看到星耀影视公司提供给自己的录用艺人名单上,赫然写着于如意的名字。

    张总:“对不起沈总,我没太明白您的意思,您的意思是我们报上去的艺人名单中,有您不满意的人选吗?如果有的话,您告诉我,我现在就通知秘书,把录用通知邮件给撤回来。”

    “好,你现在就给我把……”

    沈念希的话刚说了一半,就突然想到了前两天,他酒醉在街头,是于如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己送到酒店休息,还替自己擦干净了脸和衣服。不说往日恩情,就单单这份人情,沈念希都觉得应该给于如意这次机会。

    “沈总,您说把什么?”见电话那端迟迟没有动静,张总试探性地问向沈念希。

    “没……没什么,你一会儿叫人来取签字文件吧。”沈念希收回神思道。

    “好的,沈总,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吩咐,那我就先忙了,我这边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来处理。”张总道。

    沈念希也没回答张总的话,直接按了手机的挂断键。

    放下沈念希的电话,想起那份自己最后填上于如意名字的录用文件,坐在办公室里的张总也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抬眼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情不自禁地笑了笑。

    ……

    玫瑰园小区,安筱筱的家中。

    于如意:“什么?今天一定要去吗?……恩……没什么,好的,好的。”

    安筱筱:“如如,一大清早你在和谁讲电话啊?”

    清晨,被电话吵醒的安筱筱在去卫生间的时候,问向在阳台上打电话的于如意。

    “星耀影视那边说我被录用了,已经发了电子邮件,我可能是忽略了,没看到。所以,那边今天打电话来问我为什么还没去,说是让我今天务必去公司,谈一些签约合作的事情。”

    于如意收好电话,边走向客厅,边回着安筱筱的问话,然后就一屁股坐进了沙发里。

    “这不是好事吗?我看你怎么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啊?”按了抽水马桶,洗了手,安筱筱一边挤牙膏刷牙,一边看着把脑袋往沙发背上一靠,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发呆的于如意问道。

    “如果是别家的影视公司,我现在一定蹦高地往那边赶去。可是,那是他的,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放弃这次机会。”于如意一动不动地瘫在那里,有气无力地回道。

    “他的怎么了?你们俩不都放下了嘛,还想那么多干嘛?我觉得吧,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这可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不是一直都有演员梦吗?我觉得这次是你实现梦想的绝佳机会。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我觉得你的演员梦可能终究也就只能是个梦了。毕竟星耀现在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平台,有实力,有机会,要是错过了,我觉得会很可惜。”

    说到这,刷完牙的安筱筱漱了漱口,清洗了一下洗漱工具,然后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地道:“再说,星耀也只不过是他旗下的子公司,他也没多少时间管理的。”

    听到闺蜜这难得中肯的建议后,于如意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可是……”

    说到这,于如意就想到了前几天,在酒店包房里,她和沈念希发生的那件不愉快的事。

    她想到,沈念希现在那么讨厌自己,甚至可以说是恨自己,难道自己真的还要去他旗下的影视公司吗?

    这样真的好吗?

    应该不好吧?

    可是,自己毕竟已经二十五岁了,自己真的还能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追求梦想呢?

    于如意的心里如是想着。

    http://www.cxinbz.com/zongcaihuanzaixihuanwo/19663325.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