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最强大唐 > 第294章 生辰纲丢了

第294章 生辰纲丢了

    西岭月尴尬笑一声:“没有,郭郡公夸张了,我那是……自救。”

    秦瑟莞尔,张口欲说句什么,此时忽见杜尚功急急忙忙跑了过来,连行礼都顾不上,附在秦瑟耳畔说了一句悄悄话。

    秦瑟一张娇颜骤然变色。

    杜尚功立即跪下朝她请罪:“都是下官失察,下官任县主责罚,绝无怨言!”郭仲霆见到这一幕,忍不住询问:“怎么,出了什么事?”

    秦瑟踌躇一瞬,对他附耳说出了内情。

    “什么?!”郭仲霆听后惊讶

    非常,脸色比秦瑟更加难看,指着杜尚功磕磕巴巴地道,“你你你……怎……怎会弄丢了?”

    杜尚功急得快要哭出来,什么也解释不出,唯有深深叩首请罪:“下官罪该万死,未能打理好司珍司,请县主赐我死罪!”

    “快,快让王爷进宫想想办法!”郭仲霆忙道。

    秦瑟也作此想,连忙吩咐下去,又瞧了一眼西岭月,敷衍着道:“西岭娘子,我和郡公有些急事,先走一步,你请自便。”

    言罢她与郭仲霆、杜尚功三人急急忙忙离开,显见是去司珍司了。

    萧忆方才听到郭仲霆的声音,正要出来问候,却只赶上三人慌张离去的背影。他有些不解,询问西岭月:“他们怎么了?”

    “没说。”西岭月耸了耸肩,“猜也能猜到,一定是司珍司丢东西了。”

    然而西岭月没想到,事情比她猜测的更加严重。

    两个时辰后,李成轩进宫直奔尚功局司珍司,还派人传话让她过去。她这才知道,李锜进献的生辰纲丢了!

    整整三十箱,封条没揭、箱子没开,里头的奇珍异宝却变成了一堆破石头!

    站在司珍司的库房门前,西岭月望着三十箱石头,直感到不可思议:“封条真的没人揭开过?”

    “没有,”秦瑟笃定地回道,“封条是我和尚功局亲自贴的,大印是王爷亲自盖的,原封不动。”

    “那……会不会是有人把生辰纲偷走之后,又造了几张封条重新贴上?”西岭月再问。

    “不可能,”秦瑟再答,“这些封条是我闲暇时练笔写的,我能确定都是我的字迹。”

    “那就是有人悄悄揭开了封条,偷走东西之后又贴了回去!”西岭月提出另一种可能。

    李成轩指了指被司珍司揭开的封条,朝她招手:“你自己来看。”

    西岭月走过去一看,才发现那些封条所用的纸张很薄,上头糊着满满一层黏胶,根本不可能原封不动地揭开再贴回去。

    看来真的没有人动过封条,而箱子也完好无损。西岭月陷入沉思:“是谁最先发现东西丢了?”

    “是钱司珍。”秦瑟冷着脸看向脚边跪地之人,“你还不回话?”

    钱司珍这才颤巍巍地抬头,对西岭月回道:“禀娘子……昨日因县主呵斥了下官,下官便连夜将四地进献的生辰纲分类入库。因镇海的三十箱最晚到,下官就先把魏博、西川、洛阳三地的入了库,一直忙到今早才顾上镇海的生辰纲。岂料……打开两箱一看,竟全是石头!下官不敢隐瞒,立即禀报了县主……”

    西岭月倒也没听出什么蹊跷来,转而又问李成轩:“王爷,你确定交接生辰纲的时候,东西都在吗?”

    “都在。”李成轩予以确认,“当时县主和六局的人都在场,是清点完之后才封箱的。”

    “也就是说,这三十箱生辰纲从福王府抬出去的时候,还是没有问题的,可进宫放了两天之后,就被人偷走了?”西岭月终于捋顺前因后果。

    “是啊月儿妹子,你不是女神探吗?你快想想,这些东西会在哪里?”郭仲霆焦急催促。

    西岭月自然不能确定,但也汇集了几个疑点,逐一查问:“这批生辰纲是从哪个宫门入宫的?都经过何处?”

    杜尚功不敢怠慢,连忙回道:“是从建福门入宫,直接就进了尚功局司珍司,有二百神策军护卫做证。”

    “进了司珍司之后呢?一直在偏殿停放着?”

    “是……”钱司珍不敢有半分隐瞒,“前三批生辰纲也在偏殿停放。但不知为何,偏偏是镇海的被盗了。”

    西岭月沉吟片刻:“带我去偏殿看看。”

    李成轩也正有此意,几人遂一同前往司珍司偏殿。

    偏殿门外一共上了三道锁,就连窗户也锁上了,可见这里暂存珍玩已成惯例。几人耐心等钱司珍将偏殿打开,踏步入内,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并不大,边角处只有几张桌案,放着三三两两的珠翠摆件,应是尚未入库的散货。除此之外,正中央是一大片空地,一览无余。

    西岭月指着那片空地:“四批生辰纲全在这儿放着?”

    “是。”钱司珍如实回道。

    “上百个箱子,这里放得下?”西岭月有些怀疑。

    “箱子全摞在了一起,勉强够放。”

    去过镇海之后,西岭月对“密室”很敏感,一听这案子,第一反应便是这屋子里有密室,有人潜伏其中伺机盗取生辰纲。虽然她还没想明白,封条未揭,东西是怎么被盗走的。

    她转头看向李成轩:“王爷,您是机括高手,来瞧瞧这里有没有暗道、密室之类的。”

    李成轩明白她的意思,转头看向秦瑟:“把你头上的珠花给我。”

    秦瑟不明所以,但也照做。李成轩拆开珠花,将其中最硕大的一颗东珠递给了西岭月。

    后者立即会意,接过珠子丢在地上,就像她当初确定李衡屋中的密室的位置一样。

    李成轩也未多话,开始查看屋内的匾额、墙壁、案台、窗户……甚至屋里仅有的几个摆件也不放过。

    其余几人都不懂如何勘探密室,就瞧见他两人在偏殿里忙碌着,煞有默契的样子。秦瑟低声询问郭仲霆:“在镇海,王爷也是这样查案的?”

    “是啊,他和月儿妹子很默契,肯定能找到线索。”

    秦瑟便不再多问。

    几人这般静静地等着,直到李成轩停下动作,笃定地道:“我没发现任何机括。”

    西岭月也靠在墙壁上叹气:“我也没发现密室。”

    几人听后,表情都很失望。

    然而西岭月突然又笑出声来:“既然没有密室,事情就简单了,王爷你说是不是?”

    李成轩会心一笑,并不言语。

    郭仲霆脾气最急,忙道:“啊呀,你们别卖关子了,快说啊!”

    西岭月再次看向钱司珍,不急不缓地问她:“你方才说,镇海这批生辰纲是最晚清算的?”

    钱司珍点了点头:“是,昨夜勉强把其他三批清算完入库,这一批今早才开始清算。”

    西岭月故意“咦”了一声:“可这偏殿明明只有一个门啊,又这么小。”

    钱司珍猛然领悟她话中之意,脸色瞬间煞白。

    郭仲霆听后也反应过来:“是啊,偏殿只有这一个门!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四批生辰纲总计上百个箱子,这偏殿勉强够放下。而镇海的生辰纲最晚到,一定是停放在最外头,最靠近殿门。钱司珍若要把四批生辰纲从偏殿搬到库房,只有这一个门,她应该先把镇海的搬出来入库才对,怎么会最后才入库?”西岭月挑眉看向钱司珍。

    (本章完)

    

    http://www.cxinbz.com/zuiqiangdatang/1097846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