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最强大唐 > 第293章 梦

第293章 梦

    秦瑟听了几人的建议,显然很动心。

    西岭月乘势再劝:“我们锦绣庄的锦缎质地、手感均是上乘,您可以在图样、绣工、丝线上多下功夫,既保留锦缎的光泽,又突出刺绣的栩栩如生。我想这样的翟衣定是一绝!”

    “西岭娘子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杜尚功感叹之余,也对秦瑟劝道,“县主,这法子甚好,下官虽不能掌控锦缎的新旧式样,但对司制司的绣工还是有信心的。当务之急就是画出一个好图样,以您的画工想必是不成问题的。”

    “既然杜尚功都这么说了,那还等什么?”秦瑟开怀笑道,“非去司制司一趟不可了。”

    几人来到司制司商讨刺绣的图案,杜尚功索性将四司的头目全召来,希望能集思广益。再加上司制司的卓绝经验,讨论了不到一个时辰,众人便制订方案——利用蜀锦特有的光泽,绣一幅百鸟朝凤。

    西岭月这一建议,解决了连日来悬而未决的头等大事,秦瑟等人均是心情舒畅。尤其杜尚功和孙司彩,对她算是刮目相看,连连夸赞她心思玲珑、聪慧过人。

    眼看太后的生辰只剩下不到四十天,杜尚功又催促着秦瑟画图,还给各司派下任务:司计司去采买各色丝线,司彩司去寻找合适的旧锦,司制司尽快设计翟衣式样。

    待商讨完毕,西岭月俨然已和尚功局打成一片。此刻已是黄昏时分,几人走出司制司去用晚膳,秦瑟随口说起寿宴的筹办情况:“除了太后的翟衣之外,还要另备两件常服,按照以往的制式即可,不过要在花样上别出心裁。”

    “下官记下了。”赵司制回道。

    “还有寿宴上所有服侍的宫人,一律要穿新衣,回头司计司先把人数定下来,呈上名单。”

    “是,下官遵命。”李司计领命。

    “对了,各地进献的生辰纲在哪里?都入库没有?”

    “都在司珍司停放着,尚未入库。”钱司珍如实回道。

    秦瑟立刻停下脚步,惊讶地质问:“魏博、西川、洛阳、镇海一共四批生辰纲,都没入库?!”

    “没……”钱司珍嗫嚅着回话。

    “为何?”

    “因为太后迄今尚未过目,也未指示哪些入库哪些下赐,故而才……”

    “糊涂!”秦瑟少有地厉色呵斥,“太后诸事繁忙,不知何时才会想起看上一眼。难道她老人家不过目,你就一直不入库?这四批生辰纲价值超过千万贯,若有个闪失,你可担待得起?”

    原来除了镇海李锜之外,还有这么多地方也送了生辰纲。西岭月是头一次得知此事,再看秦瑟,只见她已气得脸色发白,蛾眉紧紧蹙起。

    许是她轻易不发火,钱司珍竟然吓得跪地请罪:“下官知错!”

    杜尚功作为主官亦是吓了一跳:“县主息怒,是下官管教不严。”

    秦瑟神色很冷,低头扫着她二人:“我知道你们干得久了,总想偷个懒,一劳永逸。如今到底是你们为太后办事,还是让太后迁就你们?”

    这话说得实在太重,又是当着尚功局众人的面,杜尚功、钱司珍俱是惊出一身冷汗,连连告饶:“下官知罪!请县主饶恕!”

    “明日一早,我要看到入库清点的单子。”秦瑟发下狠话。

    “是……下官领命。”杜尚功、钱司珍异口同声。

    秦瑟这才稍微平复了心情,转头对西岭月致歉:“抱歉,让你看笑话了,咱们走吧。”

    西岭月也不敢再说话,随秦瑟一道出了尚功局,返回蓬莱殿偏殿用晚膳。

    这一晚,因为想出了太后翟衣的解决办法,院内气氛似乎轻松许多,秦瑟开始闭关画图,务求能画出一鸣惊人的“百鸟朝凤”。

    西岭月也吃过药早早歇下,想着能替李成轩和秦瑟解决一件大事,她心里十分开心。许是白日里听秦瑟说起“百鸟朝凤”和生辰纲,她夜里竟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一只七彩凤凰啄开了装有生辰纲的箱子,而里头的奇珍异宝竟像是长了翅膀一般,纷纷随那只凤凰飞走了!

    更加奇怪的是,箱子里有一颗硕大的珍珠,盈盈变成了一个妙龄女子,正低头读着一篇文赋,名字赫然是《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

    即便是在梦中,西岭月也意识到这个女子很重要,极力想看清楚她的样子。可对方一直低着头,鬓发微垂,遮挡住了面容,只是从身段和衣着来看,很像宫中的良家子。

    西岭月试着朝她走过去,示意她抬头,想问问她为何会读《滕王阁序》。然而她才走近女子身边,那女子突然抬头嫣然一笑,说道:“朕等你很久了。”

    朕?一个女人怎么会自称“朕”?西岭月正想问个清楚,可那女子倏尔又变回一颗硕大的珍珠,骨碌碌落回箱子之中。那珍珠的光泽耀眼夺目,西岭月瞬间被刺痛了双目。

    西岭月猛然醒了过来,才发现窗外天色已经大明,是该晨起了。她懊丧地挠了挠头,不知自己为何会做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梦,还不让她看清那女子的样貌。

    待用过早饭,郭仲霆居然进宫来了,说是从镇海回来述职。皇太后疼爱外孙,专程召他去蓬莱殿说话,留他用了午饭。饭后趁着皇太后午休,他先去探望了秦瑟,又和她一道来找西岭月。

    自从见过长公主之后,西岭月对待郭仲霆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以前她当他是朋友,彼此之间开玩笑毫无顾忌,而如今见面则显得很拘谨。

    反而郭仲霆没什么异样,开开心心地唤她:“月儿妹子,听说你厉害了,一日间就把外祖母的翟衣解决了啊。”

    西岭月不愿居功,只道:“我不过是出了个主意,往后下功夫还得靠县主和尚功局。”

    秦瑟在旁轻轻笑道:“西岭娘子谦虚了,这主意才是最难想到的,比起你,我们都只会照本宣科。”

    西岭月连忙摆手:“不不不,县主客气了……”

    郭仲霆见两人客气个没完,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好了,都是自己人,何必这么见外!”他边说边看向秦瑟,“我告诉你啊,别看我月儿妹子年纪小,她可是个女神探!她在镇海和小舅舅联手查案,那叫一个女中豪杰!”

    秦瑟是头一次听到这件事,微露惊讶:“原来你还会查案?”

    (本章完)

    

    http://www.cxinbz.com/zuiqiangdatang/10978466.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